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谭宗明/赵启平」饮水思源 - 番外1.眼镜、手铐皆与童话故事无关

谭赵度假番外兼迟到的情人节贺文。番外仅沿用设定但并无情节相关。

我会告诉你机场那段是我人生真实发生过的故事?【因为连接处是手铐的抹胸被强制要求开箱,同行基友险些想把我扔在机场。

虽然是迟到的情人节贺文但我必须要向我家总裁 @笙歌慢 告白!认识你绝对是我进圈以来最最最最最开心的事情,情话技能不如你,但是我就是cho~~~~爱你!(比哈特


-----


1.

行李箱在传送带上缓缓移动,突然警报声骤起。

柜台上的人一手按住了他们的护照机票,警觉地回头。

鸭舌帽黑框眼镜的赵启平回头看谭宗明,丢出一个「你又夹了什么天理不容私货在行李箱里」的疑惑眼神。

谭宗明满脸满脸无辜诚恳度满格。

「这是哪位的箱子?」负责案件的工作人员指了下刚从机器里出来的明黄色箱子。

谭宗明静静地看着赵启平。

「呃……我的。」胳膊肘拐他一下。

齐刘海的女孩子看看屏幕再看看赵启平,再开口时神情怎么看都有点尴尬,「请……请您进来一下。」

等到赵启平从柜台旁边绕过来,女孩才指了指屏幕,「那个……您箱子里有手铐吗?」

谭宗明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感激自己耳朵而眼睛一样尖,因为赵启平红透了的耳朵尖,而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风景。

「呃……有……」艰涩开口。

看上去年纪真的不大的女孩躲开他的视线,轻咳一声努力做出公事公办的样子,「那个,需要您开一下行李箱。」

谭宗明已经快要笑出声了。

赵启平在女孩因为他心虚而显得愈发凌厉的视线下从箱子边沿摸出了一副内侧镶嵌皮革,连接处还有几颗碎钻,显然做其他功用的手铐。

「您……为什么要带、咳,带这个?」已经不敢抬头看他了。

趴在柜台上的谭宗明决定在赵启平和那个女孩相继自燃之前伸出援手落井下石,「里面还有很多非金属的工具,小姑娘你理解一下他这是职业需要呀。」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足够让后面排队的人集体后退三步。

赵启平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

这个人拿的是美国护照,他天生就是傻。

 

2.

过了安检找家咖啡厅消磨时间的谭宗明笑眯眯的搂上了赵启平肩膀,「所以你是什么时候把它偷出来塞进去的?」

「……」

「如果你喜欢我还有其他类型的哟,豹纹的怎么样?」

「……」

「其实当地也能买,不然我们……」

转过身来的赵启平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温柔的声线让人如沐春风眼睛里却是三尺寒凉,「谭总,要试试骨科医生卸人胳膊的精准度吗?」

一杯咖啡推到面前,两份奶不加糖,温度正好。

赵启平端起来喝了一口,嘴角抖了抖,还是翘出了个微笑的弧度。

 

3.

降落在法兰克福机场之后谭宗明去提车,上了高速到酒店还有几个小时,虽然追着太阳飞了十几个小时的德国还是下午,生物钟已经到了后半夜的赵启平系好安全带就打了好几个呵欠。

「你可以先睡一会儿,高速公路反正不限速,我睡着了也会记得踩油门的。」谭宗明空出手拨了一下他帽檐。

也不管人正在开车,探身过去就一口咬在肩膀上。

提神醒脑。

赵启平还是睡着了,谭宗明在左侧扯到保持160左右的车速,天色渐黑对象的车道闪耀如同星河,副驾驶的人滑下去了不少,缩着肩膀帽檐挡住了仅有的一点点光,像只不安又恣意的小动物。

把两个小家伙丢给曲和之后一身轻松,谭宗明意味不明地挑了挑嘴角,哎呀这种感觉就像度蜜月一样。

如果不用每天算着时差给两只团子打电话。

 

4.

谭宗明把车开到酒店停车场赵启平才醒过来,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帮他把行李从车上搬下去,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吻上谭宗明舌头伸进去飞快地转一圈,赶在他来得及反应之前退出,「早安呀谭先生。」

狐狸一样的家伙跑得太快,谭先生甚至来不及抓住他。

谭宗明咬了咬牙,决定今天晚上如果不是要倒时差,一定不会放过他。

洗澡出来的谭宗明看见先他一步洗完的赵启平裹着酒店的白色浴袍,盘腿坐在沙发上抱了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黑框眼镜从鼻梁下滑下些许,像个为作业发愁的高中生,又充满了蓄意。

谭宗明走过去,瞥了眼屏幕上意义不大的视频网站,「小赵医生很忙?」

「这取决于谭总的时间呀。」电脑放到一边,也不推正眼镜,就这么看着他。

走过去双手撑在椅背上,弯腰凑近。

趾高气昂地扬起下巴等待亲吻。

还没来得及辗转就被铐住了双手。

谭宗明坏笑着表示物尽其用。

「谭总上辈子啊,不是捕快就是贼。」被扔上床的时候,赵启平梗着脖子咬他。

亲吻一点点向下,谭宗明对着肚脐一扯嘴角,「我不介意,你是另一边就好。」

 

5.

