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谭宗明/赵启平」饮水思源 - Chapter.6

献给 @Erzsi 写完论文的加更奖励,所以这章的一切包括肉渣都属于她,答辩过了给你写完整的肉哦(笑cry

这是谭总腿不好的最后一章。忍忍也就过去了(你等一下。

以及,我告诉你们我这个系列还有黄曲你们会嫌弃我吗(眨眼。


前文目录:

Chapter.0  Chapter.1  Chpa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


Chapter.6

 

赵启平早上出门前已经把小南瓜的换洗衣服、牙刷毛巾什么统统装进旅行包带到了医院,等曲和从日托班把小家伙接过来就不用多回一趟家了。

「累吗?」曲和拉了张椅子坐下。

瞥一眼门外已经没什么病人了,就把儿子捞起来放在腿上,「早就习惯了,就是又得麻烦你啊……」

「客气什么,我闲着也是闲着。」曲和朝小南瓜勾了勾手指,「小南瓜喜不喜欢跟小曲叔叔回家?」

用力点头以表诚意,「喜欢!」

赵启平撇了撇嘴捏他脸颊,「那爸爸和小曲叔叔你比较喜欢谁?」

「爸爸你不要吃醋嘛。」扭回身抱住赵启平的脖子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曲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啊小南瓜都不亲我,伤心啦。」

为难地看看他又看看赵启平,等自家爸爸点头才跳下他洗头过去亲了曲和一下。

「这小东西真是谁都不得罪。」赵启平点点他鼻子,从柜子里拿出旅行包递给曲和,「我给他装了两套衣服,别让他睡太晚。」

小南瓜一扬下巴,「才不会睡太晚呐!」

曲和笑得温温软软,像是罩了层雾,每每都会让赵启平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曲和,在重阴的天色里坐在对面的楼顶拉琴,乌云沉的像要砸在他肩膀上,那随着潮湿空气飘进赵启平耳朵里的琴声,也想这个人一样雾蒙蒙的,如同蓝色的深海中央。

「你可以试试给他培养出一点音乐细胞。」赵启平说道。

曲和歪头想了想,一弯嘴角,「那估计够呛。」

 

将近凌晨的时候处理了两起斗殴和一起小事故,帮那群打架的半大孩子处理完伤口已经是后半夜,赵启平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跟门口的值班护士交代一声,就带了两个医生去住院部查房,结束之后放那两个小孩去休息,赵启平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就在办公室的弹簧床与谭宗明的单人病房之间做出了选择。

单人病房都在走廊尽头,赵启平推门的那一刻床上的人就醒了。

「唔?」查房不会查到这里,谭宗明之前都睡得很好。

没开灯,借着窗外幽幽月光走带床边,「是我。」

「嗯……」揉揉眼睛朝他笑,迷糊的样子竟带了点孩子气。

赵启平坐在床边,「hello Princess,需要我吻你吗?」

「荣幸之至。」谭宗明略带沙哑的嗓音从赵启平心脏上划过去,一阵不其然的颤栗。他便俯下身找到那两片刚刚吐出诱惑话语的嘴唇,若有似无地磨蹭着。

被打扰了睡眠的人没什么耐心,揽着他后颈向下压,赵启平顺从地偏头,亲吻更深。

手捧着谭宗明的脸颊,赵启平恶意地以食指和中指夹住他耳垂,再含着他下唇,以相同的频率挤压摩挲,末了轻咬上他舌尖,笑得无辜又骄傲。

漆黑的房间里,赵启平的眼睛是目之所及的唯一光源,而这光源里是自己的轮廓。

「这是我的Morning Call?」谭宗明朝近在咫尺的人促狭地眨了眨眼睛。

亲吻他嘴角、下巴,然后在喉结上多停留了片刻,笑声和灼热的呼吸一起洒在刚刚被宠幸过的皮肤上,轻得像羽毛,「不,是我的安慰剂。」



>>车票补档请拿好<<


 

赵启平撑着颤抖的手臂爬到他身边躺下,谭宗明不知怎地想起了那天在这里睡午觉的小南瓜,便噙着抹笑拉开被子裹住两人。

「谭总很会玩嘛。」在他怀里磨牙。

手掌在他背上流连,「小赵医生满意就好。」

「并不满意呀。」眼神已有所指地向下瞄。

谭宗明屈起手指敲他额头,再捏住他下巴交换了一个亲吻,清浅缓慢,没有多少疾风骤雨的欲望,安稳又自然。

分开时赵启平笑得眉眼弯弯,「我的味道是这样啊。」

那派纯良姿态谭宗明恨不得把他掀翻在地做到地老天荒。

对他内心黑暗想法无知无觉或者视而不见的赵启平休息够了,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换上,「我要回去了。」

「不睡一会儿?」谭宗明一手撑头侧躺着看他。

扣扣子的手指还有些颤抖,「大夜班,我得去办公室守着。」而后又瞥了眼谭宗明打着石膏的伤腿,「何况现在谭总腿还不行。」

一愣,伸手拽着领带把人拉进,鼻尖抵着鼻尖咬牙切齿地放话,「赵启平你给我等着。」

笑眯眯地把他推回床上,安抚小朋友一样拍拍额头。穿上白大褂已经走到门口了才回过头,眉梢眼角趾高气昂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还不忘勾勾手指。

「诶,知道了。」



tbc.

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我了(世界再见

评论(75)
热度(30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