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楼诚」你背对着山河一步步走向我 - 4

实在是忙到要吐出来了T T我简直是花式作死的典范。

本章台丽戏份出。

以及跪求撸否敏感词检测,不然我再也不能更新目录了orz


前文请戳>目录<


-----


[4]

 

调查进行的非常不顺利。明诚给自己倒了早上的第三杯咖啡,在明台脑袋上按了一把,「午饭吃过你就回去吧。」

「啊?」还在埋头研究现场报告的明台满脸茫然。

摇头笑笑,「不是说好了要带你的曼丽小师姐去喝红豆汤吗,不先回家准备一下?」

明台一拍脑门,「对啊!」话音未落满脸谄媚地凑上来,「阿诚哥……」

「想都别想,车不借你。」

「资本家!剥削阶级!」

挑眉看他。

「阿~诚~哥~」扑过来撒娇,拖长了音调表明自己绝不会轻易屈服的态度。

在他头上敲一下,「记得送人家回家!」

「放心吧!」笑嘻嘻敬了个礼,把明诚的车钥匙揣进了口袋里。

 

最终心急的明台没等午饭时间就开着车离开,明诚在路边小店吃了碗面就赶去了死者之前工作的酒吧,深藏在七弯八拐的巷子里,暗示意味浓重的涂鸦占据了墙面,身份不言自明。

明诚抬头看了看酒吧的招牌。

这种酒吧在午夜之前都不会有生意,打扮像酒保的人和另外两个年轻姑娘正在收拾满地狼藉,见有人进来都停下了手里动作,警惕地看着他。

「Jessica呢?」他不动声色地拽了拽领带,把身体重心交到右腿上。

其中一个女孩皱了皱鼻子,「不在。」

「少来,她家是空的,除了这里还能在哪儿。」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下,脚搭上茶几摆出色厉内荏的流氓做派,「叫她出来!」

两个女孩向后躲了躲,酒保甩开抹布走过来,「她不在。」

明诚瞪他一眼,「不可能!」

伸手要拽他,明诚暗自估量了了一下他衬衫马甲下健硕的身形,心想这年头酒保和安保的功能真是区分不轻,就作势挣扎叫嚣着被人反剪一边手臂推了出去。

大门在自己眼前摔上,明诚从地上爬起来,本着戏要做足的原则收着力气踹了两脚才骂骂咧咧地离去,走出小巷很远确认没人跟着才转进一家便利店,买了一瓶牛奶一根雪糕坐在靠窗角落的位置。

揉揉摔痛的手腕,有些心疼沾灰的外套。

手机敲了两行字过去,刚咬了两口雪糕就收到回复,异常刺眼的四个大字。

「演技不好」

明诚撇了撇嘴,把雪糕当某些人的肩膀,重重咬了一口。

嘶,凉牙。

 

于曼丽觉得明台是个傻小子。

她想起第一次遇见明台的时候,他叼着根棒棒糖挡在教室门口说「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本来只是心血来潮想回来本科部看看学弟学妹的曼丽气的一口气没提上来,就在明台小腿上踹了一脚。

她不小心忘了自己那天穿着尖头小高跟。

疼得明台蹲在地上好一会儿没缓过来。

后来还是班长一溜小跑地过来喊了声师姐好,蹲在曼丽脚边抱着小腿的明台一脸呆滞地抬头,眼角仿佛还翻着热泪。

曼丽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明台犹豫了半秒,「蓝色的。」

对,她还忘记了自己穿了条绝对不算长的裙子。

想到这里叹了口气,把原本扎成马尾的头发放了下来。

后来这个傻小子坚决要在「师姐」前面加个「小」,像幼稚园小朋友一样今天掀裙子明天揪辫子以逗她生气为乐,如果不是……

曼丽长叹一口气。

「如果不是我喜欢你,早就把你打晕灌水泥淹死在护城河了,知不知道?」戳戳镜子里想象中的明台,气鼓鼓地丢下一句威胁,又被自己的傻样子逗笑了,看看时间差不多喷了香水出门。左等右等不见明台过来接人,才注意到对面听的那辆车上有个手撑着方向盘一脸坏笑的家伙。

「哦你!又等着看我笑话!」

「哪敢哪敢。」明台连忙下车给他开了副驾驶这边的车门,「我这不是想看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嘛。」

曼丽朝自己脚上的尖头高跟鞋使了个颜色。

明台当即双手合十,「小师姐大人不记小人过!」

「哼。」扣上安全带得意地扔给他一个后脑勺。

明台笑嘻嘻地发动汽车,「你今天好漂亮。」

曼丽一愣,觉得耳根有点烫,收回了视线小声肚腩一句「我明明每天都很漂亮。」

「我听见了。」

扁嘴,「就是让你听见。」

还没发动的汽车停下来,明台侧身异常诚恳地看着她,「是的,你每天都很漂亮,尤其是在我眼里。」

他眼里是三江春水,万里柔情,整个夏天亲吻一般温软的阳光。

把曼丽裹在中央。

 

明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电脑屏幕的光芒把他的脸映成了冰冷的亮色,他抿着嘴唇,棱角锋利的像要将谁刺伤。

他又过了一遍死者少到可怜的资料,尸检报告表明她的身体有多处出现已经愈合的反复性骨折,软组织挫伤更是不及齐数,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虐待,她几近空白的档案却无法知名虐待的来源。

抬头看了看巷子口的方向,合了笔记本扔到后座,并不喜欢当下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就算起初不是为了正义,正义也不知不觉地压在了他肩膀上。

巷口终于出现了人影,明诚猛地坐直身体,看那杯路灯灯光勾勒出的熟悉轮廓。

明楼一步步朝他走近,摘了手台从下水道馆口丢了进去,开了车门带着一阵夜晚专属的寒意坐进车里。

明诚等到他满身戾气消散,才开口喊了声「大哥」。

「她有个情人,也是介绍她到这个酒吧工作的人,她平常赚的钱应该是直接被那个人拿走了。」明楼说。

点点头,并没有多少意外情节的故事。

「总之我们先去会会那个情夫吧。」明楼看了眼表,「你的车呢?」

「明台借走追他的小师姐去了。」双手一摊。

神色古怪地挑眉,「那小丫头一看就是练家子,为什么到今天还没有把明台打死?」

「因为她也喜欢明台吧。」笑眯眯地拉过明楼一只手握住,「大哥,你要不要喝红豆汤?」

明楼觉得自己太久没在家里住,快要跟不上他了。

微笑着凑近,「算了还是亲一下吧。」

 

明台停好车,先下来绕到另一边给曼丽开了车门,坐在副驾驶的女孩解开了安全带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小师姐?」

曼丽睁着一双猫儿似的圆眼睛,勾了勾食指,「明台。」

「嗯?」

刚弯下腰,衣领就被揪住了,一个甜甜软软的亲吻落在嘴唇上。

像草莓味的水果糖。



end.

评论(12)
热度(135)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