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瞳耀】Adolescent Cat

台词衍生系列第八弹。展耀拿胳膊肘捅了下白羽瞳:诶,他比你小时候还坏。

嘘,别说出来。


今天还是沉迷竹马竹马童年往事不能自拔。


第一弹:猫儿说:破不了案,你看我咬不咬你?

第二弹:猫儿说:谁让你睡我床上的?

第三弹:赵祯说:不是萍水相逢,是久别重逢。

第四弹:展耀说:这是另一个秘密。

第五弹:展老师!你男朋友好帅哦!

第六弹:老鼠说:你怕鬼,我就陪你抓鬼嘛!

第七弹:赵祯说:要不要……再甜一点?


———


包Sir带他们去赵祯那里求助的时候,意外得知了这位大魔术师和小白驰的渊源。

听他讲了变青蛙的故事之后,展耀拿胳膊肘捅了下白羽瞳:「诶,他比你小时候还坏。」

白羽瞳只有一点点尴尬。

嘘,别说出来呀。


所以说不要跟发小做同事,更别和他谈恋爱。

他只会揭短翻旧账。


是偶尔回头的时候,才会发现他们的整个人生都彼此相连。

展耀合上手里的书,抬头才看见白羽瞳已经趴在对面睡着了。最近S.C.I.实在太忙,连钢筋铁骨的白Sir也不得不在他看资料的时候抽空补眠。伸手过去捏捏他脸颊,「小白,去沙发上睡吧?」

「唔?」不甚清醒地抬了下头,「嗯……」

看他晕晕乎乎又要趴回去,展耀把人拖到沙发边扔上去,想了想又从柜子里拽了条毯子出来给他盖上,并不擅长体力劳动的展博士额头已经有了一层薄汗,喘匀了气蹲到他旁边,在从毛毯边露出的鼻尖上戳了两下。

「猫儿……」白羽瞳咕哝一声。

「嗯,是我。」低头亲亲他,又一头扎进了案卷了资料的海洋。间或抬头看一眼那只藏在毛毯下面的白老鼠,一抹浅浅的笑始终噙在嘴角。


白羽瞳从小就很聪明,却不像展耀这么求知若渴,也许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事情实在太多,勉为其难才分给学习一点,泰半还是因为要和始终顶着小天才名号的展耀保持一致的步调。

和捧起书本相比,他更愿意去跑步、游泳,学柔道、搏击。

九岁那年的暑假,还莫名其妙地迷上了卡丁车,自己训练不说,还拉着只想在空调房里看书的展耀一起去了车场,冲着臭老鼠这个精力充沛的尽头,开飞机指日可待。躲在Pit阴凉地里的展耀这么想着,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梦龙。

「猫儿?」猛跑了20多圈好歹过了瘾的白羽瞳夹着头盔朝他走过来,一手揽住他肩膀,低头在他手里的雪糕上咬了一口。

抬脚就踹,「满身臭汗!离我远点!」

白羽瞳拽起衣领闻了闻,果不其然露出嫌弃的表情。

展耀从他手里挣脱,觉得手里的梦龙比平常更好吃了。

早有准备的白妈妈从包里掏出一身干净的换洗衣服递过去。

白羽瞳看看衣服,又回头看看车场,「我再跑20圈!」说着像是忍受什么不得了的病菌一样,重新把头盔扣到了脑袋上。

白妈妈蹲下点了点展耀的鼻尖,「小东西,干嘛提醒他?」今天自家儿子的洁癖,比平常来的都要早一点。

眨眨眼,乖巧无比地送上一个无辜的笑容。

白妈妈只觉得心都要化了。

后来,又跑了半个多小时的白羽瞳洗了澡,换了衣服,带着满身清爽的肥皂味,和零食吃撑了的展耀一起爬进车后排座位,下午四点多的路况不算太好,白妈妈在堵车的时候瞥了一眼后视镜,两个小家伙头抵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敲门声响,展耀赶在白羽瞳被吵醒之前迎了出去,把抱着文件夹的白驰吓了一跳。

「嘘。」竖起食指示意他噤声,回头看一眼确认沙发上的人只是皱了皱眉,才关了门朝白驰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

回头看一眼,「哥他……?」

「太累了而已,让他休息一下吧。」开门开灯,「什么事?」

放下心来的白驰把手里的文件递过去,「公孙的尸检报告。」

快速翻看了一下,虽然手法极其相似,但两个现场还是有着明显的差别,「公孙怎么说?」

「单从尸体来说不能下定论,但公孙觉得应该是模仿犯罪。」

展耀想了想,「能够连很多未公布的细节都模仿到尾,他一定跟原本的凶手以某种方式建立了联系……驰驰,你叫上蒋翎,把原本杀手的最后一起案件的相关信息整理出来,另外就是新杀手出现前的一个月左右的社会新闻,没有人会没有来由地对未成年人动手,模仿凶手的动机,很有可能是复仇。」

「要……要在新闻里找什么啊?」

「校园霸凌、虐待、自杀……和未成年人相关的案件都有可能,找到模仿凶手开始行凶的触发事件,我们就有嫌疑人了。」

恍然大悟的白驰用力点了点头,一路小跑回去找蒋翎了。

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的背影,这么乖巧听话,真的是白家的孩子吗?

