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交互点梗三十题–Day 4.斯尔摩德症候群【凌李】

第四天,我們終於跳脫了傻白甜的畫風◉‿◉

笙歌慢:

今天的题目是监禁三十题里的斯尔摩德症候群,CP凌李,加梗是再随意出现另外一对衍生CP
【我觉得自己今天这篇画风略(很)不正常,ooc有,治疗方法是我瞎编的,你们可以打我,但不可以打我的脸(我还要吃饭)】







    赵启平举着针管,最后一次向凌远确认:


    “你真的要这么做?”


    他的声音闷闷的从口罩里传出来,与寂静病房的墙壁碰撞,再飘进凌远的耳朵里。


    凌远抬起头来,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视线移到病床上的李熏然身上,声音是少有的颤抖:“动手。”


    “好。”赵启平点头。


    针头扎进手臂,冰凉的液体被推进血管,李熏然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又陷入沉睡。


    凌远上前抱起他,低声冲赵启平说了句:“谢谢。”


    “……希望你成功。”启平眨眨酸涩的双眼。


    出了病房门,一直靠在墙壁上的谭宗明迎了上来:“都安排好了。”


    “安全吗?”


    “绝对安全。”


    凌远又对他道了谢。


    谭宗明没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拍一拍凌远的肩,把一串钥匙交给了他。


    赵启平走出来,倚在病房门口。


    凌远抱着人走远。赵启平无力地唤谭宗明:


    “老谭。”


    “没事的,没事的。”谭宗明走过去揽住他的肩,“都会好的。”









    第一步,恐惧。


    李熏然是在断断续续的呼唤声中醒来的。那个声音很低沉,熟悉又陌生,一会在耳边,一会又在远处。


    “熏然……睁开眼……”


    “我在你面前……抬头……看看我……”


    “熏然……熏然……”


    艰难的抬起脑袋,凌远的脸部轮廓渐渐清晰起来。


    李熏然想要抬手扯一扯他的袖子,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绑了起来。


    “凌远……凌远?!你这是做什么?”


    凌远手上握着一把手术刀坐在李熏然面前,地下室唯一的一扇小窗户里漏下来的光就撒在他身上,带着手术刀闪着阴冷的光芒。


    他原本是笑着的,嘴角勾起一点点弧度,是李熏然原先最喜欢的样子。可听到李熏然的话后,凌远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凶狠起来。


    “你叫我凌远?熏然……你再叫我一次……”凌远起身大跨一步,一手撑在绑着李熏然椅子的扶手上,另一只手拿着刀准确无误地抵上他的颈动脉。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


    李熏然痛苦的闭上眼睛。


    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这样相似的场景,自从鲜花食人魔案后就夜夜出现在他的梦里。


    “熏然……”冰冷的刀面从颈部一路上移到下巴、脸颊,“叫我远哥……”


    李熏然声音颤抖:“凌远……”


    “闭嘴!”凌远突然直起身子吼他,“你变了!李熏然,你变了!”


    “自从绑架后被解救回来,你就开始和我疏远!你给那个谢晗说情!你为他去劝薄靳言!你帮他作证!李熏然……”


    凌远突然狰狞地笑,“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熏然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不由自主地想要帮谢晗洗脱嫌疑,他只知道自己同情谢晗可怜谢晗,甚至想要保护谢晗;他觉得谢晗需要关心甚于凌远……


    他觉得……谢晗的重要性已经快要超过凌远。


    李熏然不说话,凌远的刀又贴上他的脸。


    “你是不是要离开我?李熏然,你休想!就是死,你也得死在我手上,死在我怀里……”


    说着,凌远的吻毫无章法地落在李熏然的额头,眼角,脸颊,最后是嘴唇。


    原本是恋人间亲昵的举动,如今李熏然却觉得抗拒。


    “你已经做好了离开的打算是不是?熏然……”凌远的话磨碎在二人纠缠的唇齿间。


    李熏然忍无可忍,狠狠地咬下去。


    凌远狼狈的偏过头,吐出一口混着血丝的唾沫。


    他的脸上浮起一个李熏然从未见过的,令人心惊的微笑。


    “熏然,既然如此,咱们不如一起死在这里。”


    李熏然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







    第二步,害怕。


    还未等李熏然说些什么,凌远又改变了主意。


    “不了,和你一起死在这里多不值啊……”他转身朝不远处的架子走去,那里摆着一排的手术器械。


    凌远又挑了另外一把更加锋利的刀。


    “这样吧熏然,不如我把你吃了吧?”


    “什么?”李熏然瞪大了眼睛。


    “我用刀,把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然后吃了它们,这样,我们就真正成为一体了。”


    凌远一步步逼近李熏然。


    “不……不……”李熏然摇头,眼眶里迅速蓄起一层泪。


    “你放心,我的刀工很好的,不会很疼……我还带了麻醉药,这样,你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和我融为一体了……”


    “凌远……凌远……这不是真的你……这不是……你不是这样的……”


    “我当然不是!”凌远愤怒地用刀指着李熏然,“是你逼我的!李熏然!是你逼我的!”


    李熏然拼命摇头,剧烈地挣扎起来,粗糙的绳子在手上留下红痕。


    凌远连忙冲上前:“你别乱动!”说罢,又觉得自己仿佛暴露了什么。


    李熏然盯着他。


    “我要得是完整的你,你要是再乱动,让自己受伤,我就只能选择别的更残忍的法子来折磨你了。”


    李熏然不说话,继续挣扎。


    凌远一把捏住他的下巴,一条腿跪上来压住他的膝盖:


    “李熏然!我要么要一个毫发无损的你,要么,就要一个遍体鳞伤的你,你自己看着办!”


    恶狠狠地对视。


    李熏然咬着牙,就是不肯屈服。


    凌远动动嘴角,手术刀戳上李熏然的心脏位置。


    “就从这里开始吧……我要看看,你到底有着多狠的一颗心……”


    两行泪水从李熏然眼里落下来。


    “不……”










    第三步,同情。


    刀尖将要穿透胸膛的最后一刹那,凌远松了手。


    手术刀掉落下去,发出清脆的声响。凌远颓然地滑坐到地上。


    他拽着李熏然的裤腿,声音里满是痛苦。


    “熏然……对不起……对不起……”


    “我没法做到……我没有办法下手……”


    “我怎么舍得伤害你……”


    凌远懊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这是李熏然认识他以来,为数不多的看他落泪的时候。


    脑子里开始不停的闪过各种画面,一会是凌远和自己生活的点滴日常,一会是被谢晗囚禁在地下室的画面……


    最后是面前这个跪坐在地上的凌远。


    李熏然想,怎么能,怎么会为了伤害自己的人,而抛弃爱自己的人呢?


    “老凌。”


    凌远呆住。


    “老凌。远哥。”


    你终于回来了。


    凌远起身,手忙脚乱地给李熏然解开绳子,想给他揉揉手腕,又想问他冷不冷。


    最后还是李熏然先抱住他。


    “熏然……熏然……”


    我差点失去的人。


    第四步,帮助,屈服。









    “他这是斯尔摩德综合症,只能通过心理治疗的手段慢慢治愈。”


    “你可以考虑用以毒攻毒的方法,不过我怕他受不住,更怕你受不住。”


    凌远看了看李熏然给他留下的“帮我”的信号,点点头:


    “我们都受得住。”







【电脑不在手边的我假装能艾特到我家甜心】@夏小舞


点梗:同居三十题之双方的枕头战


CP:凌李


加梗:在任意一方的父母家中

评论
热度(157)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