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交互点梗三十题-Day 12.接对方回家【洪少秋×陈亦度】

给总裁卖了这种邪教我很骄傲( ̄▽ ̄)

笙歌慢:

【今天的点梗是来自同居三十题的接对方回家,cp是洪少秋×陈亦度,加梗是调戏不成反被调戏,kkw翘臀上线】


【这算邪教吗?我ooc过分了吗?】







    洪少秋赶到公司的时候,陈亦度还在和一大堆文件较劲,焦头烂额。


    刚来的小秘书没见过洪警官,敬业地将人拦在了办公室外。


    “先生您不能进去,陈总吩咐了不许人打扰。”


    “你不认识我?”洪少秋皱眉。


    “不认识。”


    硬拳头打在了软棉花上,洪少秋耸耸肩,认命地坐到门外的沙发上开始等人。


    小秘书垂手站在一边,面无表情。


    半小时的沉默过后,洪少秋一条腿架到另一条腿上,往后一仰靠在沙发背上,目光移到小秘书身上。


    小秘书回看他。


    “茶也没有一杯?”洪少秋比了个手势。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马上去。”急急忙忙地道了歉,小秘书刚要去倒茶,就见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陈亦度一手握着个杯子探出脑袋来,面色不悦:


    “小张啊,你给我倒……洪少秋?!”









    陈总难得在公司如此兴奋,把洪少秋按到自己对面坐下后又开始签文件,只是签几本就抬头看一眼,嘴角笑意一点点扩大,到最后怎么也藏不住。


    “笑什么?”洪少秋上下看了陈亦度好几遍,还是不明白有什么事让他乐成这个样子。


    陈亦度只是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像一颗颗小珍珠似的闪着光。


    洪少秋换了个姿势,身子往前探,隔着办公桌捉住爱人的手腕:


    “快说。”


    “你审犯人呐?”陈总甩开洪警官的手,语气里却没有半点埋怨的意思。


    见人又露出了标志性的不满意的表情,陈亦度这才举手投降,憋着笑说出了理由:


    “你刚刚,坐在门外,像一个委委屈屈等着丈夫回家的小媳妇儿。”


    说完,陈亦度捂着肚子恨不得笑得倒在地上。


    洪少秋严肃地看他笑了许久,唇角忽然勾起一个弧度,解开外套掏出了一张照片。


    “啪”一声拍在桌上。


    陈亦度眼角的泪水都来不及擦,食指按着照片拖到自己面前——愣了。


    “嗯?”洪警官笑得像只老狐狸。


    “你你你你……哪来的?”陈总跳起来指着照片,耳朵根红得发烫。


    照片的地点是在国安局门口,不是很清晰,但也足够看明白。


    陈亦度捂住了脸。


    那天他公司的事完成得早,突发奇想就要去接洪少秋回家。白色保时捷一路飚到国安局门口,陈总酷酷地踏出车,酷酷地带上车门,酷酷地甩下墨镜,酷酷地走进国安局——在门口被两名军警拦了下来。


    “同志,您有证件吗?”


    “我找洪少秋。”


    “您有证件吗?”


    “不是,我找洪少秋,我来接他回家。



    “好的,您有证件吗?”


    “你!我是你们洪侦查员的家属,我可以进去吗?”


    “哦,您是他弟弟吧。那您也得出示证件才能进去。”


    陈总怒了:“我是洪少秋爱人!我能不能进去了?!”


    ……


    军警们被噎了一下,还是恭敬地敬了个礼:


    “嫂子好,请您出示证件。”


    陈亦度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法和他们沟通了,抬腿就要硬闯。


    可他哪斗得过两名专业的军人,一人一条胳膊就把他架走了。


    “放开我!让我进去!”陈亦度手脚并用地挣扎。


    等到洪少秋下了班出门,陈总坐在车里,仰着下巴一脸傲慢。


    “来了?上车!回家!”









    往事不堪回首啊。陈总再度捂脸叹气。


    洪少秋促狭地笑:“陈总腿抬得挺高啊。”


    陈亦度尴尬点头:“嗯嗯,谢谢谢谢夸奖,都是洪警官平时调教得好。”


    洪少秋哼了一声,站起身绕过办公桌站到陈亦度面前。


    凑近。


    陈总往后退了一步。


    “你干嘛?”


    “你知道照片上最瞩目的是什么吗?”


    凑近。


    再退一步。


    洪少秋一把将人拦在原地。


    “是……什么?”


    手掌覆上骨节凸出的背脊,一路向下流连到这人全身上下肉最多的地方,暧昧地揉了几下。


    “这儿。”


    照片上的陈总腿抬起来能有九十度,照片是从背后的角度拍的,洪少秋一拿到照片,视线就没法从他的翘臀上移开了。


    真显眼啊,真显眼。


    “看起来不错,手感也好。”


    洪警官给出了良好的评价。


    陈亦度咬牙切齿,皮笑肉不笑地回他:“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洪少秋大笑起来。


    笑了许久洪警官都没有把手拿开的意思,陈总眼珠子一转,凑上去啃人的嘴唇。


    送到口中的肉不吃白不吃,洪少秋另一只手按住陈亦度的后脑勺,配合着他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完毕,两人皆是气喘吁吁。脑袋抵着脑袋,陈亦度低低地笑起来:


    “你说咱们怎么和牛郎织女似的,接个人回家也这么麻烦。”


    “总是能回家的。”洪少秋握住他的手。


    “嗯,总是能回家的。”


    十指相扣。











    “那你现在能把手从我屁股上拿开了吗?”


    “手感好,再多捏一会。”


    “保安!把这个流氓赶出去!”






每次都假装能艾特到甜心的我@夏小舞
今日点梗:同居三十题之不见的一只牙刷
CP:凌李
加梗:有重度洁癖的凌院长


——END——

评论(13)
热度(17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