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交互点梗三十题——Day 10.猎人与狮子【凌李】

这个点梗默默地被总裁遗忘了许久……

以及你们做好准备迎接一个肚子黑的凌院长了吗?【不要随便剧透呀


笙歌慢:

【今天的梗是来自于动物三十题里的猎人与狮子,CP凌李,加梗是凌远的内心独白】

【坑太多不知道填哪个好,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小舞今天想看啥我就写啥😂】

Warning:涉及我凌李系列文的剧透!慎看!

    森林里的雾气被清晨第一缕阳光划破的时候,小狮子抖着沾满露水的毛发自丛林深处钻了出来,懒懒地张大嘴打了个哈欠。

    风过,鸟鸣,草木气息浓郁。

    隐藏在树后的猎人举起了枪。



    李熏然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病床边拄着半边脸打瞌睡的凌远。

    李熏然尝试着动了动身子,病床一震,凌远就醒了过来,睡眼朦胧地摆了几下头。

    “嗯……李警官你醒了?”

    他的脸上还有着因为被压时间过长而出现的红印,显得一边脸瘪一边脸圆。

    李熏然没忍住乐出声来,眼角笑纹深深。

    “凌院长怎么不回去睡?”

    “你的情况,需要有人时时刻刻看着。”凌远揉了揉脸,站起身来,脚步一挪为他挡住了窗户透进来的光。

    李熏然抿唇。

    “那我多久才能出院啊?”

    凌远挑眉。

    “我……着急队里的工作……”

    抬手掏出白大褂口袋里的笔,夹在两指间转了两圈,笔尾一指李熏然脑门,凌远表情严肃:

    “你在地下室待了那么久,身体受伤严重,哪有那么快就痊愈。老实待着。”



    小狮子“嗷呜”一声,低头舔了舔自己的前爪。

    猎人稍稍歪头,闭上了一只眼睛。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李熏然的恢复训练,简瑶搀着他一只手在走廊慢慢地走,不时说笑两句。凌远停下手上关门的动作,抬起下巴放远了视线去看那人。

    年轻干净的像个从未涉世的孩子。

    李睿在旁边撞了一把凌远。

    “哎,看什么呢?”

    凌院长嘴角噙着笑,目光深邃。

    李睿来了兴致,探着脑袋往凌远眼神方向望。

    “哦~我当是谁。听说凌院长最近二十四小时都待在医院啊。”

    “爱岗敬业,人人有责。”凌远面上一本正经,内心却满是欣喜。

    我的小狮子,我的然然。





    小狮子理完了毛发,迈着四肢往猎人的方向走去,阳光在它的周身晕开一圈暖暖的光。

    猎人拉开了枪栓。



    李父李母提着鸡汤轻手轻脚推开病房门,李熏然正在睡觉,凌远坐在一旁,委委屈屈地缩着身子伏在床头的小桌子上写着什么。

    脚步声不重,凌远还是警觉地听见了。

    一见是两位老人家,凌远连忙站了起来,却还是不忘搬起凳子好避免发出声音吵醒李熏然。

    李妈妈刚要说话,凌远立刻反射性地比了个“嘘”的手势。看见李爸爸脸上晦暗不明的表情时,凌远才意识到了不妥。

    “叔叔阿姨,你们来了。”尴尬地放下手。

    李熏然哼了一声,伸出手抓住凌远衣角。

    “吵……”

    凌远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轻声道:

    “是叔叔阿姨来了。”

    所以即使你觉得吵我也不能像平常那样把人赶出去。




    小狮子突然发现了什么,眯着眼睛一摆头,顺势躺倒在草地上滚了一圈再爬起来。

    猎人的枪口跟着转了个方向。




    谁都没有想到李熏然还被催眠了。

    所以当他将枪口对准自己的肩膀,毫不留情地扣动扳机时,凌远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李熏然……

    李熏然!

    凌远徒劳地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院长!院长!”

    再回神的时候,凌远发现自己正握着手术刀,面前躺着的是浑身血污的李熏然。

    监测仪“嘀嘀”作响。

    凌远额上的汗拼命往外冒,吓得助手给他擦了一次又一次的汗。

    手抖地拿不住刀。

    熏染,李熏然,我要怎么办……李熏然……李熏然……

    “换医生……快换医生!”凌远有些失控地喊起来。

    后退着靠在墙上,凌远眼睛都不敢眨,盯着手术台旁的医生护士,生怕出现一点差错。

    理智冷静,不带感情。

    做不到。





    小狮子歪了歪脑袋,前爪一跪,脑袋趴在前腿上,呼呼大睡起来。

    猎人收了枪,倚在书上闭上了眼睛。

    他们之间只差几步的距离。





    “凌院长,谢谢您这些天对我们家然然的照顾了。”

    “应该的,对病人负责。”

    “我们接他出院了,催眠结束了,这些日子的事情他也都会忘记了。”

    “……好的。”

    “再见。”

    “一路顺风。”

    我不怕,我等你。






    后来的后来,酒宴上举着一杯白开水的凌院长递给小警官一块手绢。

    “擦擦。”

    “谢谢。”

    不客气呀,我的然然。



    小狮子悠悠醒转,伸了个懒腰。

    微风吹拂着它的绒毛。

    猎人抬手,开枪。

    你是这世界上最凶猛的丛林里的狮,最温柔的凌远的心。



假装能艾特@夏小舞甜心【来自遥远的没有WiFi的总裁的痛苦】

点梗:情趣普累地点三十题之试衣间

CP:荣方

加梗:穿貂的土豪带着我方买买买

评论(3)
热度(16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