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祯驰】但愿绝望和无奈远走高飞

台词衍生系列第十弹。赵祯说:谢谢你想保护我。

白驰落荒而逃,嘴角带了一点笑。


第一弹:猫儿说:破不了案,你看我咬不咬你?

第二弹:猫儿说:谁让你睡我床上的?

第三弹:赵祯说:不是萍水相逢,是久别重逢。

第四弹:展耀说:这是另一个秘密。

第五弹:展老师!你男朋友好帅哦!

第六弹:老鼠说:你怕鬼,我就陪你抓鬼嘛!

第七弹:赵祯说:要不要……再甜一点?

第八弹:猫儿说:诶,他比你小时候还坏。

第九弹:猫儿说:查案比你的命还重要么?


------


白驰站在医院走廊里,和房门大眼瞪小眼了足足五分钟,总算鼓足了勇气推门进去。病房里的赵祯像是早就知道他要进来,没受伤的那只手抛了个橘子过来,「呐,帮我剥皮。」

不自觉地扁了嘴,拖把椅子做到他旁边,把橘子剥了皮递过去。

赵祯却只是探身过来,「啊。」

……可以用橘子砸死他吗?

报复的念头瞬间闪过,到底是个好孩子的白驰还是掰开一瓣塞到他嘴里。

「好酸。」赵祯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这才笑了起来。

实话讲,白驰是一百万个不愿意来探望赵祯的,但是一来双手几乎可以说是魔术师的生命所系,二来两次受伤究其根本都是为了自己,坐在办公室里的白驰怎么想都觉得过意不去,只能请了假抱着鲜花水果到医院来。

赵祯这个人很可恶……

但白驰不想见他受伤。

蓝白竖条纹的病服衬得赵祯愈发苍白瘦弱,他躺在软绵绵垫高了的枕头堆里,侧头朝着白驰懒洋洋地笑,「你不上班吗?」

拨弄着刚刚被他插进床头花瓶里的剑兰,「……哥给我放假。」

「来照顾我?」

不愿意承认自己有点害羞的白驰只想把开得很好的花儿糊在他脸上。

说也奇怪,性格温温软软的小白驰为数不多的暴力因子但凡冒头,必然是往赵祯身上招呼,也算是命数。

医生进来检查换药,白驰让开地方站到床边,不敢细瞧赵祯细瘦手臂上将将结痂的狰狞伤口,侧头看向窗外重阴的天色,下意识掰开手里据说很酸的橘子就往嘴里送。

……明明是甜的。

撒谎精。


白羽瞳打电话来说要带即将正式加入SCI的白驰回自己家吃饭,便赶在下班时间来医院接他,一百万个不乐意的赵祯卷着被子甩给他一个气愤的背影。

白驰犹豫了一下,伸手过去推推他肩膀,「赵祯。」

「别跟我说话。」

里斯本吃不到牛肉的时候,大概就是这幅模样。

再推一下,「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病号饭特别好吃,真的。」

想说什么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白Sir已经到医院楼下了,不知道他是还剩两个红绿灯的时候才想起打电话,还是兰博基尼的性能足以媲美宇宙飞船。

「我这就下来。」白驰答道。

赵祯重重地哼了一声。

来历不明的成就感让白驰在赵祯脑袋上揉了两把,「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啊。」

连埋在被子里的赵祯没有说话。

那天,为自己的幼稚行径在被子里憋红了一张脸的赵祯不知道,已经走到电梯里的白驰愣愣地看着仍旧留有柔软触感的手心,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寒颤。


虽说伤口很深,但终归是皮外伤的赵祯很快就可以出院,白驰认命地开了车载着里斯本去接他,几天不见赵祯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被遗弃的里斯本在后排座位拼命撒欢,逼得赵大魔术师只能举着受伤的手臂,那另一只手按住已然扑到自己胸口的白狮子。

白驰从后视镜里瞥他们一眼,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刚才他去赵祯家里取车的时候,里斯本也是这么对待他的,现在置身事外看赵祯被蹭到没脾气,心情好得非常。

「小没良心。」赵祯捏着里斯本后颈斜睨他一眼,也不知是在说谁。

安抚了里斯本,赵祯总算能腾出时间好好打量白驰,坐在切诺基宽敞驾驶座的他看上去就像某种警觉的小动物,直接住进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土地。

这么想着,手臂的伤口便泛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痒,牵动了某根搁置已久的神经。如此鲜活的感觉,赵祯自觉鲜少体验。

