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洪少秋/陈亦度」兵不厌诈(互攻警告)

互攻有肉!

互攻有肉!

互攻有肉!

为了防雷不打单独的CPtag了

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小料,我刚刚想起来要把他放上来,另外强调一下我萌他俩不知道为什么就萌成了互攻,大概是度总的胜利吧(扭开脸

不接受的话也不要告诉我(扭脸90度


>目录戳我<


-----


陈亦度接电话的时候说自己还在开会,有事晚点说。

被挂了电话的洪少秋缓缓挑高一边眉毛,掏钥匙开门,迎接他的是房间刚刚打扫过的味道和窗帘放下之后绝对意义上的黑暗。

早知道就不过来了。

把行李箱立在靠墙的地方,想要开灯的前一秒感觉到靠近,反手捉住来人的手腕一送一折,腿下还没动作就被一股熟悉的香水味倾袭。挑了个印象中是地毯的方向把人放倒,用半个身子压制住的同时手肘格在下颌上。

因为气管的压迫猛咳了两声,还是笑。

「陈总最近有点皮啊。」咬他下巴。

陈亦度的手落在他后腰上,还有不安分地向下游走,「承蒙夸奖。」

「不考虑一下被我当成入室盗窃的小偷有什么下场?」舌尖压着自己刚刚咬过的地方。

喘息粗重,「我想洪队还是认得出自己男人的。」

「喷这么重的香水,你熏蚊子吗?」扯开他领带。

手已经伸进内裤里揉搓,「这是专门留给你的破绽。」

高手过招,胜败瞬息间。

洪少秋把他的手拎出来,「陈总这是要玩阴的啊?」

眼睛在一片墨黑中像是有火在烧,陈亦度带着他滚了半个圈上下易位,磨蹭着鼻尖的动作三份撒娇七分炫耀,「是啊,你有意见吗?有意见憋着。」洪少秋便再没了脾气。只扯着他变形的领带把人拉近,衬衫扣子崩开的声音像是点燃引线的信号。

陈亦度咬他嘴唇,凶狠的像某种野兽。他便也不甘示弱地咬了回去,亲吻变成带着血腥味的争斗。

没人想要开灯,互相拉扯跌跌撞撞地朝卧室而去,该死的走廊怎么如此之长。

肩膀撞在墙壁上,地毯绊住了脚步,谁在乎。

卧室没有关窗,风吹起薄薄的窗帘,夜雾正凉。洪少秋把陈亦度的衬衫拽到手肘上,对方便报复性地扯坏了他T恤前襟。逐渐散漫的意识里留下的最后一个清晰概念,便是他们俩每次上床都像打架,没有温情脉脉,只剩烈火燎原。

这样很好,真实、直接又简单。

在遇见之前他不知道他想要,遇见了之后就再也离不了。

命里有此一劫,也是活该。

洪少秋把陈亦度推倒在床上,看他直起身退坐到床头,凌乱的头发垂在眼前,探出舌尖飞快地舔过唇角,舔过刚刚亲吻时牙齿碰出的伤口,「嘶。」

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几个脏字就扑了过去。

亲吻变成了一种宣泄,连那些细小伤口被拉扯时的刺痛感都让人上瘾,衣物太多余,连具象的身体都太多余,他从未如此真实地感觉自己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他不愿意给这种荒谬的真实一个确切的定义,也不会承认自己连续工作几十个小时又搭最早一班飞机回来只是为了这一点心思,只是这一刻的感觉太过美妙,美妙到……

咔哒。

金属撞击的声音打断了所有旖旎,洪少秋猛地睁开眼睛,再近不过的那双眸子里满是恶作剧得逞的炫耀。

「连这点警惕意识都没有,洪队真是累坏了呀。」坐在他腰胯上,陈亦度笑得像个彻头彻尾的奸商。

抬头看一眼自己被铐在床头的双手,哭笑不得,「你早就藏好了手铐?」

「嗯哼。」意得志满地在他把内裤布料撑起的尖端上点了下。

倒抽一口气,「真是……」

「洪队过奖了,跟谁学谁嘛。」陈亦度俯下身,以舌尖代替手指,勾勒着洪少秋勃发欲望的轮廓,留下一片淫靡的水迹。而后挑着眼睛朝他桀然一笑,叼着内裤的边沿一点点向下拉扯,直到饱胀的分身带着火烫的热度弹跳在他脸上。

