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谭宗明/赵启平」饮水思源 - Chapter.16

我跟你们说这一章的进度其实出乎了我的预料。


前文戳这里:>目录<


-----


Chapter.16

 

赵无衣,七岁,现在对自己的爸爸和老谭都充满了嫌弃。

在他的人生逻辑里,开心就笑,难过就哭,喜欢的东西就去争取,不喜欢的事情也要说出讨厌,按照这套标准,世界上唯一的智者大概是他妹妹小卷心菜。

但是大人真的很无聊,连对自己都要撒谎。

他咬着铅笔头,一笔一划地把书上的文字描到作业本上,凌远的办公桌有点高,他得跪在椅子上才够得到桌面,但这有点好笑的姿势分毫不影响他拧着额头,摆出思考人生的凝重表情

「哪个字又不认识?」对面不会读空气的李警官放下手机凑过来,「啵」得一声戳破了他幻想的肥皂泡泡。

翻了个白眼丢开铅笔,面对李熏然重新跪好,两只手握成拳放在膝盖上,满脸严肃,「熏然叔叔我问你个问题。」

犹豫了一下,还是蹲在他面前点点头,「……说。」

「如果凌远叔叔也不声不响消失两年,然后突然跑回来追你,你会怎么办?」说完自我否定地用力摇了摇头,「不对,凌远叔叔才不像老谭那么笨呢。」

李熏然把嘴里的棒棒糖抽出来,认真考虑要跟一个七岁的孩子坦白到什么程度。毕竟身为局外人的他已经处于一种「理解但不赞同」的矛盾状态,当局者该是如何心情,他连想象都不能。

于是在小南瓜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是啊凌远叔叔才不像老谭那么笨呢。」

分离躲开他的手,「凌远叔叔追你的时候有没有烛光晚餐约看电影送玫瑰花啊?」

「当……」正要笑,突然睁大了眼睛,「烛光晚餐约看电影送玫瑰花?老谭?」

满脸嫌弃地点头。

李熏然当即笑得惊天东西,险些因为嚼碎的糖果呛到。努力平复了一下顺顺气,剥开另一颗塞进小南瓜嘴里,「你希望老谭和你爸爸在一起吗?」

嘬着糖果认真想了想,「我不知道,你呢?」

李熏然想也许再过很久,眼前这个小家伙长到足够年纪的时候才会明白,有些事情他们再怎么关心也只能旁观,有些东西不能用逻辑思考判断,无论是劣根性还是愚蠢的勇敢,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赋与诅咒,所以他伸手穿过小南瓜腋下把人拎了起来,「本着希望爱仍旧能够战胜一切的美丽梦想,我也希望他们在一起。」

脸颊因为棒棒糖鼓起一个包的小南瓜用力翻了个白眼,「熏然叔叔,你是迪士尼的小公主吗?」

「我要做Elsa!」

刚进门的凌远挑高一边眉毛,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熏然。

哎呀。放下小家伙吐了吐舌头,这可有点难解释了。

 

赵启平和谭宗明坐在漆黑一片的电影院里,认真地考虑着小南瓜被李熏然临时看管女儿去看她的跳跳,那么他们两个加起来几岁自己都不想面对的成年人为什么要坐在这里看动画片?

可是那只溜肩的狐狸有点英俊……

还有点眼熟……

身边目不转睛盯着银幕的人嘴角微微上挑,靠近他的那只手一点一点地挪到他手腕边,皮肤若有四五地接触一点点,突起的骨头蹭上他骨节的凹陷,像是两块拼图的接连。所以谭宗明终于握住他手的时候,赵启平是松了一口气的。

他突然觉得这样也好,毕竟上一次一切都太快又太过顺理成章,以至于他们都没有足够时间来认真体悟生命中多了一个人的质感,何况后来还变成了两个、三个。那原本该向现在谭宗明握住他的手一样,一点一点传递温度。

赵启平有点分心,没注意事件到底如何得到解决。

谭宗明一次也没有转头看他,只是那只手也从未松开。

他想起两个半小时之前,谭宗明穿着晚礼服坐在酒店顶楼靠窗的位置旁,等待着他的那顿伴着鲜花烛光、却尴尬万分的晚餐。这种尴尬导致了全过程的沉默,以及赵启平在甜点端上来的时候终于笑出了声。

「谭宗明你到底会不会追人啊?」他用小勺子切开熔岩蛋糕,巧克力浆流淌。

对面的人下意识低头,再看向他的时候满眼的无奈和信赖,「不会啊。」

勺子上的一小块蛋糕落了下来。

盘子上的浆果沾着糖霜。

赵启平的心里有片叶子落了下来,被握住他手的谭宗明接住了。

YOU KNOW YOULOVE ME.

 

红色的法拉利被无情弃置,谭宗明脱了西装外套,只穿着衬衫和赵启平并肩走在只被街灯照亮成昏黄的路上。

赵启平没说话,谭宗明便也不开口,脚步声回荡,影子拉得很长。

谭宗明想起了纽约的夜晚,所以说当所有属于「人」的痕迹消退时,城市也不过是城市而已,建筑和马路没有情绪,所有的血统都是被赋予。就好像他在纽约想起赵启平的时候,和赵启平站在身边时的思念无异。

然后便被突然停下脚步的身边人拽住手臂,一个踉跄。

他转回头,看见赵启平看着他,眉头紧蹙。

「老谭,我有个问题。」他记忆里的赵启平鲜少这副模样,他总是打好了自己的主意,成竹在胸到近乎炫耀,所以他的研究总是明亮的,像是藏了漫天星海,某一颗刻了他名字的星星上还有只狡猾的小狐狸,但现在那只小狐狸从隐蔽的灌木丛里走了出来,星海翻起了波浪。就好像堵上了所有的勇气,他开口的声音里满是犹豫,以至于肩膀到手臂绷紧的弧度无限接近恐惧。

谭宗明轻轻点了点头。

「你到底是为什么回来呢……」他笑了,「你又是为什么要做这些你根本都不擅长的事情?」

叹了口气,「因为我认输了啊,因为你啊……」

「好吧,你要把我追回来,然后呢,过一段时间你发现这不是你预期中的生活离开,或者是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除了爱你之外还有其他的选择,人生太长变数太多,你现在这么努力这么愚蠢地把我追回来,到底有什么意思?」

DO I KNOW THAT? YESI DO.

 

谭宗明歪着头想了想,「你说的对,真是没意思。」

然后他踩着自己的影子退后了半步,正好保持两个人手臂平举指尖相触的距离。「我根本不是想追你。」

那个随意地解开了两颗衬衫纽扣,肩膀和手肘还有凌乱皱褶的谭宗明,抿着嘴朝他笑得像只溜肩的狐狸。他用了点力气把赵启平拉进他怀里,在他耳边说「赵启平。」

我们结婚吧。



tbc.

评论(47)
热度(250)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