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番外3.论停在路边的汽车摇晃起来的正常情况

什么都不说了,开个夜车,祝大家假期好胃口。


前文请戳这里:>目录<


-----


凌远其实是个非常喜欢亲吻的人,尤其是那种缓慢而甜腻,交换呼吸又交换血液和生命的长吻里,李熏然总是可以感觉到他的嘴角翘起,紧贴的皮肤都散发着愉快的气息。所以他大腿卡在档位杆上压得生疼也没关系,塌下腰搂着凌远的脖子送上自己,让他咬着自己嘴唇和舌尖,让他缓缓释放出笑意。

「小东西。」凌远抵着他的额头,笑着说。

视线越过凌远的肩膀,看见偶尔疾驰而过的汽车车灯化成一道闪光,觉得空气愈发稀薄,挤压着皮肤,打乱了呼吸。

仍旧坐在驾驶位上的人连安全带都没有解开,笑看着他。

「就不能等到回家吗……」偏开了头小声嘟囔,在狭窄的空间里绕了个圈还会钻进凌远耳朵里。

于是笑得更开,把仿佛在闹别扭的小孩捞过来,埋首在他颈侧暧昧地蹭了两下,「不能。」

侧倒在他怀里的李熏然当然知道为什么不能,就算西装裤的皱褶可以造成视觉误差,顶着他手臂的硬挺和热度却绝对不能造假,他耳根红了红,更觉得呼吸困难,来历不明的错觉让他相信只有凌远的亲吻才能让他好一点。于是便收回了支撑身体的手臂,把全部身体都交托在凌远怀里,拉着他向下再向下,将将贴上嘴唇就急迫地咬了上去。

他是用咬的,凌远躲避不及,下唇被他叼了去。

舌尖抚慰着自己留下的齿痕,李熏然的眉梢眼角尽是得意。

凌远一手托着他,另一手以指尖为笔描过那眉峰眼睑,顺着脸颊的轮廓向下,勾勒出早就铭刻于心的画面,轻巧地挑开两颗扣子,手掌潜进去贴在左胸上,掌心的温度比他的体温略高,隔着血肉的心跳愈发急促,像是恐慌,又像是期待。

「凌远……」李熏然握住他的肩膀,深吸了一口气,踢掉鞋子踩着另一边的车门,在逼仄的空间里艰难地转了个身,挤进凌远的身体和方向盘之间,面向他双腿分跨,然后便咬着嘴唇失去了视线相交的勇气。

隔着衬衫吻在他心口,声音穿透薄薄的布料由皮肤传递。

他说「然然,我爱你。」


——上车请刷卡——


>>车票补档点我<<


——没卡请买票——


理智回笼之后李熏然就一直双手捂脸不愿意面对现实。

「你这样怎么穿衣服?」凌远被他鸵鸟一般的举止逗笑了,展开衬衫披在他肩上又亲了亲头顶。

磨牙,「流氓。」

「好好好我是流氓。」虽然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

自暴自弃地窝在他怀里,享受着凌院长全套的穿衣服务,「如果被人发现怎么办啊……」

「现在考虑这个是不是有点晚?」扣扣子的时候又偷了个吻。

想踹他又没力气抬脚,只能不轻不重地咬一口,「最开始的话题是什么?」

凌远从副驾驶的位置捡回了警官先生踢掉的鞋,再拿过他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是你今天的夜宵可以提前。」

「YEAH!」

等等……哪里不对的样子?



end.

评论(14)
热度(306)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