洪少秋反手握住了床头的横栏。

他当然可以挣脱,他不想挣脱。

积攒的疲惫在快感的刺激下一点点发酵,将他捧上云端,又扔进漆黑的海底,所有能感知的不过是床单磨蹭的嘈杂,和陈亦度容纳了他全部的口腔。

嘴唇包裹着他,一次一次深入让他敏感的尖端可以感触到喉头的挤压,粗重的喘息不知道属于谁,洪少秋最后的理智被本能冲得溃不成军,只是把腰身抬高一点、再抬高一点,想要把灵魂也送在那张嘴里。

修长的手指带着粘腻的触感在身后作乱,洪少秋徒劳无功地绷紧了身体,却只是一点点被打得更开。

手指找到最致命的地方,洪少秋的半声呻吟被生生堵回了喉咙里。

「陈……亦度……」爆发时,咬紧的牙关里挤出一个名字,和呻吟般的喘息。

「诶,是我。」愉快地在他肚脐到胸口落下一片轻吻,「尝起来憋了蛮久,我很欣慰。」

洪少秋抬腿踹他,正好被握住脚踝。

陈亦度手下抽插的角度刁钻无比,次次都从那一段蹭过却不愿再多施力,洪少秋身前的欲望又抬了头,干脆以脚跟敲了敲他后腰,「要就快点,磨叽什么。」

「洪队这么快就放弃抵抗了啊?」失望似的咂咂嘴。

懒得理他,「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来。」

「你这样说我就要伤心了。」凑过来吻他,早就按捺不住的下身抵在他的入口,却恶劣地浅浅试探,不愿深入,说话的声音因为唇齿交缠而更加模糊,几乎被窗口漏进的那缕风冲散。

他说「洪少秋,你有没有想我?」

薄薄一层汗让贴近的皮肤有种融化的错觉,洪少秋眼角都是红的,「你他妈的到底进不进来……」

「快说你有没有想我。」继续磨蹭。

横他一眼,气息凌乱。

「不说就不进去了。」他一点点撑开洪少秋,缓慢得像是折磨,「进去也不动。」

如果不是那泛起的酥麻让他没了自控,洪少秋觉得自己就要翻白眼了。他凶狠地以犬齿叼住陈亦度送上门来的耳垂,「废……啊!」

身体弯成了拉满的弓,手铐碰着床柱叮当作响。

陈亦度额头的汗滴在他身上,砸出了壮阔海浪。


洪少秋几乎是在高潮的下一秒就陷入了昏睡,陈亦度小心地从他身体里退出来再解了手铐,侧躺在一边看他棱角分明的脸,指尖轻轻拂过他眼下浓重的阴影,叹口气,又笑得像只偷到了小鱼干的猫。

他当然知道洪少秋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这样才有趣吧。


然而报复来得比陈亦度设想的快太多。

他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人拽起来,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按在冰凉刺骨的玻璃上,瞬间清醒。

「我说洪队就不能稍微温柔一点吗……」扭过头去表达不满。

反剪了他手臂,洪少秋冷哼一声表示自己并不怎么在意。

在他咬上自己肩膀的时候将将忍住出口的呻吟,「堂堂国安局特别行动队队长居然玩阴的……」

身后的愉悦如春风拂来,「陈总要明白,兵不厌诈。」

「你屁股不疼啊?」

「不怕,你待会儿更疼,乖啊。」

「人性呢洪队?」

「对你这种祸胎,不需要。」

玻璃凉得他心悸,贴在后背的身体温暖的像个能量无限的太阳,陈亦度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从中央撕开,一半尖叫着逃离,一半又拼命靠近。逼得他只能以额头抵在窗玻璃上,随着他进入的节奏一遍遍地喊着「洪少秋、洪少秋」。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发出了声音,喉咙和双腿一同颤抖。

洪少秋一手揽着他腰,另一手与陈亦度交握,压在玻璃上,留下十指难分的痕迹,连指纹都想要连在一起。

逐渐转浅的蓝色被金黄代替,阳光落在陈亦度赤裸的身体上,像沾了蜜。

身体碰撞的暧昧声响再耳边炸开,眼前愈发清晰的城市轮廓让他们一瞬间又被整个世界注目的错觉。

那又如何。

无论是这个人、这场关系、这种性爱都值得炫耀。

陈亦度在日光里转回头去,直起了身体贴着他胸膛。洪少秋的欲望还深埋在他体内,他不得不踮起脚尖,更完整地把自己交出去。

他值得更多次亲吻的嘴唇勾出一个微笑的弧度,脸颊的边缘隐约有柔软的光芒。


「早安」

「我爱你」


END.

评论(3)
热度(53)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