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24.牛肉火锅【且歌菇凉生日贺】

 @且歌 傻白甜白羊生日快乐。连出差带智商下线拖欠太久我对不起你orzzzz

所以你看你是傻白甜,我只是傻而已。

请继续爱我,法医系列还要更啊喂。

前文戳这里:>目录<


-----


24.牛肉火锅

 

李熏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不怪他,将将入夏的天气正好,连续半个礼拜的外勤也把人累得够呛,他天亮回家的时候看见已经出门上班的凌远留在茶几上的纸条和留在保温桶里的排骨汤,从心到胃都是一片温暖熨帖,直觉得夫复何求。

到哪儿去找比老凌这么贤惠的男朋友。

喝了汤的李警官带着来历不明且会被打屁股的骄傲坐在沙发上,踢掉鞋子拽过抱枕懒洋洋地靠着,眨眼的速度越来越慢,不一会儿就呼吸匀浅。

所以凌远念着他回家专程早早下班,看见的就是满面倦色的李熏然把大半张脸埋在抱枕里,蜷着身体所在沙发上睡的正香。于是把手里拎的东西放在地上,挂起大衣的动作也很轻,收着脚步走到沙发边蹲下,食指指背划过他脸颊,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唔,凉……」把他的手抓下来,眼睛没睁就准确无误地环住凌远后颈把人拉进,迷迷糊糊像只爱困的猫一般蹭他脸颊,「你回来啦……」

凌远噙着一抹笑意吻上他嘴唇,也不急着深入只是若有似无地磨蹭着,李熏然的嘴唇很干,呼吸里有他最熟悉的味道,温暖而柔软,就好像午后刚过那一两个小时的太阳,温泉一样,从未离去,也不知灼烫。

李熏然收紧手臂,姿势别扭地挂在凌远怀里,近得气息交融,赶走了最后一点点可能的距离。

「困了就去卧室睡,我先做饭。」赶走脑袋里频频出现有关犬类的意象,凌远把挂在怀里撒娇的李警官扯开了点,亲亲他耳垂说。

半眯着眼点了点头,从凌远腿上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打了个呵欠朝卧室走去的时候险些被茶几绊倒,凌远笑着摇了摇头,看老干部从猫爬架上灵敏地跳下来,跟着李熏然的脚步进了卧室,半分钟后一声惊呼,显然是被最近体重见长的猫先生踩了肚子。

发了一会儿呆才站起来,先去卧室把李熏然埋在被子里的脸挖出来又揉了揉猫,拉了窗帘关上门出来,洗白菜和金针菇的时候回了一次头,看见卧室门紧闭,分明不能听见任何声响的距离,却还是觉得那温热的吐息就在胸口,和心跳相同的节奏。

夫复何求。

 

饭快要蒸好了才拿出砂锅,先把老豆腐煎了一下,垫着吸油纸放在小碟子里这边处理其他食材,砂锅放在火上,丢了一小块黄油进去,等融化了丢牛肉卷进去煎到半熟,左手捏了一小撮糖撒进去,再倒味淋和日式酱油,晃晃瓶子都快见底,暗自记下下次去超市要再买两瓶,自家小警官果然喜欢甜口。

没有用水而是把剩下的一点排骨汤倒进去,整整齐齐地码了香菇豆腐金针菇魔芋丝白菜和大葱,盖上锅盖焖着,不一会儿就香味就随着汤汁沸腾的声音溢了出来。

卧室门响了,凌远一扯嘴角。

「什么东西好香啊……」手臂从背后环到了凌远腰上。

小瓷勺盛了一点汤,凌远吹了吹又用嘴唇碰了碰不烫才朝肩膀后面送过去,李熏然心满意足地张嘴,「好喝!」

「那就去盛饭拿筷子。」

「得令!」

手在厨房门框撑了下跑出去,凌远听见他煞有介事地跟老干部说今晚不准和我抢肉吃,半分钟后猫咪溜进厨房里蹭了蹭凌远裤脚,抬头看他。

凌远看着猫咪溜圆的眼睛,抿嘴一笑,「我知道我知道,熏然是个笨蛋。」

赞同地喵了一声。

「可是我们都爱他啊。」蹲下挠了挠他下巴。

不情不愿地又喵了一声。

「远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又跟猫聊天……」李熏然也跟着扑了上来。如果不是凌远撑得住,两人一猫大概就要在厨房的地板上滚成一团。

火上的牛肉火锅咕嘟咕嘟冒着泡,是泛了点甜味的肉香,暖暖的,像厨房里浅黄色的灯光。

 

李警官又一次吃到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摊在沙发上装死,凌远最近蒸饭的时候会放玉米粒和糙米进去,配上牛肉火锅的汤汁香得他又不小心多吃了半碗。

李熏然捏捏腰上不存在的肉,担忧地看了一眼凌远。「远哥你努力喂了我这么多年,肉怎么就长在你腰上了?」

「找死是吧?」路过的时候屈起手指在他额头上敲了下。

「呜呜你打我,我要去跟我妈告状。」捂着额头毫无诚意地控诉。

凌远洗碗的时候把草莓泡在水里,真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堵住那个小东西的嘴。

自己走过来帮凌远洗草莓,「远哥,其实有时候我挺不好意思的。」

「嗯?」斜睨他一眼,抿着嘴却没多说什么。

塞一颗洗干净的草莓在他嘴里,「就是觉得自己……怎么说呢,三天两头彻夜不归,又动不动来点大伤小病,害得你一天到晚都在为我操心。」抬起右手手背蹭了蹭鼻尖,头埋得很低没有看身边的人。

凌远停下洗碗的动作,甩干净手上的水,拽过李熏然抽了张两张纸巾仔仔细细地把他的手擦干净。刮一下泛红的鼻尖,果不其然看见一张泛红的脸一双晶亮的眼,「你说你个笨蛋是不是又睡到不清醒了。」

「我……!」半句话没说完就被吻住了。

李熏然咬他嘴唇咬他舌头,像只不安的小狗。最后凌远放开他,额头抵着额头,半晌叹了口气说,「你真是笨蛋。」

抬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然然啊……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一点点不安一点点犹疑,不是因为你陪在我身边,而是因为你在我心里。」

「你有你想要投身于其中的事情,有你的使命要承担,我也有我的。我们并不是彼此不得不牺牲的代价,而是在我们承担了这一切、付出了我们所能付出的之后,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归来,还有一个人只要存在就是家。」

「所以你不欠我什么,你只是爱我。」

凌远捻起一颗草莓抵在李熏然嘴唇上,咬住另一半的时候说,「我也一样」。

草莓的清香在亲吻之间弥散,凌远的手指尖划过李熏然笑弯了的眉眼。

过了这么多年,他的小孩儿在他怀里还能这样笑着。

真好。



tbc.

评论(35)
热度(352)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