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荣石/方孟韦」歌舞升平 -2

大家情人节快乐呀❤

久等之后的第二章,老谭比荣石还早出场。

所以其实是小方先开始暗恋的你们知道吗!(此处应有方毛气歪的脸


前篇:

[1]


-----


2.第一口蛋糕的滋味

 

- 宗明哥!宗明哥我跟你说!

- 孟韦?

- 我见到他了!

- 啊?……啊。

听着那边雀跃兴奋又紧张,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从手机那边一路跳进耳朵里,该来的果然躲不掉。谭宗明搅了搅手里的蔬菜粥,用嘴唇试了下温度才把大小正好地一口喂给小卷心菜,吃完了半碗之后还是放下碗去到厨房一把抱住正忙着压南瓜泥的赵启平,头埋在他颈侧还磨蹭了两下。

「赵启平我跟你讲,如果将来有一个面相很显老的家伙要来打死我,你可千万要救我呀。」

「……老谭你又吃错药了?」

「跟你说正事呢!」

「好好好,我救你。」扭头在他耳朵边亲了下,嘴角那点笑就再也未曾隐去。

 

方孟韦穿着侍应生统一的白衬衫黑马甲,头发用发胶整齐地梳向脑后,一手举着放了几块小蛋糕的托盘穿梭在人群之中,挺拔修长的身形在一片伏在地面的奢靡里像小白杨一样醒目,少年气还未全脱的透静气质更显出众。

谭宗明时不时回头注意一下方孟韦的情况,还是想不太明白方步亭大教授为什么会把一个小少爷养成了这种热衷于勤工俭学的模样。当年还在上高中的方孟韦每年来纽约过暑假都会到他公司里打工,跑前跑后成了半个小秘书,现在都已经回国念大学了还要来他的晚宴帮忙,真不知道是方步亭方孟敖信任他,还是心宽得难以想象。

不过小家伙煮咖啡的手艺真是一绝。

谭宗明一口喝完了手里的香槟,想起某个声称不干预他工作正抱着孩子在家睡觉的混蛋,胃和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都跳了一下。

而无论是当年复印资料泡咖啡还是如今端着托盘四处穿梭,方孟韦都算乐在其中,毕竟学校生活不如人有趣,谭宗明身边环绕的豺狼虎豹尤其好笑,假笑逢迎虚与委蛇,嘴角眼尾藏的都是算计。

难怪谭宗明老得特别快。

乱七八糟地想着,按个打量那些宾客华丽衣衫价值几许,又有谁没藏好租赁店的商标,下一瞬间就撞进了一双眼。

方孟韦觉得窘迫,那双眼的主人必然看出了他所做所想,还悠哉地踱步到自己身侧,手里的红酒杯里血色液体摇摇晃晃。

他站定的时候,方孟韦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淘气。」他把酒杯贴在唇边,眉眼带笑。剪裁合体的三件套西装,衬衫领扣是两颗光泽蕴藉的赤红色宝石,细细看来比方孟韦还高了些许的身形朝他倾来,连肘部腰部的皱褶都是精打细算的恰好。

捻起方孟韦托盘上的小蛋糕咬了一口,正待说什么的时候灯光尽暗,只剩他的眼睛,和领扣的宝石闪过一抹细碎却耀眼的光。

「有请荣石先生。」远处的声音说。

眼前的人遗憾似的耸肩撇嘴,把指尖捻着的半块蛋糕松进方孟韦嘴里,「下次再见啊,小家伙。」

奶油的香甜在齿颊之间散开,那冰凉的指尖压在嘴唇的触觉,让看着他背影进入人群里的方孟韦,烧起了耳朵尖。

 

后来谭宗明怎么也找不到方孟韦人影,转了一圈才在走廊拐角把他拎出来,从耳朵尖到脖子红得就像蛋糕上的樱桃。

他脸埋在膝盖里,说宗明哥我该怎么办呀。

能怎么办?打死荣石还来得及吗?

 

方孟韦刚进教室就看见了荣石,坐在教室中间偏后的位置,笑眯眯地朝他招了招手。方孟韦低头藏住了半个笑容,朝他走过去的时候在心里对谭宗明反复说着抱歉。

对不起呀宗明哥,就算你不愿意我见他,就算我哥将来发现了会活生生打死你,我还是喜欢他;他不喜欢小朋友,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小朋友了呀。

他坐在荣石身边,微微一笑。

「下、下午好。」说完话的荣石懊恼似的咬了咬舌尖。

方孟韦一手撑着脸颊看他,决定还是不要问他为什么学期过半才选了这门课,也不要问他为什么跟自己说话就结巴。

他记忆中的那个荣石一举一动都毫无偏差,反反复复出现在他梦境中的总有那两颗暗色宝石的领扣,现如今坐在他身边的荣石置身于下午的阳光里,连视线都融进了浅黄色的阳光里,暖暖的,勾起了三份倦意。

上课十分钟,荣石哭笑不得地看着已经睡着的方孟韦。

从他身下抽过笔记本,方孟韦的字迹和他的人一样俊秀挺拔,一笔一划一丝不苟,相比之下荣石的字就张扬了很多,直线本的格子根本不能束缚,不过那支钢笔的手感倒是出乎意料,帮他抄了不少笔记的荣石旋上笔盖仔细打量,笔杆上一个「方」字,像是谁的手书。

身边人还是无知无觉枕着自己手臂睡的正香,一道阳光正照在他眼睛上,荣石便以手遮挡,截断了那一点扰了方孟韦清梦的光。

却不知这梦里,绵绵密密的,全是自己。

 

方孟韦无比精确地在下课前五分钟睁开了眼睛,荣石把写满了字的笔记本推回,挑了一边眉毛看着他。

不好意思地做个鬼脸,「我请你吃晚饭好啦。」说话的时候把笔记本合起握在手里,低头收拾东西的时候觉得耳根有些烫,嘴角又忍不住想要向上。

「你想吃什么?」荣石问。

一愣,「不是我请你吗?」

看他睁圆了的眼睛,只是笑。

「那我请你吃校门口那家意面,你给我买街拐角的奶油小方。」教授宣布下课的同一秒方孟韦拽着荣石就走,握在他小臂的手出了教学楼,才状似无意地松开,藏在身后五指张开再握成拳,想要把那点皮肤的触感和温度留住,这边脸上仍是笑着,透亮又明媚让荣石根本无法拒绝。

他抿嘴扯出个笑,「那你还要带我去,我不认识路啊。」

方孟韦一愣。

犯规,这是撒娇。



tbc.

评论(26)
热度(158)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