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交互点梗三十题 - Day 1.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谭赵」

和我家总裁 @笙歌慢 玩的游戏,规则是点一个三十题里的题目,加CP,再加一个自己的私设给对方,对方写文的同时点下一天的梗和CP,一人一天换着写了,CP都是双方认可的,然而不排除偶尔可能出现邪教。

今天总裁的题目是来自同居三十题的「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CP谭赵,加梗…是站30s赵曲水仙。设定延续我系列文。闹着玩的不是拆CP请放心食用=皿=


-----


Day 1 – 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谭赵」

 

晚饭过后,已经习惯自己大名的小卷心菜枕在谭宗明肚子上,抱着iPad看动画片,激动的时候小爪子拍过去,啪啪啪的动静格外响亮。赵启平嘴角始终带着点足以分类为嘲笑的弧度,小南瓜窝在他怀里用他的手机打游戏,再翻了一页书心想也许要买块大地毯配一个懒人沙发,这样一屋子四个人才能足够舒服的赖在一起。

谭宗明蹭了几下,脑袋就出现在他腿上。

不幸滑落的小卷心菜愤怒地扔开iPad爬上来打他,奈何战斗力不足被人一只手制住。

赵启平抬手就把儿子也扔进去凑热闹。

被砸了个够呛的谭宗明握着他脚踝一拽,赵启平就彻底失去了逃跑的先机。

总之经过五分钟的混战,赵启平的衣领被女儿的口水弄得一塌糊涂,只得把还在边笑边尖叫的小家伙夹在腋下一头钻进了浴室。

小南瓜抄起被每每丢在地上的iPad玩起了保卫萝卜。

谭宗明喘顺了气,在心里认真规划了一下是不是应该抽时间去健身房,毕竟玩不过赵启平事小连着两个小家伙也打不赢就太丢人了……

所以他真的不是故意想要看赵启平的手机,事实上至今为止他们连彼此的开机密码也不曾询问,这成了所谓「舒适距离」里一个不可说的细节,平和地度过了之前所有的时间。但距离归根结底是个难以确切度量的东西,靠近也是人类原始欲望之一。

连续三条短信出现在屏幕上,号码是一连串数字。

 

·谢谢你今天陪我。

·我不想拿这些事情来烦你,但是有的时候即便是我也撑不下去,我知道你想要安稳平静的生活,但有些东西……

·改天请你吃饭吧。

 

锁屏的情况下信息显示不全,谭宗明心里有些始终存在却被埋在土里的东西悄无声息的冒了头,一见空气便疯长蔓延,占据了所有的思维空隙,让他开始讨厌自己。

所以说再怎么努力,不安总在那里,自私也总在哪里,即便是谭宗明这样没怎么吃过亏的家伙也不能免俗。

真是栽了。

一把拎起小南瓜,双手挤着他脸颊硬生生把一个刚刚脱离婴儿肥发育出一点英俊影子的小帅哥变成了猪崽。

「谭公应以晃开哦……」(谭宗明你放开我)

理直气壮一扬下巴,「不要。」

 

赵启平只穿了条睡裤,大浴巾裹着女儿从浴室出来是看见一大一小在沙发上打得你死我活,叹口气,「赵无衣你几岁了!」

「爸爸!他……」试图据理力争。

强势决定不听,「老谭你去给她吹头发。」递上怀里的蚕宝宝。

然后他拿起手机,划开看了两眼,手机抵着下巴朝刚插上吹风机电源的谭宗明说,「明天晚上去曲和家吃饭吧?」

哦,曲和。

等等,曲和?!

 

第二天欣喜地迎接周末的他们一起睡到日上三竿,再戴着两个小家伙去答应了很久的动物园,当赵启平开始阐述人类和大猩猩的基因相似度以及牛胃的运转功能时,情绪不算高昂的谭宗明还是尽职尽责地捂住了小卷心菜的耳朵,大的那个已经习惯了,身为一个女孩子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赵启平撇嘴表示我们走着瞧咯。

