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祯驰】遗憾我当时年纪不可亲手拥抱你欣赏

台词衍生系列第七弹。

赵祯说:要不要……再甜一点?

白驰一歪头,把口袋里揣着的大白兔塞进了他嘴里。


已交往设定,一咪咪瞳耀。


第一弹:猫儿说:破不了案,你看我咬不咬你?

第二弹:猫儿说:谁让你睡我床上的?

第三弹:赵祯说:不是萍水相逢,是久别重逢。

第四弹:展耀说:这是另一个秘密。

第五弹:展老师!你男朋友好帅哦!

第六弹:老鼠说:你怕鬼,我就陪你抓鬼嘛!


------


赵祯想,人都是会变的。

喜欢的食物会腻,向往的地方会忘记,相爱的人,也总会分离。

食物不会变,地方不会变,爱本身也纯粹一如往昔,变得不过是人而已。

在白家小警官踉踉跄跄跌进他心里之前,赵祯始终这么认为。


最近S.C.I. 很忙,赵祯便每天晚上去接白驰回家,这样黑眼圈快掉到颧骨的小警官至少可以在路上多睡一会儿。

发个信息说自己到楼下了,没一会儿就看见白驰脚步虚浮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拽开副驾驶的门就把自己摔进了座位里。赵祯轻车熟路地抖开毯子把人裹好,再把座椅靠背调低让他躺得舒服一点,眼睛都不想挣开的白驰半张脸埋在柔软的毯子里,软绵绵一声「谢谢」飘进了赵祯耳朵里。

他笑了笑,手背蹭了蹭脸颊露在毯子外面的一小块皮肤,「走吧,里斯本该等急了。」

也不知道听清楚没有,白驰嘟囔了一句什么,就彻底坠入梦乡。

赵祯把车开得很慢,唯恐扰了白小警官的睡眠,虽说以白驰现在的大脑疲劳程度,能唤醒他的可能只有打雷和里斯本的狮子吼。

路途不远,赵祯开得再怎么慢,到家也只花了20多分钟,赵祯扭头打量着睡得昏天黑地的白驰,终究还是不忍心把人叫醒。幸而比他矮了几乎一个头的小家伙当真没什么分量,被赵祯裹着毯子送回卧室的途中,只在里斯本拱上来的时候,把脸往赵祯肩窝埋得更深了一点。

抱着人的赵祯瞪一眼里斯本。

白狮子退到楼梯边蹲好,十二万分委屈地舔爪子洗脸。呜呜呜,果然不爱我。

剥了白驰的外套和长裤,赵祯把他塞进被子里,想了想又接一杯水放在床头,才轻手轻脚地关门离去。梦里的白小警官,轻飘飘地落进了草莓牛奶味的云堆里。


白驰是饿醒的。

嗓子干的要冒火,顺手端起床头水杯喝了好几口才好歹算缓了过来,趿着拖鞋去厨房找吃的。

客厅还亮着灯,赵祯在沙发上看书,里斯本枕在他腿上打着小呼噜,白驰愣愣地忘记了继续挪动脚步。赵祯该是刚洗过澡,湿漉漉的头发散在肩头,浴袍不若平常的衣服那么勾勒他棱角,灯光下身体舒展眼帘低垂,照旧美得摄人心魄。

不管看过多少次,白驰还是不得不承认,赵祯这个家伙的脸真的特别对他胃口,而白家人的基因里,颜控属性非常显著。

那是一种性别不明、正邪难分的美,白驰绞尽脑汁,能想到的形容词也不过就是「赵祯」。

如花般的灯下美人抬头,看见的正是睡得像只小狮子的白驰傻呆呆看着他的模样。

「怎么醒了?」放下书在里斯本身上拍两下,乖乖地让开地方。

抓抓自己已然开始发烫的耳根,「我饿了……」

「我晚饭叫了披萨,有留你的份,要吃吗?」

点头,打了个呵欠挡住意图走向厨房的赵祯,「我自己去热吧,你老实呆着。」

赵大美人暗自咬了咬牙。


烤箱运转的声音在深夜格外嘈杂,赵祯趴在餐桌上歪头看着给他洗水果的白驰,乱糟糟的头发,泛红的耳根,睡出了两条红印的脸颊,不太合身的白衬衫,还有下面两条细瘦的腿。

当时怎么就没有认出来呢?他莫名其妙地想,分明还是一副小孩儿模样啊。

「祯?」回头看到一个咬牙切齿的赵祯,吓了一跳。

扁了扁嘴,把白驰连同他手里端着的水果碗一起拽进怀里,双手搂着他腰,学里斯本的动作埋首在他怀里蹭了两蹭。

连忙双手把水果碗举高,否则以赵祯这副不管不顾的模样,整碗水果连带油醋汁都得泼在他身上。

赵祯长叹一口气,把碗接过来放在桌上,额头抵着额头,开口的时候仍旧是十二万分的委屈,「我七岁半就跟爸妈去法国了。」

那水光盈盈的一双眼睛,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白驰拖了进去,他晕乎乎地双手捧着赵祯的脸颊,「……嗯,所以呢?」

