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宏锐宏无差】猫洗澡没见过呀?

局座说了,黄饼淋头,其实洗个澡就行。

于是开出了这个奇妙的脑洞,有正经版本和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啥的版本。

全员存活,除了罗星都在搞对象。

正副队无差主,其他大概都会有提及。

下篇写顺懂,老子下篇要写顺懂嗷!


啊,春天到了,该给猫剃毛洗澡剪指甲了。


———

徐宏是被吵醒的。

脑袋上缠着纱布的顾顺和吊着一条胳膊的陆琛正隔着他扔橘子玩,徐宏睁开眼的瞬间看见一个橙黄色的球形物体从眼前略过,仗着出众的反射神经拦截,握在手里才意识到一只手剥桔子真的不太方便。

坐在顾顺床边的李懂转过来帮忙,还细心地摘掉了所有白色的经络。

徐宏叼起一瓣,整张脸皱成了橘子皮,嚯,真酸。


伤得最重的庄羽和石头还在ICU,护士下午来换药时说他们已经脱离危险,这两天就会转到普通病房,屋里的人都松了口气。

下一秒徐宏意识到,他很长时间没看到杨锐了。

「懂儿。」他伸手拽了拽李懂的胳膊,「队长呢?」

陆琛还没出手的橘子掉到了地上。

「咳。」李懂擦了擦手站起来,退到徐宏床尾站了个标准军姿,低头闭眼一股脑儿把徐宏带着伤员们离开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交代清楚,没看见顾顺陆琛甚至罗星满脸的不赞同,也没看见徐宏眉头越拧越紧。「总之就是,队长现在有好多好多检查要做他还说千万不要告诉你我先去打水了副队再见!」说完像枚迫击炮一样冲出了病房。

徐宏看顾顺。

「哎呀哎呀我头疼……」现任狙击手演技负分。

徐宏看罗星。

心态比较好的前任狙击手直接看向天花板。

徐宏看陆琛。

「我我我去ICU看看庄羽。」下半身健全的陆琛吊着胳膊逃离战区。

徐宏看向还没进门就被李懂陆琛先后撞了两边肩膀的佟莉。

「师父你看我干啥?」

徐宏尝试性地活动了一下伤腿,决定这个事情可以晚点再计较,毕竟大家身上都有伤,吓坏了孩子们可不好。

说杨锐像家长,他又何尝不是。

都是自己造的。


杨锐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是他第一次见到的徐宏。那时候他们两个无论谁都还有满身棱角,而这些棱角都会在未来的岁月里被悉数磨光。

睡醒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他还睡在隔离病房。

病房不大,窗户也很小,能看到一小片深蓝色的天,和半点月光。他站起来走到窗前,看到了海港,他想下次出发是什么时候,又该去什么地方。

当年刚入伍没多久的徐宏像个皮猴似的,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蒙骗众人,连杨锐有时候也气的牙痒痒,这是多久之前了呢……伤疤记得,他忘了。

行至路口,才发现对之前走过的路,万分想念。


虽然任务过程略显惨烈,但蛟龙一队的康复速度还是相当令人欣喜的,从护士长每隔两个钟头就会茶壶状站在门口威胁要挨个把他们从窗口扔出去就可见一斑。

受伤最重的庄羽每天老老实实躺着,陆琛坐在他床边小声说话,把人逗笑了就看他睫毛抖落一身阳光。石头脑袋包得像个木乃伊,一双眼睛还是每天追着佟莉转,女机枪手经常只给他一个后脑勺,然后抛出一句现在不能吃糖,疼也忍着。李懂前阵子提心吊胆累坏了,趴在顾顺床边打盹的时候,顾顺会迎着罗星巨大的白眼偷偷牵上他的手。

徐宏看着他们,心想大家都还活着,如此鲜活生动,真好。

然而杨锐还是不知所踪。

他右手还吊着输液的瓶子,手臂凉飕飕的。

佟莉凑过来,「师父。」

「嗯?」

「我在院子里看见队长了。」少见的小心翼翼。

脚趾头也不用劳动就知道他脑子里转些什么,徐宏忍了许久的那个白眼,终究还是翻了出来。


杨锐看完了厚厚一摞诊断报告,觉得自己这一次算是把一辈子的检查都做完了。

医生说没有检测到辐射残留,但是将来的状况还没有办法保证绝对乐观,毕竟核原料对神经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诸如此类。

