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瑜昉】Ciao Campania - 1

灵感来自于Call Me By Your Name,真的要写却和它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能我只是喜欢意大利南部蜜糖融化般阳光里带着烂熟水果黏糊糊香味的爱情故事而已。

未成年🐳 x 艺术史专业研究生尹昉老师。

可能会有意大利旅游指南。

咋个又开坑了呢,头大。


——


Chapter.1


登上飞机的那一刻起,尹昉就清楚地知道这是一次逃离。

他知道自己需要一段时间,来想明白为什么即便身处光明之中,仍旧觉得步步走向深渊,他想知道自己走过的路意味着什么,想要去的前方又是什么。

飞机画着一道白线向天空飞去,尹昉只带走了一部分自己。


那不勒斯如他所想的那般炎热,空气像被烤化了的水果,带着近乎腐烂的香气。从机场走出来的尹昉已经出了一层薄汗,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阳光凝结在皮肤上。花了大概10分钟等到出租车,把存在手机里的陌生地址给司机看,在汽车划过一片低矮楼房的时候摇下了车窗。

「来旅游?」司机问。

「……嗯。」意义不明地犹豫了一下。

「这可能不是最好的季节。」带着鸭舌帽的司机持续释放着友善,扭开车载音响放出舒缓的音乐,尹昉觉得最后一点没有被飞机斩断的思绪一点点被风吹去,他闭着眼深吸一口气,露出自从踏上意大利土地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司机把车停在一个小院前,「希望你喜欢这里,Ciao.」

「Ciao.」挥手告别。

花园里稀疏地种了些植物,零星开了几朵花,白色的花瓣,粉色的边沿,尹昉拖着行李箱走过红砖铺就的小路,踏上门廊之前抬头看了看二楼开启的窗。

来开门的是房东,比照片上看起来年轻一点,有了些许灰白的头发随意挽起在脑后,松垮垮的白色衬衫扎在牛仔裤里,看见他的迷惑变成豁然开朗,笑容绽出的某个瞬间就满足了我们对于母亲的全部想象,「尹昉是吧?来的路上顺利吗?」

点点头,错身先把行李拎进来。

房东看看半人高的箱子和他细瘦的肩膀,转回身朝楼上喊:「Johnny!」

有人应了声,紧接着便是急促的脚步声。穿着背心短裤的男孩跑下楼梯,闯进了尹昉的视线里。

他站在房东身后,像所有的半大少年一样不安分地把身体重量从左脚交到右脚,又换回去。

「这是我外甥Johnny,这是尹昉,他整个夏天都会住在这里。」

少年的瞳孔带着杏仁烤过的深褐色,他隔着行李箱朝尹昉伸出手,「我叫黄景瑜。」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个小虎牙,背心遮不住的锁骨上覆盖着薄薄一层汗珠,仍带少年气的苍白皮肤被撑起一个漂亮的棱角。

尹昉接住他的手,笑了笑。

「你帮尹昉把行李箱拿上去,就放在你隔壁的房间里。」在黄景瑜背上拍了下,「然后下来吃水果,我刚买了葡萄。」

「得嘞~」拎着尹昉的箱子几步就上了二楼又几步冲了回来,不认生地勾着尹昉肩膀把人拽进厨房,正好嵌在他怀抱范围里突然兴起了被太阳烤到晕晕乎乎的状态,他没头没脑地想,这个小孩儿,怎么这么高啊?


尹昉的确有点中暑,吃了药喝了水就回房间去睡到天昏地暗,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老式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让时间没有一点实感。门缝里漏出了一点点光,他挣扎着坐起身,脑袋很重身体很轻。

倒回床上躺着,天花板仿佛在一点点下沉。

「醒了?」有人敲门。

「我……咳,」清了清嗓子,「是。」

门从外侧被打开,黄景瑜背后一片暖黄色的光,整个人透明的像在飞机舷窗外的第一抹阳光,「我姑妈出去喝酒了,你要吃点什么吗?」

下意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还是有点不舒服。」

少年拧了眉头,凑过来伸手摸了摸他额头,「你在出汗。」语气严肃地仿佛这真的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等尹昉回应就按着他肩膀半强制地让人躺回床上,「你等等我。」

他听见黄景瑜在打电话,听见金属碰撞的声响,听见他近乎挫败地骂了句什么。

快要睡着的时候,黄景瑜端了个碗回来,神情怎么看都有些狼狈。

躲开他探寻的视线,把碗放在床头,甩了甩烫到的指尖,「我真的不会做饭……姑妈今天可能回不来,我拿之前的鸡汤给你煮了面。我尽力了。」

尹昉忍着笑,接过筷子尝了一口,算不得好,但也绝对不糟糕。

黄景瑜蹲在床边,紧张又期待地看着他。

「好吃,谢谢。」

显而易见地松了口气,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床,「尹昉,你人太好了。」说着像被自己逗笑了似的摇摇头,「我做饭什么样我心里还是有数的。」

安抚似的把手放在他头上揉了揉,「没骗你。」

小狗一样主动蹭了蹭他掌心,「算了,吃清淡点也好。面太难吃的话你好歹喝点汤,一天没吃东西了。」

黄景瑜的人像他的头发一样,混乱又温暖。尹昉如他所言拿着勺子喝了几口汤,确实摆脱了之前从喉咙到胃的酸涩感觉。

黄景瑜仰着头看他吃饭,又笑得虎牙都露了出来。

尹昉觉得这个小孩儿比白天洒在自己身上的那些,更像坎帕尼亚的阳光。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满世界乱跑、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面的爸妈,说到姑妈一直独身,但是从来没有停止恋爱,三天两头失踪不算还时不时带些男人女人回来,「总之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到这边来度假……看见什么意外状况不要太奇怪。」

「你姑妈是我老师的朋友。」还有小半碗面实在吃不下,尹昉放下了筷子,「我需要休息一下,他们就让我过来了。」

黄景瑜歪头想了想,「你老师是不是长这样?」摸出手机给他看照片。

不明所以地点头。

双手一摊,「前女友。」

尹昉有那么半秒失去了表情控制的能力,傻傻地看着黄景瑜。

扭回身趴在床边,笑嘻嘻地看他,满身的少年意气,眼里有星星也有月光。

「你没到十八吧?」

点点头,「快17了,你确定你吃饱了吗?需不需要再吃点药?再睡一会儿?我给你倒点水放在房间里比较好吧?」

被他一连串问题砸得头晕,尹昉只能倒回床上,「景瑜小朋友,一个一个来。」

「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抱歉。」

尹昉笑得仍有些虚弱,努力调动因为时差和中暑愈发迟钝的大脑,「我吃饱了,不用再吃药,大概会继续睡觉,谢谢你。」

黄景瑜看起来就像被抢走了玩具的小狗。

他站起身收了餐具拿回厨房,端了个水壶回来放在桌上,光着脚没踩出一点声响,他帮尹昉关了灯,磨磨蹭蹭地说了句晚安。准备关门却突然转回头问他,

「尹昉儿,你多大了?」

「二十三。」

「骗人吧!」


那天晚上,尹昉睡得很并不算太好,梦里有一片平静的大海,他独自坐在小船上随着海风摇摇晃晃,他把手放在水里,并不如想象般冰凉,在海平面和海岸线之间,小船带着他,驶向漆黑无垠、看不到一丝光亮的地方。



tbc.


你说

如何抵抗这样一条小奶鱼


评论(13)
热度(106)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