这么想着,正牌「白家孩子」就从对面办公室开门出来了。

「怎么醒了?」过去帮他把领子翻好。

抓住展耀的手,「听见你出去了,不放心。」

对他鸡妈妈的天性早有觉悟,只能咬着舌尖,双手捧着他脸颊用力揉了几揉。


从小到大,展耀和白语瞳都是一起过生日的,12岁那年,出国许久的白家大姐也专程回来,自然要好好庆祝。

结果就是,展启天和白允文喝多了几杯葡萄酒,没有看住三个小孩。

白羽瞳放走了厨房里的十几只螃蟹,还把其中自己藏在他老爸的公文包里。

生日当天收获一顿好揍,多么值得纪念的事情。

白妈妈和展妈妈只是非常没有诚意地象征性阻拦了一下,就拎着重新被抓回来的螃蟹们回了厨房。

身为帮凶却逃过一劫的展耀躲在白磬堂身后,拽着她的衣角看前一秒还混世魔王的白羽瞳嚎啕大哭,摆明了看热闹的白姐姐甚至拿着手持DV饶有兴致地拍摄,打定了主意要在弟弟长大之后用这段视频嘲笑他一辈子。

当天晚上,潜入白磬堂房间偷DV被抓住的白羽瞳又和姐姐上演了一次生死追逐,展耀抱着枕头站在楼梯口,掩口打了个小呵欠。

而后被白羽瞳一把拎回了房间,任白磬堂在外面疯狂砸门,我自巍然不动。

「你死定了。」和白语瞳一起蹲在被窝里的展耀说。

并不非常在意的白羽瞳凑过来抱着他说「生日快乐」。

咬着嘴唇还是没憋住笑,伸手在他背上拍两下,又亲了亲他脸颊:「你也是呀。」


高二那年,白羽瞳给他们一直看不太顺眼的化学老师粉笔盒里放了两只青虫,不负众望地被赶出教室罚站。

展耀借口肚子疼从教室溜出来的时候,他并不在走廊里。

半秒没有犹豫地上了天台。

那是天气刚刚开始转暖的四月末,空气里飘着新鲜树叶的花粉的味道,天台上高高的金属围栏把天空切割成了缺乏艺术感的几何图案,云朵堆在后面。

白羽瞳躺在一块云的阴影里,双手枕在脑后。

展耀走过去站在他旁边。

彼时尚在青春期的白羽瞳飞快地长高,面部轮廓也正在褪去最后一点属于少年的圆润线条,鼻梁高挺,额发柔软的不得了,再普通不过的校服外套也被他穿出了英挺的味道。

「白羽瞳,你真是太幼稚了。」展耀说。

终于睁开眼睛,带着笑意朝他伸手,「那你又是为什么在这里?」

「……在你爸打死你之前再多看你一眼。」翻个白眼坐在他旁边。

磨磨蹭蹭地枕到他腿上,「真要打死的话,我把螃蟹放在他包里那次就已经打了。」

食指和中指夹着他鼻梁,稍微用点力气拧了一下,「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去给堂姐打电话,然后把那段视频要来全校播放?」

揉揉自己被捏红了的鼻头,抓着他袖口,「你舍不得的。」

「我又什么舍不得的。」摇摇头还是笑了,低头看进白羽瞳的眼睛里。

他的瞳色偏浅,迎着日光更成了湖泊般透彻的颜色,此时此刻这双眼睛里,满满都是自己。

便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那天,在花香和树叶的气味里,白羽瞳小心翼翼地吻了他。

风吹过的时候,白羽瞳轻轻阖眼,睫毛扫过脸颊,和他的嘴唇一样柔软。


仿佛一直没有从下午那一觉里彻底醒过来,雷厉风行的白Sir少见地陷入了有点迷茫的状态,一手忙着查资料的蒋翎一手摸起手机,心想如果这个时候拍张照片,大概能从隔壁经济科的小姑娘哪里骗来两个礼拜的甜点。

还没来得及实行,大概已经修炼出读心术的展Sir就扔过来了一个春风拂面的眼神。

黑客美少女当即放下手机。

和甜点相比,还是命比较重要,一个不留神被分了可如何是好。

展耀伸手在白语瞳眼前晃了晃,「我带白驰去一趟档案室,回来了我们就回家。」

「不用了,我——」下意识辩解。

一挑眉,「嗯?」

依靠动物本能觉察到了危险的白Sir立即乖巧点头。

站在展耀身后目睹全程的白驰心想,如果不是因为手里抱着东西,他一定要给展博士鼓鼓掌。

展耀的身影消失在转角的时候,白羽瞳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没来由地想起了很久以前,展耀从球场离开的背影。

那时候他在球队训练,等他等得无聊,展耀过来打了个招呼就要去图书馆。

那是一个热到让人崩溃的夏天,展耀穿着白色的短裤,蓝色上衣,手臂露出的那一截白得像加了两勺糖的牛奶。他沿着一片日光走远,树叶的阴影温柔落上肩膀的时候他回过头,朝着仍旧站在原地的白羽瞳挥了挥手。

他说小白,你要等我。



END.


请大家祝我生日快乐٩꒰ ⑅>∀<⑅ ꒱۶



>> 个人目录

评论(36)
热度(30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