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25.青团、蟹粉小笼

已经申请好帝都楼诚only的摊位了,再也没有理由拖稿了T口T

这篇截止这章会和谭赵一起印一个本,自然会有特供的番外……以及一个楼诚无间双龙paro的本……

然而我写得完吗【扭开了脸


前文戳这里:>目录<


-----


25.青团,蟹粉小笼

 

「远哥,瑶瑶要结婚了。」凌远下了手术点开微信,先收到的就是李熏然的语音,一句话中间拖长了调子,像是慵懒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靠在椅背上想了许久,把已经敲进输入框的字悉数删掉。

有些话啊,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于是他拨了个电话过去,「李警官今天几点下班?」

声音里熟悉的笑意和温度让趴在桌上和结案报告作斗争的小李警官身后不存在的尾巴立起来摇了几下,「你忙完啦?」

「刚下手术,」凌远挪到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不用加班的话我去接你?」

「好呀好呀!」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瞥见坐在对面的几个人都立起文件夹不看他才摸了摸鼻子压低声音,「不然还是我去接你吧,我这在办公室都坐一天了,你刚做完手术多歇会儿。」

凌远捏了捏鼻梁,「也好。」

「那远哥今天出去吃吧?」摸起钱包钥匙就要走人,谁料一双手按在肩上生生把他压回了座位。

李熏然回头,讪讪地朝着李局长笑,「呃……」

「熏然?」电话那边的凌远出声。

李局长指指手表又指指自己办公室,转身就走。

「我可能得晚点才能到……」苦着一张脸把钱包放回抽屉里,「刚被李局长抓到了……」

李熏然像电话那边的凌远一定笑到眼角的那点儿褶子全都挤了出来,因为他隔了很久才回他一句轻飘飘的话。

「慢慢挨骂,我等你。」

 

「所以呢,李叔叔没骂你?」有点堵车,凌远看了一眼杳无尽头的车河,干脆一手撑在方向盘上侧头看着李熏然。

把玩了半天的表戴到凌远手腕上,清了清嗓子学着李局长的表情口气,「熏然啊,去把这个带给小远,你妈出国就惦记着给他买点什么。」然后鼓起脸颊凭空做了个掀桌的动作,「IWC诶!我妈就给我买了三包零食!」

「包?那是箱吧……」回忆起开门收快递时候的震惊,凌远反手在李熏然鼻子上拧了下,「诶先说好我开车呢不许咬人!」

话音未落已经扑上来,最后还是眼见车流有移动趋势的凌远只能认命地把耳朵交出去让李警官磨牙,然后叹口气,揉了揉他头发。

「我知道你宠我。」扣好了安全带坐回去的李熏然拨了拨头发,低头藏住一个笑容。

凌远笑了,捏捏自己右边耳垂上明显的牙印,「我知道李警官牙口好。」

「哼!」

 

餐厅是赵启平推荐的,日式料理的小馆子,寿司手握都是主厨在吧台后面现做,李熏然一个不小心又吃了很多。就拖着凌远非要先去散个步再回家,誓要把微信运动走到两万步以上。

凌远就任他拽着自己手臂逆着人流朝前走,劈风破浪。

左手手腕上不熟悉的重量压在突起的那块骨头上,入夜之后从湖面吹来凉凉的风,从他我在自己手臂上的掌心穿过,一路蜿蜒,杳无痕迹。

便把人拽了回来。

被拖得一个踉跄的李熏然不解地朝他眨眨眼睛。

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突如其来的心慌,就找到他的手握住,抿着嘴露出个浅淡的笑容,「慢点走。」

「远哥?」说不清楚却也多少感知到他的情绪,放慢了步子并肩走着,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风吹过水面,树叶扫过肩头。

李熏然还没开口,就被拉进了一个隐忍许久的怀抱里。熟悉的温度包裹着皮肤,呼吸也被悉数占据,李熏然抬手环在他背上,近乎本能地把自己的全副心思都交了出去。然后在凌远亲过他耳朵尖和发尾,沿着下巴快要找到嘴唇的时候,福至心灵的李警官突然意识到别扭的感觉究竟来源何处。

「等一下等一下!」双手握着肩膀把人推开,李熏然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一脸不解的凌远,「你是不是搞错了?」

皱眉,「我搞错什么?」

「瑶瑶结婚的事情,说吧,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开心了?」手转而捏上凌远的脸颊,触感好的他忍不住多捏了几下。

把他的手拿下来,「所以你没有不开心?」

一愣,刚刚捏过凌远脸颊的手向下画了一整个圈落到后脑勺挠了两下,「也不是完全没有……毕竟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白菜就这么被猪拱了。」

对于薄靳言教授「猪」的断言,凌远只是挑了挑眉毛。

李熏然举着双手重新扑进他怀里,笑眯眯地问,「那请问凌院长回路神秘的脑袋瓜想到哪里去了?」

用微微有些冒头的胡茬蹭他耳朵颧骨,「在想结婚。」

猛地抬头,被树叶藏住了大半的路灯不足以提供明亮,只剩李熏然一双圆眼睛闪光,「你要求婚吗?拜托不要在这里,起码要准备一下戒指单膝跪地啊!」

屈指敲他额头,「就让你不要总跟赵启平混在一起。」

「你忙嘛。」嘿嘿一笑,「就他有空陪我玩。」

「你想想他的分筋错骨手就不想和他玩了。」咬他颧骨,没用力,更像是嘴唇的挤压和摩挲,痒痒的,像风里带起的尘埃和水汽。

于是李熏然双手揪住他衣领把人拉进,「你到底还要不要亲我?」

 

往停车场走的路上,仿佛已经忘记自己吃撑事实的李熏然接连买了青团和蟹粉小笼,在凌远翻白眼的时候理直气壮地在他腰上戳了两下,「明天你不上班我也不上班,今天晚上还不得起来吃个夜宵?」

凌远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但自己还是比较期待夜宵之前的部分。

没开空调,李熏然降下自己那边的车窗,最终还是嘴巴闲不住地摸了个青团出来咬一口,绿色的外皮尚还温热,一口芝麻馅甜得他心都软了。

「我这个人吧……要求的不多,也很容易满足。」把另外半个塞进凌远嘴里,「你在开车,车里有我还有好吃的,什么不比那些什么问题都说明不了的身份和仪式重要?」

失笑,从后视镜里瞥了他一眼。

「说真的,不是哄你。」李熏然扭过身子看着他,「不过如果老凌同志真的介意,让我买个戒指来求婚也不是不可以……」

「搞半天你在这儿等着我呢?」凌远摇头。

刚想说什么的李熏然被突然的方向转换吓了一跳,凌远生生抢在出口即将过去的最后一秒拐出主路,把车停在了路边。

李熏然原因不明地咽了咽口水。

凌远就一手解开安全带把他扯了过去。




tbc.

我去洗澡啦,回来看情况要不要开个车<(▰˘◡˘▰)>

评论(40)
热度(259)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