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22.番茄炒蛋

我在传说中的白色情人节胃痉挛了一整天,天要亡我。需要然然亲亲才能好起来。

虽然我没有然然亲亲,但我有总裁的亲亲呀=v=


前文那都是菜谱 

1.红烧肉  2.麻婆豆腐  3.水煮牛肉  4.海鲜粥  5.火锅  6.土豆烧牛肉  7.糖醋里脊  8.咖啡  9.酒酿圆子  10.莲藕排骨汤 11.鱼香肉丝  12.桂花糯米藕  13.杏鲍菇牛肉炒饭  14.蟹黄豆腐  15.芋圆红豆沙  16.水煮鱼  17.锅煮奶茶(上)  18.锅煮奶茶(中)  19.锅煮奶茶(下)  20.糖炒栗子

21.三杯鸡


-----


22.番茄炒蛋

 

李熏然拎着一袋猫粮回家的时候,老干部抛弃了所有做猫的尊严,蹭得他牛仔裤裤脚沾满白毛,让数日未归的李警官顿时被罪恶感淹没。飞快地开袋倒出满满一碗恭送到老干部面前,猫咪吃的脸都埋了进去。

揉着他后背软软的毛,李熏然坐在地上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路过的凌远顺手把切好的菠萝塞进他嘴里。

嚼着菠萝的李熏然觉得自己和老干部并没有什么两样,于是「喵」了一声学着老干部的样子扑向凌远,抱不了大腿也能挂在他背上。

「喵!喵喵喵!」死命蹭着凌远后颈。

怕痒地缩了缩,反手在包袱皮腰上拍了下。

刚沾过水的手很亮,李熏然条件反射地收紧勒在凌远脖子上的手臂,拉得两个人都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奋力转了个方向摔进床铺里,才将将避开了后脑着地的危机。

但还是被凌远砸得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于是手环在他胸前拍了两下,「老凌同志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熏然小朋友你最近是不是皮痒了?」低头就在那只作乱的手上咬了一口。

疼得松手,有仇必报地去叼他耳朵。

躲不开,只能让他咬个过瘾,凌远叹口气,「饿了就快点松口,我饭还没做完呢。」

「晚上吃什么?」嘴唇代替牙齿,在耳垂到脖子落下一串串不安于室的亲吻。

暗自决定把打他屁股的安排推到晚上,凌远拎着李熏然领子把人拽过来仓促地亲了一口才起身,拽着人肘弯和自己一起往厨房走,「来帮忙?」

「帮你拆厨房?」

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脑上。

 

李熏然左手一个番茄右手一个勺子,满脸问号地看着凌远。

「傻站着干什么,剥皮啊。」竭力作出正直无辜的表情,只可惜被颤抖的嘴角出卖。

扁嘴,一双鹿眼睁得更圆。

凌远只是看着他。

「远哥……」拖长了声调。

终究还是忍不住让笑漏出了嘴角,站在身后握着他手,反拿着勺子沿着外皮一用力就完整地刮了一片下来。

「好了,接下来靠自己。」松手退开半步远,好整以暇地看着。

学着他刚才的动作,刚一用力番茄汁就溢了满手。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碗接住,努嘴示意李熏然继续。

小心控制手上的力气,全神贯注地和那一小颗番茄抗争,终于在满目疮痍之前把皮都刮了下来。

嗯,还是不错的嘛。李熏然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凌远摇摇头还是笑了,侧头在李熏然脸颊上亲了一下,「来,打鸡蛋。」

「我并不记得我说要学做饭啊!」抬手就要掐他脖子。

叼住他沾着番茄汁的手指,舌头卷着一点点舔干净,听见李熏然不自觉的抽气和呜咽更是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可是我想吃你做的菜呀。」含糊不清的声音。

把手指从他嘴里抢救出来,嘟嘟囔囔地去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在碗沿上磕开敲进去,拣出两块碎蛋壳的时候假装没有听见身后的一声轻笑。放一点点盐,用筷子不甚熟练地打好了鸡蛋。

「来小家伙,好好记住怎么做啊。」站在李熏然伸手,手从他腰侧伸过去,说话的时候还不忘在他颈侧亲一下。

开火热锅,倒油,微微冒烟的时候把鸡蛋倒进去,刺啦一声李熏然吓得倒退一步,撞得凌远一个踉跄。

「乖,不怕。」凌远笑着侧头碰了碰他的,一边倒一边用锅铲把鸡蛋浇开,有些地方已经鼓起了一个个白色的泡泡。登鸡蛋差不多凝固的时候盛在一边的盘子里,直接用剩下的油炒番茄,转小火盖上锅盖。

李熏然不怕烫地捻了一小块鸡蛋塞进嘴里,「好吃!」

「馋猫。」凌远捏他脸颊,屋里真正的猫仿佛听到了有人觊觎他在这个家里的王者地位,溜进来围着两个人的脚边磨蹭。

想起自己初衷的李熏然也展臂抱住凌远一同磨蹭。

被一大一小当成了猫薄荷的院长笑得无奈。

差不多闻到番茄酸甜味道的时候掀开锅盖,放一勺糖再把鸡蛋倒进去,回头看一眼专心逗猫的李熏然,觉得自己的厨艺教学任务仍旧任重道远。

踹一脚李熏然让他盛饭端菜,大火收汁把番茄炒蛋倒进盘子里,剩下的番茄汁继续用大火熬到粘稠,这样一道菜自家小警官可以就下去两碗饭。

酸酸甜甜的,都是烟火气。

 

李熏然不但吃完了两碗饭,还把剩下的番茄汁倒进米饭里多吃了半碗,心满意足地揉着肚子休息了十分钟,才在凌远的催促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洗了碗,手没擦干就扑回来抱住凌远的肩膀说「不如我们去散个步吧」。

有一点意外,却从来不会拒绝他。所以换鞋穿了外套,被牵着手拖了出去。

「我们不如养只狗吧,这样还可以借遛狗的名义锻炼一下。」走在路肩上的李熏然一只手扶在凌远肩膀上,专业负责心血来潮。

斜睨他一眼,「作为一个险些因为断粮饿死自家猫的主人居然讨论遛狗?」

「凌院长不是应该承担一半责任吗!」

「是啊,所以我不养狗。」双手一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弯了嘴角,忍着笑在李熏然卷卷的头发上揉了两下,「何况我不是有你了吗?」

反应了一下,跳起来就打,「凌远你找死!」

「你看我现在不就出来遛你……诶不许咬人!」还是没能把手臂从他嘴里抢救出来。

李熏然咬完了也没放开他,转而食指穿过他指缝掌心相贴牢牢握住,走得更慢了一点,天已经黑透,夜里的风很舒服。

凌远深吸了一口气,虽说矫情也当真觉得夫复何求。

身边有只爱了这么多年的小警犬,也正好爱着他,还被他做的菜填饱了肚子,家里有只占有欲很强的猫,总是蹭脏他的裤子。

于是他站定了脚步。

李熏然也停住。

站得比他略高一点的警察先生低下头,鼻尖抵着他的,笑得眼角向下嘴角向上,眼里亮晶晶的都是满天星光。

凌远想他的眼里都是自己,而自己的眼里,是眼里盛满了自己的他。

李熏然的手搭在他肩膀上。

「凌远哥哥,快点亲我呀。」

吻是甜的。



tbc.

评论(67)
热度(318)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