天色渐暗的时候先开车回家,毕竟曲和就住在隔壁大楼。

电梯门刚开小南瓜就冲了出去,自从他够得着门铃之后,两位家长的双手算是彻底解放。

来开门的是曲和,光着脚、宽松的浅色长裤,深灰的一字领上衣看起来蓬松又柔软,和他整个人一样温和得如同四月半的春风。

他弯腰在小南瓜脸上亲了一下。

「哎呀我也要亲亲!」赵启平作势凑了上去。

谭宗明的太阳穴跳了一下。

黄志雄在厨房炖汤,曲和把他们迎进门便要帮忙,赵启平把最近格外多动的女儿塞进谭宗明怀里,洗了手卷起袖子也跟进去,「要我做什么?」

「做客?」把一瓣剥好的橙子塞进他嘴里,「你快出去吧我们俩忙得过来。」

赵启平扁扁嘴走回客厅,莫名觉得谭宗明的表情看上去有那么点咬牙切齿。

「你牙疼?」捏他脸颊。

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赵启平瞥了喂小卷心菜吃饭从头到尾连头也不曾抬过的谭宗明一眼。虽然他家这位总裁平常也不是平易近人的款,像今天这样写满了「我不高兴都别理我」还真是第一次。

而且他在针对曲和,很明显地针对曲和,明显到了也不算好脾气的黄志雄身上都升起了点点敌意。

忍无可忍的赵启平一拍桌子,「小曲哪个房间可以借我?」

「客房除了床都请随意。」接过小卷心菜戳戳脸颊,心想自己还真是给赵启平带孩子的命呀。

但他没错过黄志雄眼睛里的光闪了闪。

不怕生的小家伙朝黄志雄伸手,「哥哥抱抱……」

揽她入怀时温柔却惶恐的眼神,让看在眼里的曲和心软又心疼。


赵启平揪着谭宗明衣领把人拽进客房,甩门再把他按在墙上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说吧。」

扭开头不说话。

「老谭你知道你闹别扭的表情和你儿子一模一样吗?」忍笑。

终究泄气似的夸了肩膀,转回头来的眼睛里是不曾掩饰的心慌,「你喜欢曲和吗?」

幸好赵医生是个相当聪明的家伙,才在条件反射想逗他之前嗅到了些许异样,攥着他领口的手又收紧了点,语带怒意,「你什么意思?」

「我看到了你的短信。」眼神闪烁,「我不是故意的,屏幕自己亮起来……」

一愣,「什么短信?」

「昨天晚上。」

完成了逻辑推理的赵启平险些笑出声,摇摇头松了手,「你以为是曲和?」

不好的预感陡升。

赵启平低头把手机解锁,按了几下朝他递过来,「伸手。」屏幕上是新添加一个指纹解锁的界面。

谭宗明像是还没成功读取当下状况。

攥着他的右手拇指按在Home键上,一抬一落看着那红色的纹路一点点补全,「你想这些有的没的之前能不能告诉我?那个短信是医院里的小姑娘发来的,是的他喜欢我但是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想你该知道,来曲和家吃饭的事情一个礼拜之前就约好,所以都是碰巧。还有手机解锁密码是0811,赵无衣那个小笨蛋的生日。」

谭宗明像是松了口气,空着的一手揽住他腰,下巴抵在肩胛上磨蹭几下,「不好意思啊,这都是大人的骄傲。」

一个白眼丢过去,「谭总吃醋的方式挺别致啊。」

尴尬地咳了一声,「我手机没有密码。」

不准备让他就这么转移话题,咬着他耳朵笑嘻嘻地说「放心我不会告诉曲和的。」

才怪。又在心里补了一句。

 

从客房出去的两个人显然已经解决了问题,虽然有仇必报的小赵医生并不准备这么简单地放过他。所以蹲在两个小家伙身边,指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谭宗明,「快,你们快去嘲笑他!」

「为什么?」小南瓜一头雾水。

「不管快去!」

谭宗明觉得有点心类,「敢问小赵医生几岁了?」

「谭总几岁我几岁。」

曲和一手撑头,朝黄志雄笑了笑,「别理他们,这属于情趣。」

耸肩不置可否,拈起蛋糕上的樱桃塞进曲和嘴里。


-----


点梗 @笙歌慢 

告白30题  -「互指对方的枪口」

CP 楼诚

加梗「就是不说喜欢你」

评论(25)
热度(212)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