天气不错,脚下一片细碎的光斑,杨锐想如果临沂号上也有这么好的光照环境,他费了老大劲种的那些菜,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他想石头这次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应该可以跟佟莉把窗户纸捅破了吧。

他想庄羽这次可能吓坏了,也就是陆琛能把他哄好。

他想好不容易从六队借来了顾顺,怎么就赔了个观察员进去。

他想罗星伤好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训练。

他想舰长如果知道他们这么乱来,估计还得摔通讯器。

他想徐宏……他什么都没想,却什么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想徐宏现在应该在生气,毕竟这么大的事儿自己也没提前说一声,但自己没有提前说一声的事情多了,他好像也从来没有真的生气。他想如果自己不得不退役,徐宏会不会把珍贵的电话时间留给自己,还要多久才能见面,还能不能见面。

朝夕相处的日子那么多,现在才觉得不够。

人啊,真是。


有脚步声靠近。

杨锐回头,他的副队站在逆光处,即便拄着单拐,还是端正得像棵小白杨。

脑子一乱,张了张嘴,那个早已经在舌尖滚了千百遍的名字,却颤颤巍巍没能出口。

徐宏叹了口气,「就告诉你防化兵过来开讲座的时候别在下面睡觉。」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拽住了后衣领。

徐宏你瘸着一条腿怎么还健步如飞的?!

处于震惊中的杨队长被拽进了浴室,热水淋在头上才回神,抹了一把脸,「徐宏!」

「哎。」大眼睛笑得弯弯的,「你可别过来,我伤口不能见水。」

杨锐被浇了个透,却还是笔直地站着,双手在身体两侧握拳,想说的所有话都堵在嗓子眼,却不知道该从那句开口。

眼前的人站在热水波及的范围之外,悠悠地叹了口气,「医生有没有告诉你,黄饼这个级别的粗料,直接接触和煤渣区别并不太大?」

??

「洗个澡就好了啊,乖。」伸手胡撸胡撸他脑袋。

被当猫对待的杨锐松了拳头,「徐宏……」

「你呀,就是心思太重。」扔了拐杖扶着他手臂,也站进水里,「不想让他们替你担心,连跟我说都不愿意了?」

「我这不是……」

「我知道。」他把下巴搁在杨锐肩膀上,「怕我担心嘛……但是你就不怕下次我又在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拆炸弹,没人给我兜着了?」

无言以对,只能缓缓抬起手臂圈住他。

「杨锐呀……」水进眼睛了,徐宏不想擦,「有我呢。」

手臂收紧,「徐宏。」

「哎。」

「……再抱一会儿吧。」

「好。」



END.



———接下来是我也不知道我我在干啥的分割线———



黄饼临头之后的杨锐,躲开了所有人,坐在甲板上悲春伤秋。脑子里反复过着那枚子弹打穿铁皮桶的瞬间,只庆幸自己来得及把李懂推进驾驶室里。

在远处看着他孤单背影的徐宏,给蛟龙一队每个人发了根水管,「接下来,看我眼色行事。」

大家用力点头,这个绝对看得清楚。

「陆琛庄羽,左侧靠近。顾顺李懂,寻找制高点提供火力支援。石头佟莉,封堵逃跑路线,罗星,你跟我走。」

「收到!」


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杨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包围了。


蛟龙一队各自到达战略位置,徐宏一个眼神,所有人都举起水管。

监控室全程观看的高云:「放水!」

政委悠悠哉哉地按下开关,所有龙头同时出水。

被冲了一个激灵的杨锐原地跳起半米高,「徐宏我操你大爷!」

「我没有大爷。」拿着水管挡住他的反抗攻势,朝附近路过的蛟龙二队露出招牌微笑。

「看什么看,猫洗澡没见过呀?」


你洗你洗,社会社会。


REAL END.

评论(26)
热度(418)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