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瑜昉】Ciao Campania - 3

半夜偏头痛之后的胡言乱语。

我热爱所有能记录瞬间的艺术。

觉得我可能会在不就的将来开始聊意大利现代艺术和文艺复兴。

佛罗伦萨你等着吧。


前文戳:Chapter.1   Chapter.2


------


Chapter.3


尹昉带了很多书,按照计划他应该是在男意昏昏欲睡的午后在屋里看完这些巨细靡遗描述文艺复兴的书,只可惜他的计划里不包括黄景瑜,所以现在他和黄景瑜一起坐在靠近码头的Gelato店里吃冰淇淋的画面,也并不在他的设想里。

但是Gelato真的很好吃,草莓牛奶味的尤其。

酸甜味道带着柔滑的冰凉质感霸占味蕾的时候,尹昉瞟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男孩,神情专注的仿佛面前三球冰淇淋就是他人生的头等大事,意大利人在面对甜食的时候,都拥有诚实的优良品质。

「你要尝尝么?」黄景瑜把自己的冰淇淋朝尹昉递过来,他已经吃完了最上面的苹果味冰淇淋球,第二个是芒果味的。

愣了下,却还是鬼使神差地凑过去用舌尖卷走了些许。

……水果味的比较好吃。

看他凝重的表情,黄景瑜笑得肩膀都抖了起来,「我说水果味的比较好吃吧!」

好吧好吧,你什么都知道。

尹昉吃的有点快,Gelato让胃陷入一阵痉挛似的寒冷,他趴在桌上,扭头隔着一杯柠檬水看橱窗外的人在阳光和水波里扭曲的形状,再转回来看黄景瑜。

不解地朝他眨了眨眼睛,第三个冰淇淋球是香草巧克力味的。

「尹昉儿?」他咬了一口蛋筒,神态天真得像某种无害又温柔的小动物。

蓦地笑开,伸手在黄景瑜头上揉了一把,「我有点好奇。」

「嗯?」别扭地躲开他的手。

「你为什么会开始画画?我是说……」右手画了一个无意义的半圆,可能一件传染了意大利的坏习惯,「你看起来并不太像会安心坐在那里涂抹颜料的人。」

撇了撇嘴,三两口吃完甜筒,趴在桌上伸直了手臂,桌子不大,他的指尖够得到尹昉的手肘,「为什么啊……」拇指和食指捻着尹昉T恤袖口的地方,「其实也说不上为什么,我擅长做的事情不多,画画算是其中一件……而且吧,画画的时候,就好像是和你想画的东西,在头脑中相遇无数遍,你有充足的时间去回忆它的线条、明暗,有时候你知道记忆不是那么牢靠,但是牢靠与否从最开始好像就不怎么重要。」

他仰着脸朝尹昉笑,「我喜欢每一个想要让我落笔的瞬间,也喜欢这个回忆的过程。」

那个笑容,混合了水果和阳光的味道,尹昉只是看着他,便有风从心的缝隙里吹过。

「那你呢,你为什么要来意大利?」黄景瑜问。

想了想,最终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黄景瑜终于站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之后把他也拽起来,「走吧,我们去广场喂鸽子了!」

尹昉噙着抹近乎宠溺的笑容被他拖着走。不知道身前少年埋头走路脚步仓皇,只为了甩掉脑袋里呼之欲出的那句话:

