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谭宗明/赵启平」饮水思源 - Chapter.2

新年第一更,元旦快乐。

护爹狂魔小南瓜初登场。然而画风似乎一不小心有点逗比……是的我才不要一开始其实就看对眼的两个人恋爱谈的这么顺心如意(你走开

所以凌院长就要被马踢啦。


前文目录:

Chapter.0

Chapter.1


-----


Chapter.2

 

住院第三天,谭宗明不得不承认自己低估了骨折高估了自己。

被石膏裹着的伤处开始泛起密密麻麻的疼,不算过分,却是挤在骨肉之间冰凉又粘腻,像是风雨都钻了进去,一阵阵的反胃,喝的水吃的饭都吐了个一干二净,要是凌远这时候来斗嘴谭宗明必输无疑。

「正常情况。」来例行检查的赵启平在病历上写写画画,「白细胞和免疫系统总喜欢在这种情况下彰显存在感,止痛药效果不会太明显,你实在难受的话……」抬头看了眼谭宗明不善的脸色,「我可以打晕你。」

看他手压在自己伤腿上,谭宗明把一句「蒙古大夫」咽了回去。

「最多一周,忍忍吧。」仿佛早就洞悉谭宗明的想法,笑嘻嘻地拍了拍他肩膀。

谭宗明叹了口气,「我可以申请一台电脑吗?」

神色里出现了明显的挣扎,「作为医生,我应该告诉你伤口愈合需要足够的休息,但是我觉得自己大概阻止不了你。」

「小赵医生对所有病人都这么实诚?」因他格外像个青少年的表情忍俊不禁。

耸肩摊手,「不,这是仅向谭总这宗不遵医嘱的麻烦鬼提供的特别服务。」

「我很荣幸。」如果现在可以站起来,谭宗明一定会向他行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回他一个相当克制的微笑,「而我会在你的晚饭里下毒。」

半秒钟的静默,紧接着谭宗明笑到肩膀都在颤抖的程度。

仍旧非常克制地丢他一个白眼,赵启平关门离开,还能听到他的笑声从门缝里溜出来。

好好一个总裁,居然脑子有病,真是可惜。

赵启平在心里向屋内的病患致以诚挚哀悼。

  

谭宗明给安迪打了电话,请他抽空去自己家一趟,把笔记本电脑和一些洗漱用具送来医院,却得到了「正在出差三天以后再说」的噩耗。凌远人还在德国,被困在医院的谭宗明感受了几秒的举目无亲之后,按了呼叫铃让护士请赵启平医生过来。

「谭总想我了吗?」靠在门框上一手环抱胸前。

抿着嘴笑,「是呀,想邀你共进晚餐。」

「一个悲伤的事实,医生从来不吃病号饭。」

「那么小赵医生几点下班?」

狐疑地皱了眉头,「你想干嘛?」

「想请你帮我跑一趟。」车钥匙和房门钥匙一起递上,谭宗明看着他,令赵启平稍显无奈地发现自己竟然拒绝不了他眼睛里的那点近乎于撒娇的讨好。

上前两步接了钥匙,「要拿什么?」

「笔记本电脑,洗漱用品,还有一些文件。」

点点头,眼珠转了一圈突然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谭总准备怎么报答我?」

「以身相许?」

赵启平把钥匙装进口袋,学他的样子抿着嘴笑。

「如此‘重’的谢礼,我可是消受不起。」重音咬得极其刻意。

谭宗明也不恼,心里认定这位看上去温文尔雅的赵医生,果真是只小狐狸。

  

开门之前,赵启平对于谭宗明的家该是什么样子进行了各种方向的假设,当然市中心地带的顶楼LOFT本身并不算出乎意料。

巨大的落地窗和线条明晰的装饰风格都在他的想象里,电子产品齐全,开放式厨房里除了咖啡机之外没有半点烟火痕迹,虽然卧室关着门,但目之所及的所有细节都证明只有谭宗明一个人出入这里,得出结论的同时赵启平才想起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在意。

又是为什么松了口气。

拨电话出去,立即接通。

「东西都在哪里?」

「你别挂了,我跟你说。」经过手机信号的分解扭曲,谭宗明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陌生,敲在耳朵里又莫名带了些轻飘飘的撩拨。

像是亲吻落在耳根。

……

赵启平,你到底在想什么。

「笔记本电脑在书房桌上,文件应该在左手第二格的抽屉里。」

依言打开抽屉,打眼一扫就看到了不少事关重大的词语,「我这算不算窃取商业机密?」

「剩下几个抽屉里还有,请随意。」轻松愉快地回了一句。

撇嘴,「谭总你真是太无聊了。」

「没关系,你很有趣。」语气里满是笑意。

赵启平愣了下,一时间难以判断谭宗明说的话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洗漱包在浴室的架子上,深蓝色的。」想了想接着说,「你顺便在书架上随便抽几本书带来吧。」

朝着占据了两面墙壁的书籍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按我喜好?」

「任君采撷。」

  

赵启平把十几本书和谭宗明需要的其他东西一起交给他,之后几天的休息时间都会消磨在他的病房里。脱了白大褂只穿着衬衫,还松开领带解了两颗扣子,如果不是他投入在书页上的目光过于专注,谭宗明很有可能心猿意马地以为他别有所图。

但是不管因为工作分散了注意力还是赵启平无意的陪伴,之后几天即便是伤口麻痒或者泛起反胃感,谭宗明都没觉得太过难熬,逐渐也能吃点东西,偶尔还会趁人不注意拄着拐杖在走廊里晃悠,直到赵启平抓他回来。

「原来做谭总的主治医生还需要负责捉迷藏?」把他从刚刚出差归来的凌远办公室里领回来的时候,赵启平竭尽全力按捺敲他脑袋的冲动。

回他一个十足十的无辜表情,「我是去探望胃病复发的老凌啊。」

「那上次呢?」赵启平告诉自己不可以在走廊里朝病患翻白眼,他是有偶像包袱的。

「进行必要的光合作用?」

赵启平决定把他丢回病房,并且不和他说话。毕竟人类比剧本还要不合逻辑,你不能用讲道理的方法摧毁一朵花。*

  

另外一个与之前别无二致的中午,吃过了午饭的赵启平在谭宗明的病房里看书,如以往那般蜷在椅子里,还变本加厉地伸直了腿搭在床沿上。谭宗明瞥一眼裤脚与短袜之间那截纤细的脚腕,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介意。

直到凌远牵着一个肉嘟嘟的小男孩出现。

「哎哟你从哪里弄来的儿子?」谭宗明笑得像发现头条的八卦记者。

挑眉,「谭总提了裤子就想不认账吗?」

「……」考虑到有小朋友在场,艰难地把脏话咽了回去。

奶声奶气地喊着「爸爸」……

朝赵启平扑了过去。

「小南瓜想爸爸啦?」接住炮弹似的撞进怀里的儿子,一口亲在他红扑扑的脸颊上。

凌远愉快地看着谭宗明努力控制之后仍旧像有短吻鳄在面前跳芭蕾舞一样的表情,扯出一抹灿烂到恶质的微笑。



tbc.


*乔治奥威尔《托尔斯泰与莎士比亚》

评论(33)
热度(404)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