也许有赵爵这样的叔叔,就会让他怀疑自己的基因里便有为数众多的淡漠薄凉,以一种倨傲且富攻击性的方式表现出来……

……然后被白家人一个反手就按了回去。

专心开车的白驰突然被一条从后座伸出来的手,狠狠在脸颊上捏了一下。

险险稳住方向盘,「赵祯你活腻了吧!」

心理活动非常丰富的赵大魔术师揉着里斯本头顶不说话,眼底却细细密密地泛起了一点笑意。

无论故事重来多少次,小狐狸都是自愿走进陷阱。

他想要拥有小王子,哪怕不是永远。


S.C.I. 很忙,白驰把赵祯带回自己家,又扔了一摞外卖单在茶几上就急匆匆地离开,临走前看一眼斜躺在沙发上的赵大魔术师从扶手伸出来的一截长腿,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等到临近午夜抱着一摞资料回家,看见的是仍旧趴在沙发上的赵祯,奄奄一息。

双手叉腰气急败坏,「不是、不是让你叫外卖吗?」

懒洋洋地抬起眼皮看他,「我手受伤了。」

「那是左手!」

赵祯叹口气,总算坐起身来,里斯本立即跳上沙发霸占了剩下的位置,「白小警官,你给我演示一下,只用一只手怎么吃饭。」

……好像是,很不方便哦。

白驰窘迫地挠了挠鬓角,「那、那你要吃什么?我现在给你做……」

赵祯若有所地地盯着他,而后一挑眉,突然施力把人拽进怀里,一起倒向沙发。

里斯本异常矫捷地赶在被压到之前溜走。

自从小白驰出现,原本炫酷的主人,真是越来越没谱。

里斯本心里苦,里斯本要吃肉肉。

担心碰到他受伤的手臂,不敢用力挣扎的白驰到底没能逃避抱枕的命运。反而被赵祯心满意足地亲了亲额头,还得寸进尺地把下巴放在他头顶上。

「我要吃你~」

一阵沉默。

「你、你一点也不适合这种怪大叔的台词。」白驰从他怀里抬起头,憋笑憋到连声音都在发抖。

恼羞成怒的赵祯泄愤似的一口咬上他通红的耳朵尖。


累坏了也困到不行的白驰强打起精神给赵祯做了三明治,还不忘切成小块用牙签插好,想要给他热杯果汁,眼皮却已经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连带着整个人都摔进赵祯怀里。

「去睡吧。」略显艰难地扶着他回卧室,赵祯第一次憎恨自己受伤的左手用不上力气,连好好把这个仓鼠似的小家伙抱起来都不行。

倒进柔软床铺的白驰却满脑子都是赵祯的事情,想他受伤的手,想他还没吃的三明治,想自己来不及倒的果汁,想那双有万千星河的眼睛,「赵祯……」

「嘘……我在,睡吧。」

鼠尾草清甜的味道拂过嘴唇,压低了的声音如同月光的低语。

便就真的坠入了梦乡里。


赵祯回到客厅,里斯本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旁边,像是一直在等他。

「你也这么觉得吧。」他搔了搔里斯本的下巴,才在餐桌边坐下,三明治很普通,面包已经临近保质期,进过冰箱的生菜也不太新鲜,匆忙煎过的培根有一点油腻,但却是赵祯吃过最美味的东西。此时此刻他坐在温暖的灯光下,心心念念的人正安稳地睡在卧室里,缓慢流动的空气仿佛他突然沉静下来的思绪。

和基因没什么关系,和白家人也没什么关系。

只不过是一个在夜路中行走多年的人,终于看见了满天繁星而已。


工作日的闹钟尽职尽责地在七点半响起,白驰揉了揉眼睛,准备起床。

……起不来。

因为睡眠不足而短暂罢工的大脑回复运转之后,才意识到腰上来历不明的重量,是一条尚还缠着绷带的手臂。

轻缓而温暖的呼吸吐在后颈上,鼠尾草的味道淡了不少,却好像已经渗进了身体里。

阖眼安睡的赵祯没有了平日里狡黠的目光,鼻梁高挺,下颌线温柔,睫毛投下淡淡阴影,散落的头发模糊了轮廓,当真美得像幅画一样。

白驰愣愣地抬眼看他,想起了他笑起来,总会露出一边的虎牙。

……但是他睡觉为什么不穿衣服。

在脸颊烧起来之前溜下床,凉水洗了脸才算勉强冷静下来。白驰轻手轻脚地换了衣服,给里斯本准备了食物,把赵祯堂而皇之留在餐桌上的餐盘放进水槽里。

然后他回到卧室,很小心,很小心地亲了赵祯的脸颊。

「我上班去了。」他说。


关门声响起,床上的赵祯猛地睁开眼睛,把红透了的脸藏进枕头里。


冰箱上,胡萝卜形状的冰箱贴压着一张蓝色的纸条。


给赵祯:

冰箱里有冷冻鸡肉卷,微波炉高火转3分钟就可以吃。

会回家准备晚餐。

还有,谢谢你保护我。

白驰


END.


>> 个人目录


评论(4)
热度(133)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