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琛羽/全员】真心话就是大冒险

全员有cp,主琛羽

没有明显时间线,全须全尾存活设定。

罗星永远在视频那一头。


可以当做我的日常100集之一吧。

其他几对会有平行篇,想先看谁告诉我。


------


临沂舰返航靠岸之后放了他们几天假,不长不短,回家不够呆在宿舍又无聊,归根结底就是一群半大小孩儿的蛟龙们嚷嚷着要出去玩,杨锐想了想占用这一群皮猴儿的假期似乎也不太好,大手一挥放他们出去自由活动……

「徐宏我没说你!你给我回来!」

手一伸把准备藏在顾顺和石头身后溜出去的徐宏扥了回来。

那么大眼睛,以为谁看不见你还是怎么?

徐宏心里苦,徐宏也要出去玩,徐宏开始闹人了。

「杨锐我不帮你写报告了!」


诶诶诶,祖宗你可千万别。


最终杨锐和他们一起出去玩了,报告什么的,去他的吧!


这么浩浩荡荡一群人,出去干什么是个问题,去游乐场看起来像便衣,去游戏厅可能更像便衣,徐宏大手一挥,找家KTV开了个豪华包间六小时欢唱套餐,给庄羽李懂手里一人塞一个话筒,就抱了盘西瓜子挤到杨锐边上去了。

诶我说沙发挺宽敞的你俩坐那么近干什么,陆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凑到庄羽边上点歌去了。

「诶懂儿,你唱歌怎么样啊?」今天的顾顺,手仍然长在他观察员的肩膀上。

包间里出现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你可以让他唱个《童话》感受一下。」陆琛从牙缝里说。

「《冷酷到底》也行。」佟莉笑得直想打嗝。

徐宏差点被瓜子呛着。

李懂在思考把顾顺过肩摔扔出去的可能性,双手握住他手腕的那一秒决定放弃。

对小观察员丰富内心活动无知无觉的顾顺伸手在他剔得利整的脑袋上揉了几下,意味不明却十足十愉快地叹了口气。

「陆琛给我点二十首周杰伦!」佟莉拍桌子。

「好嘞。」利落地刷刷刷三页全选。

佟莉隐藏属性之一:麦霸。

「副队还要不要给你点《痴心绝对》啊?」背着大包袱皮顾顺的李懂也参与到了点歌游戏里。

直接把瓜子皮朝李懂扔过去,并没有什么重力加速度所以只落在了杨锐怀里。

有没有天理。

十项全能的军医在佟莉一大串儿周杰伦中间加了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拍拍手去找饮料,深藏功与名。


喝酒当然是不允许的,一堆人对着满桌的冰红茶果粒橙硬生生闹出了醉酒的气势,嗑瓜子嗑到嘴酸的徐宏终于放弃了这项并不符合他年龄身份的爱好,招招手示意庄羽递个话筒过来。

他不挑歌,就着佟莉的下一首就唱:还有没有人知道,你的微笑想拥抱,多想藏着你的好,只有我看得到。

顾顺抱着话筒唱了首清淡地不像他的歌,低头藏住了眼神,他说:我看见沙漠下暴雨,看过大海亲吻鲨鱼,看过黄昏追逐黎明,没看过你。

歌单跳到《今天你要嫁给我》的时候,在一堆棒棒糖里翻找牛奶味的石头哗啦掉了满地糖果,佟莉面色沉静地切歌:我无法只是普通朋友,感情已那么深,叫我怎么能放手。

庄羽拿粤语唱《月半小夜曲》:但我的心每分每刻仍然被他占有,他似这月儿仍然是不开口。

拿着半杯冰红茶双手搭在沙发靠背上装深沉的陆琛终于接了话筒:你啊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飞在天地间,比梦还遥远。

已经在翻着菜单考虑吃什么的徐宏拿胳膊肘捅了捅杨锐肚子,「你说这群小年轻,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唱歌?」

「徐宏同志你有立场嘲笑他们么?」昏暗的房间里,杨锐嘴角带笑,眼里有光。

他没有,他偏要笑。


吃饱喝足的大家总算唱腻了歌,开着背景音乐凑成一堆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摇筛子点数最高的人给点数最低的人出题目,碰上同点的就猜丁壳,徐宏煞有介事地嘲笑他们幼稚,然后兴高采烈地加入了游戏。

第一轮,陆琛抽到了石头。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陆琛看一眼正在活动手指的佟莉,往徐宏背后躲了躲。

石头也看了一眼佟莉,挠挠头「大冒险。」

该唱的《今天你要嫁给我》总归是要唱的。

佟莉也许可能大概应该说不定脸红了,凑上去想要看仔细的李懂和庄羽被一人一巴掌甩在了后脑上上。

第二轮,徐宏抽到了顾顺。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狙击手认真考虑尿遁。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睁着一双圆眼睛的副队努力做出无辜的表情。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道的顾顺看着天花板,「真心话。」

在助攻和拆台之间稍微犹豫了下,「顾顺,你最后一次尿床是几岁?」

「……啊?」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三十秒以后,李懂笑得惊天动地。

第三轮,顾顺点数最大,庄羽和杨锐最小,队长奇迹般地在猜丁壳中获胜。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通讯兵眨巴眨巴眼睛,「真心话。」