「说不定是为了遇见我啊。」


广场上真的有鸽子,尹昉坐在巨大的但丁像脚下掰了块面包百无聊赖地喂着,大概并不饿的鸽子在他脚边绕了几个圈,得寸进尺地落在他膝盖上。

有几个大概是附近学生的小孩在广场上画素描,黄景瑜不自觉地就凑了过去,过一会儿干脆接过了画笔在纸上涂涂抹抹,他抬头看了眼尹昉,尹昉回他个微笑,鸽子便飞走了。

看他到底无聊,黄景瑜朝他招了招手,待他走到身边才指向一条小街,「从这里走过去有很多旧书店,我猜你会喜欢。」

耸耸肩接受了他的建议。

「别跑太远啊尹昉儿,晚上带你去一家甜品特别棒的地方吃晚餐。」笑眯眯地补了一句。

无意间瞥到的素描纸上,寥寥数笔勾勒出的是但丁像,坐在雕像脚下的人,和一直振翅起飞的白鸽。

尹昉的确喜欢这些旧书店。他并不精通的意大利语也没能阻止他抱了好几本去结账,一本Amedeo Modigliani的画集算是送给黄景瑜的礼物。

没来由地,只觉得他会喜欢。

抱着书找了家咖啡馆准备继续消磨时间,黄景瑜的电话就来了。

「尹昉儿~你在那里呀?」尾音上翘无限欢愉,奶球落进咖啡里。

抿一口咖啡,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笑了起来,报出咖啡馆的名字,没几分钟黄景瑜就拿着卷成一卷的素描纸跑了过来。

「喝点什么?」尹昉问?

满头大汗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冰牛奶。」

「啊?」

「我还想长高啊。」

尹昉看一眼他已然伸到了自己脚边的长腿,「黄景瑜,你确定吗?」

笑到前仰后合,把手里的画递给尹昉,「送你的。」

「正好我也有礼物给你。」从袋子里掏出那本画集递上去,因为黄景瑜满眼闪光的惊喜而兴起了幼稚的得意。

「尹昉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他!」展臂就要给他一个热情拥抱。

抬脚要挡,拒绝这家伙汗津津地贴到自己身上,「猜的。」

「尹昉儿你真是太棒了。」无知无觉地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就开始翻书,阻止不及的尹昉看他埋头画册的模样,还是给他叫了杯冰牛奶。

黄景瑜给他的是他之前无意间瞥到的那张画,「我还是想画你。」黄景瑜端着自己的牛奶煞有介事地说。


一周之后的某个下午,尹昉终于找到时间看书,黄景瑜把画架挪到窗台边,满脸写着「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画的」。

被这种孩子气的执拗逗笑了,坐在窗台上的尹昉抬着头看他,「我该怎么做?」被阳光模糊了的轮廓比他更像个半大少年。

接着低头调整画布的动作掩饰住来历不明的赧然,「你什么都不用做,呆在那里就好。」

「啊……好。」重又翻开了膝盖上的书,却始终无法集中注意力,黄景瑜的视线像一双手,巨细靡遗地勾勒着他身体的轮廓,他不是第一次觉得那双眼睛带着阳光的温度,却是第一次感受到置身其中的自己像是行将腐烂的水果或者花朵,散发着甜腻的香气。

日光烤着指尖,指尖抖了抖,书页落回去。

空气胶着得像暴风雨即将到来的预兆。


「它们浑然不觉我们身上的形形色色,只是壮丽地存在着;它们全然不察我们内心的所忧所虑,却仍能抚慰我们的灵魂。」*


黄景瑜知道自己想要画尹昉,真的让他画的时候却满心都是无从下手的焦躁。他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他想知道一个人身上怎么会聚集如此之多的矛盾,就好像给自己构建了一层坚硬的壳,又迫不及待地想打碎它。他每时每刻他都在这里,却又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自己带他去了那么多地方,看到那么多风景,他眼里却始终混杂着惊喜与厌倦,就好像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便等待别离。

看着他,黄景瑜看见了一片海洋、一片沙漠,一轮已经落在地平线的太阳。

无一不让他惊慌。

用炭笔草草勾勒出轮廓,却没有一根线条让自己满意。心里面所有横冲直撞的情绪外化成了惊慌,直到尹昉无意间抬头看了他一眼。

黄景瑜不管不顾地推开画架,手里还握着笔就冲到了尹昉面前,像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喘息粗重,眼里流转的光线如同看不到星星的夜晚。

黄景瑜俯下身和尹昉靠的很近,尹昉下意识地后退了些许,最终却没有躲开。他只是伸出手,绕过黄景瑜的肩膀在他背后拍了拍,他说景瑜,我在呐。

少年的呼吸很烫,像是晒了一天的海水。

黄景瑜弓着背,头抵在他肩膀上,彼时的少年敏锐而聪慧,却没有把所有感受付诸语言的能力,他所能做的只是朝尹昉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直到有朝一日可以看清楚,有朝一日可以画下来。

只是那个有朝一日,必然比夏日终结更加遥远。

炭笔画出的线在夕阳的照射下,有灼烧的味道。



tbc.

* 阿兰 · 德波顿《写给无神论者》


评论(9)
热度(57)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