「感觉错过了好多。」细碎的亲吻落在的鼻尖、眼睑、颧骨上,含混的声音仍旧忿忿不平,「明明那么早就认识你了啊。」

被他亲的有点痒,又因为他的话十足想笑,白驰双手揪住赵祯的衣领,总算是叼住他嘴唇,轻轻咬一下才说,「你是真的在为这个生气啊?」

「叮咚」一声打断了白驰的思绪。决定先满足自己食欲的白驰摇着头捏了捏赵祯的脸颊,从他膝盖上跳下来朝烤箱跑过去。

赵祯恶狠狠地从碗里叉起一颗圣女果。


赵祯只是有感而发随口抱怨一句,白驰智商足有170的脑袋却什么都不会忘掉。

一个多礼拜之后,总算解决了案件的S.C.I.给全体组员放一天假,白驰没有让赵祯接他,自己开车回了父母家一趟。

晚上,他拎着两本相簿敲了敲浴室的门,赵祯刚洗了澡正在吹头发,回过头满脸不解地盯着他。

「咳。」把相簿递上去,「给你补上。」

「什么呀?」伸手要接。

白驰却突然收回了手,「你去客厅看吧,我也要洗澡。」

如坠五里雾中。

相簿很旧,里面的照片也都有些泛黄,但能看出来被精心收藏,第一张是眼睛都没张开的小奶娃娃,旁边写着出生日期,第二张被他妈妈抱在怀里。

第三张是百天纪念,裹在软绵绵的毯子里睡的正香。

会爬的时候,会走路的时候,第一次去公园。

第一次在幼儿园哭、和最喜欢的猴子合影。

每年生日切蛋糕。

小学毕业、初中毕业、高中毕业。

进警校的时候,警校毕业合影。

进警队,领到第一身制服。

最后一页,夹着一个信封,


笨蛋祯亲启:


这是我从小到大所有的照片,再后来就不怎么拍了,就算拍也是用手机,大多数你都见过,毕竟在这之后,我接下来人生最重大的节点,除了哥他们带我进S.C.I.,就是遇见你。

时光倒流科学上实现不了,那你说你错过了的,我都给你补上,

虽然小时候的你是个混蛋(现在也是),但是,很高兴能遇见你。

我一生中发生过的好事不多,认识你一定是其中之一。

在我看来,重要的不是之前拥有过多少,还是之后能够拥有多少,有你、有里斯本、有哥他们,这样的生活我很满意。

我爱你。


圆圆胖胖的字体,小朋友一样,最后三个字虽然用力画了很多道,还是能够分辨出来。赵祯双手搭在沙发上,头向后靠,觉得一双手伸进胸腔,捧住了心脏,有点疼,片刻后却是穿透了四肢百骸的电流。

如果不想让我看到的话,重写一遍不好吗?

赵祯轻哼一声,却怎么也收不回翘起的嘴角。

又看了一眼相簿里朝镜头傻笑的白驰,觉得这个小家伙,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小时候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月不开口,现在把他的一句话,记了这么久。

夫复何求。

他走到浴室门口喊一声,「驰驰,我要进来了!」

「……我、我又没锁门。」因为紧张而拔高的嗓音穿透水流声,撞得赵祯鼓膜生疼。


休假结束,责任心很强的白驰拒绝了赵祯让他请假的提议。

赵祯想想也是,毕竟他整整一天都没有离开床。

大致猜到他在想什么的白驰抬脚便踹,而后满脸通红地摔进了赵大魔术师怀里。

「好了好了,我送你上班。」难得勤劳地率先起床,绕到里斯本身后躲过了飞来的枕头。


揽着白驰肩膀进S.C.I.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哀嚎。

四目相对,一样的迷茫。

蒋翎摘掉眼镜,双手举高做投降状,「这个世界能不能对单身狗温柔一点啊?」

展耀一脸正直地拍开白羽瞳正在玩自己围巾的手。

马韩毫无同情心地拍拍他肩膀,「他们这么甜你怎么还有意见?要不要我曝光你账号啊?」

「我说你技术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黑一两个相亲论坛?」今天的赵富还是在补刀。

王韶捂着腮帮子,「白Sir,牙医给不给报销?」

并没有什么罪恶感的白Sir看看天,真好,没有连环杀人案的时光,S.C.I.还是这么适合说相声。

赵祯一挑眉,凑到仍旧状况外的白驰耳边,刻意压低了声线,「要不要……再甜一点?」

白驰想了想,把口袋里揣着的大白兔塞进了他嘴里。


停顿三秒,哄堂大笑。


赵祯要走,白驰去车库送他。

白羽瞳手肘撞了撞展耀,「他们这么送来送去有意思吗?」

展博士翻着手里的案卷,头也不抬地翻个白眼,是啊您二十四个小时都黏着我您当然体会不到。

也并不全是在抱怨。


赵祯坐进车里降下车窗,朝白驰挥了挥手,「快回去吧,我晚上再来接你。」

白小警官心不在焉地点头。

突然兴起了逗她的心思,赵祯点点自己嘴唇,「那来亲一个?」他以为白驰一定会拒绝,会红着脸湿漉漉地瞪他一眼,却没料到他确实红了脸,却突然凑上来给他一个深吻,还大张旗鼓地把舌头探进来转了一圈。

末了还舔舔嘴角,莞尔一笑,「牛奶味,甜的。」

这一次,换赵大魔术师恼羞成怒,落荒而逃。


END.


>> 个人目录

评论(12)
热度(25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