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楼诚」三千萌喵,只捡一只(4)

这一更风镜的戏份是不是有点足,以及我唯一想好了结尾的就是风镜剩下两对该怎么办呀→u→


前文请戳:>目录<


-----


31.

明楼今天起得特别早,因为天快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去到窗台上的阿诚突发奇想决定用他的肚子当跳板。

布偶猫阿诚,上次称体重的时候是3.7公斤。

体型标准,但是重力加速度不容小觑,啧啧。

 

 

32.

明镜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便是查看笼子里的仓鼠,有时候看到他还窝在一丛干草上睡觉,有时候抱着瓜子嚼嚼嚼,极其偶尔会在滚轮里面笨拙地奔跑。

给他加了水和食物,明镜跪在地板上,视线正好和笼子里的仓鼠平齐。

明镜眨了眨眼。

小仓鼠抱着瓜子大嚼特嚼的动作停了下来。

明镜一歪头。

小仓鼠冲向了滚轮开始拼命奔跑。

哎呀小家伙你该不是在害羞吧!明镜拍着床笑出了声音。

 

 

33.

吃早饭的时候明台非常没精神,抱着粥碗险些把咸鸭蛋送到鼻孔里去。

明楼瞥一眼他魂不守舍的死样子,没看见小金丝雀,阿诚又极其乖巧地趴在他腿上摆明了讨好,心里就有数了。

在布偶猫后颈上捏一下,在他抬眼的时候手指点一下算作警告。

阿诚抖了抖胡须,不为所动。

「明台啊,曼丽哪里去了?」大姐突然开口。

手一抖真的扔了碗。

「诶你小子!」明楼怒起,「我难得做个早饭你就这么糟蹋!」

「哎呀明楼你对小孩子这么凶干什么?」护住明台横他一眼,明镜招呼阿香来收拾桌子,想了想说,「早饭是你做的啊,怪不得这么难吃。」

「……」

腿上的猫好像是笑了。

大哥,没有好像,他就是笑了。

 

 

34.

明台回卧室的时候,小金丝雀趴在书桌上,用一张纸巾把自己卷起来,只有长长的尾巴露在外面。

「曼丽。」明台在带尾巴的汤圆上戳了一下。

汤圆抖了抖,没动。

「曼丽。」再戳一下。

甩开纸巾做起来,在他正准备再戳一下的指尖上啄了一口。

明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金丝雀毛茸茸的小脸上看出不安和担忧的,但他只是知道,所以不管她的挣扎,两只手把曼丽收在掌心里,右手食指安抚地顺着他头顶到翅膀中间的羽毛。又叫了一声「曼丽」。

低头用喙在他虎口处碰了碰,「算是示好。」

明小少爷被小金丝雀的动作逗笑了,鼻尖在他头顶上蹭了蹭,「曼丽呀……你下次什么时候变成……诶曼丽你不要啄我呀!」

活该。

 

 

35.

明楼准备出门上班,阿诚蹲在镜子前面看着他。微微仰着头,湛蓝色的眼睛闪亮。

正在系领带的人叹了口气,「曼丽是女孩子,你别教坏他。」

不满地呼噜,在他裤脚蹭了两下,留下肉眼可见的猫毛。

明楼叹了口气,蹲下来掸了掸裤脚。

「所以曼丽也变成人了?」

喵。

「是不是你教的?」

喵~

「等等,那大姐的仓鼠是不是……」

……喵?

阿诚歪了歪头。

明楼嘴角一抽。

 

 

36.

办公室里的明总裁长吁短叹了半个上午,没到午饭时间就谣传明家的股票怕是要跌。

收盘的时候涨了200点。

汪曼春不请自来,在电梯里想自己家那只海狸瘸就算了,看起来还有点傻。

没敲门就进去被明楼当成了秘书,抬头一句「你说怎么才能让我大姐不养仓鼠……」

呃。

原来明家大姐养仓鼠啊。

啧啧。

 

 

37.

明镜还记挂着阿诚上次欺负仓鼠的事情,只不过猫咪可怜兮兮地伏在他腿上瞪着一双圆溜溜的蓝眼睛,再加上小金丝雀也和他相处格外愉快,让她决定在阿诚睡午觉的时候把仓鼠从笼子里放出来。

吃一堑长一智的王天风决定先不招惹阿诚,毕竟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颠着圆滚滚的身姿爬到茶几上,努力跳了13次终于爬上花瓶,用常年嚼瓜子练就的锋利门牙咬断花茎,再跳下花瓶叼起他一早就盯上了的那朵花。

颠着圆滚滚的身体原路返回,在明镜惊讶的目光里把玫瑰花放在她面前,退后半步双手合十,眨了眨圆圆的豆豆眼。

窗台上的曼丽脚下一滑险些摔下来。

明镜笑得前仰后合。

仓鼠的脸颊雇了起来。

连忙把他捧起来,指尖在头顶按了一下,笑靥如花,「谢谢你呀。」

「咦你怎么不动了?」

「好烫呀怎么啦?」

 

 

38.

明台下课回来的时候,金丝雀飞出窗口去迎接他。

明镜出门去喝下午茶的时候一手拎着粉色的小笼子。

阿诚趴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懒腰,让下午的阳光照在肚子上。心想明楼怎么还不回家。

闻不到猫薄荷的味道,他都要寂寞了。

是因为猫薄荷。

只是猫薄荷。

 

39.

明楼加班到很晚,回家的时候险些踩到了窝在门口的布偶猫。

「你看看你,回来这么晚。」还等在客厅的明镜以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阿诚听见一点动静都扑到门边去,这都半个晚上了。」

弯腰把猫咪抱起来,手指点他鼻尖,「你不是只猫么,怎么学了小狗的毛病?」

咬他指尖,被躲掉了。

只是那突然充盈的属于明楼的味道,让阿诚舒服的直想眯眼。

明楼抱着他会房间的时候在头顶亲了下,「谢谢你等我。」

阿诚愣住了。

「以后会早点回家。」他看不见明楼的表情,他想那表情必定是人世间少有的温柔。

喵。

勉强答应你好了。

 

 

40.

明楼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被扑了个满怀。

不是猫,是全身赤裸皮肤白皙的青年,腿环着他腰手臂缠在颈上,一口咬住了肩膀。

踉跄了两步才稳住,明楼只用了半秒消化眼前情况。

就侧头找到阿诚的嘴唇。

重重吻上。




tbc.

才不是卡肉了呢哼。

评论(35)
热度(344)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