顾顺挑着一边嘴角笑,「在座各位选个人亲一口,你选谁?」

小羽毛笑得像个小太阳,「琛哥呀。」

陆琛一个激灵,真情实感地瞪了顾顺一眼。

这特么是我的大冒险吧。

顾顺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用谢不用谢。


全蛟一都知道陆琛喜欢庄羽,就像知道石头暗恋佟莉多年,队长和副队在他们知道之前就搞到了一起,顾顺和李懂基本上算一见钟情一样。

比较尴尬的是,全蛟一也都知道庄羽喜欢陆琛,小通讯兵刚入队没多久就天天往医务室跑,再带着一脸傻笑抱一堆零食出来。

彼时庄羽还是个白白嫩嫩的小男孩,在医务室里人见人爱,后来他晒黑了练壮了,照旧人见人爱。

忙到头昏脑涨的陆琛抬头,看见庄羽一手撑着头打盹儿,飞带起窗帘把粉末状的阳光洒在他脸上,觉得这辈子所有的浪漫情怀都在这一个盈满心胸。

还觉得对面这个小家伙,莫名有点像他家狗。

可爱的那部分。

所有的一切都顺理成章,陆琛成了庄羽在整个蛟龙最亲近的人,就算他和佟莉长得像亲姐弟俩。无数个不眠夜他们分享了同一个月亮,小通讯兵说他有点想家,陆琛总会揉揉他脑袋说我其实也有点想我的狗了。

但所有的一切也自此止步不前,就好像他们摩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亲密关系,便再没有人想要试探着向前。

不,只是不敢。

你越重视已经握在手里的,就越怕失去。

何况他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都明白作为蛟龙的他们,有些时候有些事,总是不敢给予承诺。

感情太重,生命太轻。

笑得前仰后合的庄羽朝他倒过来,肩膀碰了碰,迅速分开。


并没有什么营养的游戏在不知道第几轮选了大冒险的顾顺试图揽过李懂亲一口的时候被迫结束,可能有点不甘心的顾顺和他的观察员开始了幼稚园级别的打闹,并最终被拐了一肘子按在沙发上笑着讨饶。

自觉没眼看的陆琛起身去卫生间。

突然的安静让他有点恍惚,转身才发现庄羽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出来,「嘿,小羽毛啊,吓哥一跳。」朝他肩膀伸手想要一起回去,却被躲开了动作。

庄羽嘴巴抿成一条线,眼神决绝得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诶!」被按着胸口推进隔间的瞬间陆琛有点无奈有点好笑,下一瞬间意识到自己模棱两可的态度,居然把这孩子逼到这种地步。

竟是自责。

在狭小的空间里,庄羽握着他手肘,「琛哥。」

「哎。」陆琛看着那双透亮的眼睛,只希望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要太过惊慌。

他们离得太近了,早就超过了陆琛划下的所谓安全距离,他能看见庄羽的睫毛在颤抖,握着他手肘的手也不自觉用力。

倒抽一口气,「羽毛你轻点,不然胳膊就被你卸了。」

「啊!」连忙松手。

陆琛在心里叹了一口很长的气,他确实有点过分,就算他有一万零一个恰当的理由,在他意识到这样对庄羽有些过分的时候,都悉数被推翻了。所以他很小心很小心地把手臂从庄羽肋下穿过去,很小心很小心地把他抱进怀里。

庄羽几乎是在同一瞬间环上他肩膀。

「你呀……」陆琛知道自己笑了,还笑得有点啥,但他并不是很在乎,「你呀。」

庄羽的声音埋在他颈侧,闷闷的,但他听得很清楚。

他说琛哥,我是来亲你的。


回到包间的时候,徐宏的眼神落在他们俩都有些泛红的耳朵尖,和遮遮掩掩牵在一起的手,露出一个「副队什么都知道」的标准表情,

顾顺看看陆琛再看看庄羽,「现在是不是该给你们点《合久必婚》?」

陆琛直接把手里的一次性纸杯朝他砸过来。

顾顺捡了个毛绒玩具扔回去。

庄羽甩了一把爆米花。

被拎了一头的李懂直接朝庄羽扑了过去。

佟莉和石头也被波及。

徐宏并不怎么诚恳地拿着话筒劝架,「快别打啦~没看见你们队长眼睛都愁小啦~」被点名的人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徐宏,我觉得你最近有点皮。」

「队长饶命啊!」


本意只是打个视频电话慰问一下休假战友的罗星,从手机不大的屏幕里看到了那边精彩又激烈的战况。

顾顺把爆米花从李懂领子里摘出来,笑得毫无负担。

佟莉指着石头被抹了一把奶油的脸哈哈大笑。

陆琛和庄羽脑袋凑在一起嘀咕着什么。

队长拿着手机,副队挂在他肩膀上。

罗星一个白眼翻到后脑勺,「请帮我点下《分手快乐》《好心分手》和《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谢谢。」


嘁,单身狗。



END.

评论(30)
热度(17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