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楼诚」三千萌喵,只捡一只(1)

从小总裁 @笙歌慢 那里要来了阿诚哥【明楼:你说啥

作为一只猫奴此时此刻感觉到了把段子都给总裁之后的空虚,和我真的太久没见我家大爷弟弟了【哭。

后续有没有,我仍旧不知道【。

有些微台丽出没。


大姐说我应该做个>目录<


-----


1.

明楼是不喜欢小动物的,从眨巴着大眼睛的小狗崽到看起来就很难伺候的大花猫,若不是明台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他说什么也不会同意那只活泼到让人头疼的金丝雀带回家,还咋咋呼呼地说着「曼丽是女孩子,你们都要对她温柔一点。」

女孩子又怎样,难不成你还要娶她?

很多年以后的明楼,觉得自己当年怎么就那么喜欢乱说话?

悔不当初啊。

悔不当初。



2.

阿诚最喜欢的是没事就摆成太极八卦图的两个傻弟弟,最讨厌的是巷子口那只大灰狗。

不不不,他不是对种族有什么偏见。

只是你一只狗,老觉得自己是狼几个意思?

如果是哈士奇我都勉强接受好吗?

还孤狼,你怎么不叫单身狗呢?

身为一只高贵美丽的布偶,阿诚坐在墙头舔着爪子静静地嫌弃他。

然后想起来,他现在似乎蹲在自己回家的必经之路,借由墙角遮着半个身子蓄势待发地弓高了背部。

呃……

 

 

3.

明楼是在车底下发现那只猫咪的。

蜷缩在前轮后面,漆黑一片看不清轮廓,只有一双蓝眼睛闪闪发光,明楼想起了猫咪喜欢在寒冷冬日窝在发动机下取暖的传说,便摘下了围巾小心翼翼地伸手过去。

猫咪一爪子就挠了过来。

明楼疼得一缩,却也不恼,圈住猫咪把他拉出来。

不知道名家小少爷看见自己号称不喜欢猫猫狗狗的大哥连在他身上都不曾展现的温柔该作何感想?

哦不对大哥在他身上本来就没有展现过温柔。

停车场里灯光昏暗看不真切,但小猫身上杂乱的毛和尾端血迹足以证明他伤的不轻。

皱了皱眉,把他裹裹紧,坐进车里放在腿上,掏出手机开始搜索最近的宠物医院。没有意识到之前还警惕防备的小猫,因着他不自觉抚在背上的手,舒服地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个近似微笑的神情。

 

 

4.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慌不择路冲进停车场,还险些命丧车轮的阿诚用前爪拍了拍胸口,躲在车轮后警惕地观察那只蠢狗有没有追过来。

他的肋骨和尾巴都很痛,舔起来有灰尘和血的味道。阿诚不太确定哪一种更令他讨厌。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见了脚步声,还好死不死地停在自己面前。啊不对好像是自己霸占他的车底在线。阿诚耸起肩膀摆出战斗的姿态。

不如就鱼死网破吧,愚蠢的人类喵!

可是他的味道好好闻啊……

一爪子挠在那只似乎很好看的前爪,啊不对手上。

咦靠近一点仿佛更好闻了。

带着足以令阿诚眩晕男用香水味的围巾像一个环保把他圈在其中,随后落进了一个真正的怀抱里,还带着他一见钟情的气味。

不对他明明是猫为什么会喜欢味道。

可是好好闻啊喵……

阿诚,一只美貌的布偶猫,在漫长的猫生中一次极其不光彩的妥协和落败,是因为一个愚蠢人类身上,好闻到他想睡觉的味道。

就睡着了喵。

 

 

5.

明楼带他去医院处理了伤口,顺便给自己打了疫苗。

手背上的伤口从虎口到无名指指根,好凶的猫。

而他现在趴在自己的围巾上,揣着前爪眯着眼睛,深色的耳朵时不时抖两下,好像睡不安稳。医生示意明楼挠挠他下巴,睁开了眼睛的猫咪立即蹭了起来。

真乖。

喵。

你叫什么呀。

喵喵。

……我是不是傻了怎么会跟一只猫咪说话。

太好了你还知道呀。

明楼觉得那只猫扔了自己一眼,并且确信不是错觉。不过那湛蓝的眼睛上挑的眼角,就算再挠他一下也好。

完了,抱着布偶猫的明楼悲惨地意识到。

自己不是不喜欢猫。

只是没遇到最美的那只而已。

 

 

6.

明楼坐在车里,不知道该拿猫咪如何是好。

放在后排肯定不放心,放在副驾驶他又频频往自己腿上趴,越过档位杆的动作虽然灵敏但还是让明楼胆战心惊。

我该拿你怎么办呀。

喵喵。伸舌头舔了舔他下巴。

明楼看着他。

他看着明楼。

咦说起来你是不是男孩子?

在明楼视线准备向下的时候,阿诚一爪子挠在了他嘴角。

嗷!

 

 

7.

明楼抱着一团围巾鬼鬼祟祟地画家,明镜一脸庄严肃穆地坐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

哎哟明大少爷还知道自己要回家呀一天到晚连我电话都不接是不是还要跟秘书预约一下时间最近没跪小祠堂……

睡得迷迷糊糊地阿诚从围巾堆里探出了脑袋。

哎呀好可爱的猫咪你叫什么名字呀!

明家人的脑回路怎么都一样。被明家大小姐搂进怀里磨蹭的阿诚如是想。

天下的女孩子怎么都一样。还抱着围巾的明楼偷偷摸摸地想。

诶大哥你嘴角怎么有伤。从来学不会读空气的明小少爷说。

金丝雀就在他脑袋顶上恨铁不成钢地啄了一下。

大姐你放开一下那是我的猫!

阿拉进了明家的们我抱一下都不可以啦!

喵……

布偶委委屈屈地朝明楼丢了个眼神。

 

 

8.

阿诚只喜欢呆在明楼怀里,虽然明家大姐的味道也很好闻,但明楼身上的那种就像猫薄荷一样让他欲罢不能。

他在心里稍微鄙视了自己一下。

怎么这就嗑上药了。

然后又往他怀里钻了些许。

 

 

9.

明楼觉睡到一半觉得有点别扭。睁开眼睛才发现布偶窝在侧躺的他腿窝的部分,压住了被单导致他分毫不能移动,连把腿伸直都成了妄想。

明楼伸手把他网上提了提。

咪……

明楼觉得心都要化了。

换了个姿势想抱他,却被冷酷无情地一爪子推开,猫咪脸埋在自己前爪里,睡成了一个瑞士卷的姿势。

第二天早上不长眼推门进来的明小少爷,看见猫咪和明楼摆成了一模一样侧躺的姿势,被单越过明楼的肚子,一角搭在猫咪身上。

咦为什么觉得眼睛有些刺痛。

金丝雀又在他头上啄了一下。

嘤嘤嘤曼丽你最近一点也不温柔。

 

 

10.

明楼带伤口基本痊愈的阿诚去医院复查顺便洗澡。医院里还有一只吠叫不休的狗,被按在桌子上检查的阿诚脸埋在明楼肚子上,一动也不敢动。

好乖。明楼想。

好软。阿诚在心里吐槽。

然后伸爪子又按了两下。

洗好澡的阿诚被明楼亲手吹干,毛绒绒软绵绵,一双大眼睛湖水一般湛蓝。

小护士们喊着就算是布偶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貌的。

明楼觉得自己可能要恋爱了。

阿诚伸出粗糙的舌尖舔了舔明楼的手腕内侧。

我承认你啦,笨蛋人类。




tbc or end?


评论(58)
热度(60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