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楼诚」你背对着山河一步步走向我 - 1

新坑,无间双龙Paro,因为赶着出本子所以会更得比较快。

顺手广告一下我和小总裁简单粗暴的印调 >戳我<


其他文在这里>目录<


-----


若有天我不复勇往

能否坚持走完这一场

 

 

[1]

 

在来警局报道之前,明小少爷的心情是非常明媚的。

《案件追踪报道的新闻理论运用》这个选题怎么听都非常刺激,警局的相关负责人也通快地答应了他全程跟案件调查的请求,全班最高分指日可待;关键是于曼丽小师姐答应周六和他一起去吃红豆汤……

爱情事业双得意的明台觉得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连拥挤公交车里神秘的韭菜包子味都透着芬芳。

直到他在经过警察局门口停车场的时候看见那辆熟悉的白色BMW 6滑停在面前,三十分钟前在家门口和自己告别的人从驾驶座走了出来。

人生中第一次,明台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拿着车钥匙在路边划车。

「阿诚哥你为什么在这里!」

被点名的明诚甩来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我在这里上班。」

「那你为什么不带我过来!」明小少爷快要跳起来了。

摸摸鼻子,「呃……」

「阿诚哥你还是别说了我听见你心里的声音在说你就是想逗我……」明台一手捂着脸,觉得现实对于他这样八九点钟的太阳来说,还是太过惨淡了一点。

明诚笑着在他脖子上拍了下,和他一起朝局里走,等电梯的时候把明台拉近了些沉声说,「别随便提家里的事。」

明台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你说哪部分?我觉得门口那辆BMW 6已经暴露得差不多了……」

「阿诚哥你又打我!」明小少爷抱着后脑勺,嘤嘤嘤地被拖进了电梯。

 

朱徽茵敲门,得到应允才进来。

明楼面朝落地窗坐着,戴着手套的左手食指在扶手上敲出了一连串无声的节奏。

「先生。」

转回身来的明楼神情紧绷而隐喻,顺着高大的座椅和窗外阴沉的天气融为一体,「昨天晚上那批货被突击的警查扣了。」

摘掉手套,转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我去一趟。」

「去汪家?」

明楼的嘴角终于扯出了些许笑意,这个小丫头真是聪明得让人心生欢喜。

朱徽茵神色不动地退了半步微躬身,「我去叫司机。」

 

明台坐在明诚的座位上,饶有兴致地打量那些贴在墙壁上,用不同颜色记号笔标出了关键词的信息页,觉得如果再订上几根红线,也不亚于电影里那些浮夸的画面。正跃跃欲试的时候听见了脚步声,猛地回头起身,险些和迎着他走来的梁仲春撞成一团。

「哎!」还是被踩了脚的梁仲春艰难地依靠手杖保持住了平衡。

被手杖打在小腿上的明台疼得脸都皱了起来。

「明台!」倒了杯水的明诚急急迎上来,把自己小少爷往身后拽了点,这才小心地看向梁仲春,「梁队,没事吧?」

哼哼唧唧地拉张椅子坐下,再把明诚手上端着的杯子接过来抿了两口,不留神就露出了点心满意足,「明诚啊……」

「是,梁队。」

「这小孩是谁?」

「……」不动声色地拐了翻白眼的明台一肘子,「我弟弟明台,P大新闻系大四,毕业论文的选题和我们工作有关,周局长特批他这段时间都来局里参与案件调查。」

继续发出意义不明的拟声词。

明台心想这人怎么长得跟牙膏广告里的海狸先生一样。

「小朋友,毕业了想不想做警察啊?」

「不想。」

明诚差一点笑出声。

 

汪曼春从吃早饭的时候就心神不宁,自然被汪芙蕖看出了端倪,还没来得及发问就有人通报说明先生求见。看见自己侄女刹那间明亮的神情,笑着摇了摇头,手指虚点她一下,「看你这点出息。」

「叔父!」扁了嘴晃他手臂。

还是笑着,提高声音,「请明先生进来。」

「我去接他!」说着就提着裙摆跑了出去。

汪芙蕖敛了嘴角,低头不紧不慢地切开煎蛋,橙黄色的蛋液淌出来,粘稠浓重得就像被厚厚窗帘隔断,堆积在阳台上初升的日光。

门廊那边的汪曼春,已经扬着艳若桃李的如花笑靥,撞进了明楼怀里,「师哥!」

「怎么还是莽莽撞撞的。」笑着帮她整了整鬓角。

挽上他手臂,「人家着急见你嘛!」

明楼侧着头看她,「老师在吗?」

「当然在,师哥你早餐吃了没有呀?」扭头吩咐,「去给明先生准备一杯咖啡,要我昨天刚买回来的曼特宁。」收回的视线带了点得意,一举一动仅是小女儿娇态。

明楼把大衣交给朱徽茵,任她把自己带进客厅里。

她跟在明楼身后,本就低垂的视线被他挡了大半,只剩步伐稳重的脚步,和旁边张扬却急躁的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对比鲜明。她一手把外套拍拍平整,心想这么多年,她从来都看不懂明先生,比如他如何能够做到怒极而来却优雅应对,比如他身上与平步青云意气风发不相称的晦涩。

五年前两手空空从海外归来,如今已经成了汪芙蕖都不得不忌惮的角色。朱徽茵觉得这样的男人才称得上可怕。

你不知道他要多少,甚至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

 

明诚去开会,明台从他抽屉里摸出了挂耳包的咖啡,走去茶水间还没来得及推开门就听见里面的姑娘们热火朝天的讨论。

「你们有没有看见阿诚哥今天带了个小孩来!」小孩?

「一身纨绔子弟的气息!」明台心情复杂地看了看自己脚上39一双的帆布鞋。

「可是长得很好看诶……」这还差不多。

「我还是比较喜欢阿诚哥!」哼哼。

「可是那个小孩和阿诚哥到底什么关系啊,两个人很亲密的样子?」他一早上合计打了我脑袋两次拐了我一肘子还踢了小腿一脚你们管这个叫亲密?

「该不会是……」

「莫非……」

「难道……」

到底是什么啊明台拎着咖啡一脸懵逼。

「我就知道。」这个声音听起来仿佛有些痛心疾首?「警察那么点收入还能开BMW,不是小开就是被包养……这小孩一定是他金主的。」

明台额头抵在墙上,大姐啊我只是个孩子她们在说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不相信!阿诚哥是我的!」

「我的!」

「你敢跟我抢!」

明台决定这个咖啡还是不要喝了。

于是二十分钟后开完会的明诚看见自家小少爷一脸生无可恋地捧着空杯子发呆,眼珠转一圈站在他身后出声,「曼丽你怎么来了?」

「小师姐~❤」条件反射地甜笑开口。

明诚笑着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别小师姐了,收拾东西跟我出门去现场。」

应一声,跟在他身后嘴嘟得可以挂酱油瓶。

哼,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诶你都不问一下哦?




tbc.

评论(26)
热度(17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