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谭宗明/赵启平」饮水思源 - Chapter.11

赵家的家规就是:谁捡来的,谁负责。

小卷心菜正式上线啦!


前文目录:

Chapter.0  Chapter.1  Chpa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Chapter.10


-----


Chapter.11

 

谭宗明赶到幼儿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转暗了,他公司里的事情还没结束,但是赵启平手术正做到一半,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小南瓜一个人留在外面。所以原本的计划是带上他和被赵启平明令禁止的晚餐一起带回公司。

然而所有的计划都在看到小南瓜的那一刻搁浅。

不管是不是因为并不值得回忆的童年经历,在没有赵启平在身边的情况下,赵无衣相比其他的孩子总是懂事很多,此时此刻安静地站在幼儿园门口,身边是陪他等着的老师,手里还圈着一个脸颊脏兮兮,靠着他搀扶才勉强站住的小孩。

……最后一项什么情况。

谭宗明控制了一下面部表情下车,老师如蒙大赦地朝他笑着,「谭先生您来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心不在焉地答了医生,蹲下扶着小南瓜肩膀,「这是?」

小家伙扎着高低不同的两个羊角辫,眼尾略微下垂的眼睛大得不像话,他把棒棒糖从嘴里掏出来伸到谭宗明眼前,「给你!」

「老谭……」像是早就忍耐了许久,小南瓜的眼泪断线似的落,哭到上气不接下气居然不忘先开了车门后座,帮着小家伙手脚并用地爬上座椅,留下身后状况外的谭宗明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看小家伙坐好才抹了一把眼泪转回来,一把抱住谭宗明的脖子哭得肝肠寸断。

抱着他站起来,一手在背后轻拍帮他顺气,「她是哪里来的?」

「不……不知道,老师说是被人扔在门口的……」

谭宗明叹口气,猜对了。

「老谭……」手上又用了几分力气抱得死紧。

五岁多的孩子没有多大力气,谭宗明却觉得喉头发紧呼吸困难,他明白小南瓜想起了什么,又在试图竭力避免什么,「我们先带她回家。」

小南瓜还是哭,却放心似的把头枕在了他肩膀上,偷偷用他昂贵的西装抹了鼻涕。

心知肚明的谭宗明只是苦笑,开了后座另一边车门把更小的家伙放进安全座椅,又拽过安全带帮小南瓜扣好才坐到驾驶座,开车前还是不放心地从后视镜瞥了一眼。只看见小南瓜歪着身子握住了那小女孩一只手,眼泪还没干却笑着对他说「不怕,不怕,哥哥带你回家啦。」

 

赵启平接了谭宗明一个电话,只说家里有个说不清楚是惊喜还是惊吓在等他,开了门才明白跟他一样总不喜欢把话说明白的谭总到底什么意思。

已经被谭宗明洗干净换了小南瓜小时候衣服的小女孩正坐在谭宗明腿上享受着天价的电吹风服务,咬着吸管喝牛奶的儿子一见他,着急地险些摔了玻璃杯,站起来手足无措,眼睛里蓄起了一包眼泪。

朝谭宗明丢了个询问的眼神。

嘴里还叼着橡皮筋的谭宗明朝小南瓜使了使眼色。

赵启平心想我刚做完手术你们一大一小能不能不要考验我?自觉HP已经在闪着红光的赵启平坐在沙发上又拍了拍腿,小南瓜就自觉地爬了上来,「爸爸……」

「她是谁?」出于安全考量把玻璃杯朝里推了推,才捏上他脸颊。

于是早就憋不住的小南瓜把小家伙怎么出现在幼儿园门口,又怎样不哭不闹地说出「妈妈说我只要乖就会有叔叔阿姨带我回家」,自己又是怎么用一根棒棒糖哄出了一声哥哥,是为什么想要带他回家。间或抽抽噎噎地摸两把眼泪,那边的谭宗明已经吹干了头发扎好辫子,心灵手巧的程度几乎让分神瞥了一眼的赵启平咋舌。

「赵无衣。」

一听被叫大名当即从赵启平膝盖上跳下来立正站好。

不明所以的小家伙也晃晃悠悠地走到他旁边,眨着一双大眼睛站定不动。

小南瓜牵住她的手,「爸爸……可不可以留下他?」

赵启平和谭宗明交换了一个为难的视线,收养一个无论在程序法律层面还是现实层面都耗尽了他心里,再来一个真的是能力范围之外,但现在眼看着小南瓜已经把当年的情绪投射到小姑娘身上,这丫头又真的惹人喜爱……

仿佛感知到他的犹豫,小南瓜本就没干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勾得赵启平想起上一次他哭得这么凶,还是孤儿院的人要带他离开医院那天。

姑娘见身边的小哥哥哭了,虽然不明所以也哇呜医生哭了起来。

赵启平头更疼了。

比他早一点跟小姑娘建立感情的谭宗明蹲下身,从后面把她搂进自己怀里,还不忘亲亲头顶安抚,空出一只手拉了拉小南瓜,食指竖在嘴唇前。

小南瓜接过赵启平递来的手帕擦眼泪,还是哽咽。倒是小姑娘眼泪来得快去得快,仰头揪着谭宗明耳垂咯咯笑了起来。

「小丫头,想不想留下和小哥哥一起?」谭宗明手指绕着自己刚刚扎好的小辫子,得意似的语气。

小姑娘用力点头,朝小南瓜伸开了手臂。

谭宗明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赵启平,眼里是清风明月、竹影花音,「如果你担心的是我以为的问题……那我来收养她吧,美国国籍在这类手续上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

赵启平愣住了。

笑得无奈,「心软的不止你啊。」

这真的是意料之外,「老谭你真是……」第一次,不是他不想说,而是根本找不到恰当词汇。那个意气风发招人艳羡的男人袖口卷到手肘,抱着一个肉团子一样的小丫头,旁边是哭成了花猫的小南瓜,嘴角的弧度眼角的纹路乃至于溜出了发胶禁锢的几绺头发正巧挡住的眸光,都在这个瞬间补全了赵启平关于未来的想象。

那个想象听起来风清云静,光芒万丈。

赵启平也跟着蹲在地上,拉住小南瓜的手,「赵无衣。」

用力吸了一下鼻子,「是!」

忍着笑,抽出纸巾捏住他鼻子,「擤一下。」

照做。

再抽一张,「再一次。」

看上去又要哭了。

赵启平点他额头,「赵无衣,我现在告诉你,我们赵家的家规是谁捡来谁负责,所以你现在可以给妹妹起名字了。」

睁圆了眼睛反应半天,才意识到爸爸答应了多么至关重要的事情,高兴地一把扑上去在他脸颊上连亲一口,让赵启平心里对于自己的先见之明更加骄傲。

「可以叫他小卷心菜吗!」

……谭宗明眉毛一挑,「连个荤菜都没有?」

赵启平踹他,「总不能叫羊肉卷吧?」

「这个不错。」

「老谭你看门在那边,麻溜的。」

 

一起去办手续那天,谭宗明仿佛考虑了很久,面色凝重地对着赵启平说,「小卷心菜还是跟你姓吧。」

那一刻阳光从谭宗明那一侧的车窗里照进来,总有些耀眼。后座两个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声音如同蝉鸣,没来由地让人想起了某个久远而粘滞的夏天,路和离人的背影都被拉得很长很远。

赵启平给她取的名字,叫赵不疑。



tbc.

评论(51)
热度(310)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