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楼诚」三千萌喵,只捡一只(2)

大家好我又放飞了自我。

今天可能还有其他更新随机掉落哟你们想看什么。


前文戳>目录<


-----


11.

明楼的房间以光速被庄园级别的猫爬架和猫窝侵占。

但直到落灰也没能得到美丽布偶猫的临幸,在阿诚的心里,明楼专用的书桌座椅同时承担了这两项功能,所以每天晚上他不是在桌上揣手看着明楼读书,就是在他腿上卷成一团,还不忘把脑袋贴在他肚子里。

伸爪按两下。

哎呀仿佛比之前又软了一点,晚饭的红烧肉没白吃。

明楼只觉得这个毛茸茸的镇纸兼暖水袋真是好用。

咦他为什么又按我肚子。

因为你胖了呀。

进来送水果的小明狠狠翻了个白眼。

 

 

12.

明家大小姐最近有点无聊,两个弟弟一个化身猫奴每天看着柜子顶上的布偶露出傻兮兮的甜笑,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家阿诚就是这么美貌」,另一个整日屈着只是托着那只小金丝雀聊天,嘟嘴眨眼撒娇耍赖眼看就要魔障。

不如我也养点什么好了。

自从把公司交给明楼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玩弟弟的她仍旧保持了当年身为女强人雷厉风行的个性,一拍沙发扶手起身拿了外套直奔宠物店。

养狗是肯定不行了吓着哪个明家少爷都得跟她拼命。

噫冷血动物看起来黏糊糊的。

兔子?

兔子?

树懒?

脑洞大开的明镜突然瞥见宠物店最里面的玻璃箱里,一只胖嘟嘟的仓鼠手捧着一颗瓜子,嚼嚼嚼到两边脸颊都鼓鼓的。

明镜弯下腰看他。

仓鼠的豆豆眼亮晶晶的,还在嚼嚼嚼。

明镜笑得眼睛都弯了。

就决定是你啦!

……皮卡丘?

 

 

13.

仓鼠王天风被装在粉色的小笼子里进了明家。

我是男孩子我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屈辱。

他捧着瓜子,悲伤地嚼嚼嚼。

 

 

14.

阿诚很快就和曼丽交上了朋友,毕竟一个漂亮活泼又可爱的女孩子每天绕在你身边叽叽喳喳你很难忽略她,阿诚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看脸的类型。

所以有些秘密很快就被分享。

「阿诚哥阿诚哥你说明台喜不喜欢我呀。」

「阿诚哥阿诚哥你说我变成人明台会不会吓一跳啊。」

「阿诚哥阿诚哥种族不同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阿诚哥阿诚哥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趴在明楼床上的布偶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叫我名字叫一次就行了,头晕。」

站在窗台上的小金丝雀困惑地看向窗外。

「那为什么一只有只大灰狗藏在家门口?」

……

啊!

 

 

15.

明楼连续第五天按时下班回家,创造了明总裁归国以来不加班的最长记录。

然而他从客厅到书房卧室都没找到自己的布偶猫。

倒是找到了胡天胡地乱飞的猫毛。

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衣。

阿香,对不起。

客厅里的明台努力把不知道为什么努力把脑袋往自己领口里埋的曼丽挖出来。

明楼一挑眉,「她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曼丽一哆嗦,直接钻进了明台领子里。

「痒!曼丽!痒!」明小少爷哭笑不得。

最后小金丝雀扇着翅膀把明楼带到了屋顶的储藏室,打开门的时候灰飘得到处都是,阿诚躲在一张桌子下面,只有湛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阿诚不怕,是我。」明楼不顾灰尘和蜘蛛网走过去,蹲下身子,像那一次在车底发现阿诚一样,小心翼翼又坚定地伸出了手。

这一次没有围巾,阿诚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那股味道,这个人,就算隔着灰尘,还是他当初便喜欢上的模样。

 

 

16.

阿诚蹭得满身是灰,明楼也没比他好多少。

曼丽停在阿诚面前,用小脑袋去蹭他鼻子。

对不起呀。

阿诚觉得有点痒,便露出了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看上去快要哭了的小金丝雀这才放心,落在他身侧。

「诶曼丽你离他们远点都是灰……诶你干嘛又啄我!」头顶再次受到伤害的小少爷实力委屈。

明楼头发乱了衬衫脏了,怀里还有一只灰扑扑的猫。

得了,洗澡去吧。

明楼怀抱里的温度舒服得阿诚不想动弹。

等等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洗澡!?

 

 

17.

明楼把他放在洗手台上,锁好了浴室门。

开始脱衣服的时候阿诚几乎要捂脸尖叫了!

这家伙摸起来软软的看起来倒还没有那么肉多,穿衣有肉脱衣显瘦是什么悲伤的故事啊!

不对啊他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裸奔啊!

啊我为什么还在看!

我是流氓还是他是流氓啊嘤嘤嘤……

明楼的逻辑非常通顺,他要洗澡,猫也要洗澡,衣服反正脏了,不如一起来。

于是思考根源性哲学问题忘记了挣扎的阿诚被全裸的明楼放在洗手池了换了三遍水洗干净,全程都在努力克制血染洗手池。

鼻血、是鼻血。

然后他用大毛巾把他裹成寿司卷,自己开了水站在莲蓬头下飞快地冲了个澡。殊不知被迫观赏的猫咪心里已经在尖叫。

为什么!为什么我连抬手捂住眼睛都做不到!

 

 

18.

明楼不懂的是,为什么那天的阿诚消沉到一直窝在柜子顶上,睡觉也没下来。

晚上翻身顺畅的感觉让他在床上烙了三个小时的饼也没睡着。

什么毛病。

最终无奈地朝柜子顶上那双黑夜里也不会忽略的蓝眼睛伸出手,「阿诚你也睡不着吧?」

轻飘飘的一声「喵」,像他的肉垫拍在心口。

「下来吧。」明楼笑。

猫咪落地的声音很轻。

明楼却听到了。

 

 

19.

明楼有个非常难搞的前女友。

设定参考罗密欧和朱丽叶,加上足量的年少轻狂,和不该再此处出现的大量三流言情小说造成的恶劣影响。

用趴在二楼看热闹的明台的话说就是「汪小姐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我大姐马上回来了为了世界的和平人类的理想我一晚上的幸福和我大哥的膝盖您能不能请回」。

阿诚在书房里不出来。

曼丽去找他玩。

唉,好无聊。

明小少爷今天也是很心烦。

 

 

20.

好不容易送走了汪曼春,明楼推开书房门之前完全没有设想过眼前奇幻的场面。

一个黑发黑眼肤色白皙的青年坐在他的书桌上,不着寸缕长腿踩在椅子上,朝他笑得像只心满意足的猫咪一样。

明楼不知道自己条件反射的动作为什么会是在身后关门。

落锁。

青年歪头朝他笑笑,微微分开双腿。

「幸亏当时没想跟我做绝育。」

「是吧,大哥?」



tbc.?

评论(53)
热度(396)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