在维尔茨堡的第一夜,赵启平喝醉了。

葡萄酒总是容易让人掉以轻心,酒窖里昏暗的灯光,长桌带着原木拼贴的条纹,高脚杯和酒都冰冰凉凉,更让人意识到脸颊和手心的灼烫。

谭宗明看着他喝酒的眼睛在发光,让他想要过去抱住他,好好蹭两下。

这么想着,便去了。

依稀听着他向人解释我爱人之类之类的话,接着他搀扶跌跌撞撞地走回了人类世界,还不忘叮咛他多带两瓶酒回去,Silvaner不算太甜却足够清冽的口感格外讨他欢心,他还要喝很多很多。

「好好好,醉猫。」谭宗明的声音在耳边,比平常低了些许,裹挟着呼吸,勾引着赵启平不顾他们还站在主教宫的广场,便吻了上去。

 

6.

他们在班贝格住了很多天,每天选一小块区域用脚走遍,心情好的时候就在窗台边迎着日出或者日落做爱,从窗口朝下看是边缘光滑的石板路,偶尔有人牵着狗走过的时候赵启平便会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就好像他细碎的呻吟总会被风吹去。

某个懒洋洋的晚上,他拖着谭宗明出去,卷进一下小小的咖啡馆电影院里,七欧元一张票加一杯咖啡,两个人握在一个沙发里看节奏缓慢的电影被老旧的银幕镀上了多一层的时光痕迹,泛黄又带着灰尘的味道。

谭宗明枕在他肩膀上。

赵启平的手指挪啊挪,找到了他的手指勾上。

咖啡有点凉。

 

7.

在罗腾堡的时候两个人干脆都去尝试了一下变装,中世纪守夜人的长披风穿在他们身上倒也没有多么怪异,只除了谭宗明领扣系紧脖子就不太明显,让另外一位扔了武器和提灯,笑得几乎在草地上打起滚来。

在圣诞商店里解放自我的谭宗明若不是有赵启平阻拦,险些把整柜子的胡桃夹子包下来。

「别告诉我这是我儿子对你的嘱托。」抱了最大一个的赵启平眉毛都拧了起来。

正在结账的谭宗明闻言抬头,犹豫了一下,「不,是凌远。」

人不可貌相啊师哥。

后来赵启平站在店门口,拥抱着一人高的胡桃夹子拍了照。

照片里的他笑得灿烂又满足。

 

8.

从麦琴根到慕尼黑的那段路是赵启平开车。

本来大部分都是高速公路,不甘寂寞的赵启平偏要在某个出口开下去,凭直觉开到了不知名小镇,还买了面包牛奶当午餐,吃的时候坐在河边和一群老奶奶看鸭子。

赵启平长相显小,就算不会说德语还是逗得奶奶们笑得欢天喜地。

谭宗明在一边摆着面包喂鸭子,不知为何兴起了点骄傲的情绪。

等到跟奶奶们聊完的人从背后抱住他,才塞了一口面包过去。

再后来在一个急转弯加红灯的双重打击下,心理准备不足的谭宗明险些被甩出去,拍了拍背安全带勒痛的胸口,扭头看同样惊魂未定的人,「赵医生需要帮我检查一下肋骨吗?」

「抽一根出来我倒是乐意效劳。」

「已经有你了,给我留着吧。」

侧头亲他,却还是打定了主意自此剥夺他驾驶的权力。

 

9.

旅行的最后一站是新天鹅堡。

赵启平站在玛丽恩桥上,许久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举起相机。在谭宗明以为他就要在此地化为雕塑的时候才回过头来,「我可以嘲笑你吗?」

尴尬地咳嗽两声,摘下它的眼镜自己戴上。

从维尔茨堡到菲森,中途走了很多不同的目的地,却是浪漫之路的起点与重点。

走在多路,总会来到童话生长的地方。

白色的城堡在湛蓝天色下遥远得毫无实感,像日光灼灼里如镜水面上时刻将要振翅的天鹅。

赵启平的手覆在谭宗明握着铁索的手上,「老谭呀……」

「嗯?」全力藏住声音里的期待。

「就不告诉你。」



end.

评论(38)
热度(275)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