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5.火锅

憋了大半个晚上还是把传说中的肉写出来了(捂脸

请不要嫌弃。

回头看了一遍觉得自己只是在用108种隐晦的说法花式避开敏感词(拜拜

【已更新长微博阅读地址】

下章土豆烧牛肉,李警官要开始闪瞎警局单身狗。


前文那都是菜谱

1.红烧肉

2.麻婆豆腐

3.水煮牛肉

4.海鲜粥


-----


5.火锅

李熏然受伤休假的第二天,半夜睁开了眼。身边的凌远睡的正沉,一只手搭在他腰上,上半身朝着他的方向微微蜷着身体,只一动就觉得那高挺的鼻梁擦过了绷带缠绕的肩膀,带出一串微弱的电流在血管里流窜。

凌远今天忙到几乎半夜才回来,笑眯眯地在李熏然的脖子边蹭着说有两天假可以休,满脸孩子气的炫耀让李警官连气也不知道从何处生起。只能搂着他的脖子把人拽下来,毫不客气地一口咬在耳朵上。

一侧肩膀有伤不敢侧身,李熏然只能别扭地把另一只手越过自己伸过去摸了摸凌远的手肘,尚在熟睡的人只是咕哝了一下,朝他靠得更近了些许。瞥了眼床头闹钟,不过才凌晨四点,自己一整个白天都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到只能开了电影卷着毯子窝在沙发里打盹,这会儿睡不着也是活该。

侧着头仔细打量凌远,才发现这家伙平时一脸严肃,睡着了却是嘴角向上眼角向下,一派幸福满足的模样。又或者是这种表情姿态,只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在他身边……李熏然摸摸鼻子收回视线,觉得耳根发热。怎么跟这家伙呆久了,连臭不要脸也学来了?

分毫不觉自己被编排到何等地步的凌远兀自沉沉睡着。

好吧他是真的累坏了。记忆里的凌远总是浅眠,自己半夜不老实踹他一下手脚都会被好好收回被子里,久而久之竟就养成了窝在他身侧空隙一夜不懂的习惯。李熏然竭力搜刮了一下记忆,发现即便已经住在一起这么多年,自己看见他睡颜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哪怕半夜突然有任务,先被手机叫醒的人也一定是凌远。

李熏然用力炸了眨眼,觉得自己没准还真是三生有幸。

「敢问李警官大半夜不睡觉演的又是哪出?」

还沉浸在自己小情绪里的李熏然被耳朵边边突然出现的气声吓了一个激灵,反手在凌远脸上扯了下,「吓出心脏病了你负责?」

「好呀我负责。」凌远闭着眼,嘴角一点向上的弧度却已成了一个完整的笑容,半梦半醒的嗓音还有点沙哑,轻飘飘地从李熏然心脏上划过,带出了一路震颤,直让人觉得这窗口溜进的风,也太凉了些。

手肘撞撞凌远,「来跟我换个边?」

「嗯?」撑起上身不解地看着他。

李熏然抬起手贴在凌远的脸颊上,「肩膀有伤不能朝这边翻身……我想抱着你。」

没开灯的房间里漆黑一片,凌远却看得见李熏然利落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在等待他回答时候总会不自觉抿成一条线的嘴唇,和微翘的小下巴。他亲眼看着这副容颜一点点脱去少年气的轮廓,亲眼看着这个小家伙变成了独当一面的警官,亲眼看着他仰起头时眼睛里的崇拜,最终变成了如山海般深刻的爱恋。

幸好,幸好。

「想抱我?」微微一笑,手撑在李熏然肩膀两侧俯身欺近他,「伸手吧。」

李熏然扁扁嘴,「你笑得真像坏人。」

「那李警官,来抓我。」

伸手抓住了凌远身下半抬头的祸根,不甘示弱地朝他一挑眉,「凌院长很精神嘛。」

倒吸一口气,咬牙道,「找死。」


污>戳我<

以防点不开不老歌的长微博>戳我<


天蒙蒙亮,凌远抱着李熏然去浴室清理,仍旧不能淋浴的李熏然带着一种报复般的满足心理看他一手莲蓬头一手毛巾地给自己擦洗,心血来潮地抬脚踹了踹他腰窝,「睡醒了吃火锅吧?」

「哪家?」头也不抬地问。坐在浴缸边沿把李熏然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准备继续擦拭的时候看见了脚踝的红印,嘴角一挑。

歪头想了想,「自己在家做?」

白了他一眼,「陪我去买菜。」

「好!」答应得倒是爽快。

凌远想了想,「不准吃辣,不准吃羊肉,哦其实海鲜也不行。」

「……你还是给我一枪来个利索的吧。」



tbc.

评论(24)
热度(346)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