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楼诚」三千萌喵,只捡一只 - 5

卡的肉我吐出来了!这应该算吐出来了

有台丽暗示。


前文请戳:>目录<


给自己和小总裁的预售打广告可以吗?>Please戳我<


-----


41.

阿诚像只猫咪一样磨蹭他的肩膀,脸埋在他颈侧却狡猾地偷看着,就好像他对这具温暖的身体毫无渴望,就好像他的脚跟没有在明楼的腰后暗示性地磨蹭。

「喵。」他以气声在明楼耳边说。

明楼只觉得他身上那么凉,那么滑,就如同流淌在身边又凝固的月光,以手脚的禁锢将他困在中央,只剩下鲜活的感官、和满心的欢喜。

他在阿诚的鼻尖上咬了下,再轻啄他嘴角。

扣在肩膀上的手掌必定已然留下痕迹。

阿诚不服输似的挺身靠近他,虎牙叼住明楼的耳朵,舌尖卷了一圈。

他说明楼,我要你。

 

 

42.

明楼打开他身体的时候,阿诚睁开了之前一直紧闭的眼睛。生理性的泪水摇曳了视线,却分毫未曾模糊明楼靠近的轮廓,阿诚看见的是他额角的汗不经意间滑下,眉头蹙起成山川,眼里墨色深得像大海。

他掐着自己的腰,那么用力,却又满是疼惜。

阿诚觉得左边肋骨包裹下的某个柔软而脆弱的地方,狠狠打了个寒颤。

 

 

43.

疼。

但是心满意足。

所以阿诚连指尖都在颤抖,却用颤抖的指尖扣在明楼背上。

明楼绷得像一张弓,「疼吗?」

阿诚点头,觉得那两个字落在嘴唇上的触感像风、像火、像羽毛,而明楼离他那么近,闭着眼都能感觉到他在自己身体里跳动的脉搏。

他把脖颈送到明楼眼前的动作就像一种抽象的献祭。

他说明楼,你是我的了。

 

 

44.

明台晚上回家的时候带了三个街区外那家甜品店的杏仁曲奇,曼丽最初的想法只是去找阿诚分享零食,所以兴高采烈地从二楼阳台飞出去落在明楼房间的窗台上。

现在她趴在明台的床头,小脑袋死命往枕头缝里钻,仿佛立志要把这点柔软的布料当成沙漠,明台单手撑头侧躺在他旁边,末了伸手在翅膀中间的位置戳两下,「喂,你又不是鸵鸟,差不多得了。」

抬头看她,委屈的不得了。

「我错了!你是鸵鸟还不行嘛!诶曼丽你怎么又啄我!疼!」

 

 

45.

一阵烟雾,眼前的小金丝雀突然变成了妙龄少女,顺势拽着被单滚了一圈把自己裹住,也顺势把明台踹下床去。

双手捂脸,耳朵尖都是红的。

「曼丽?」明台在犹豫自己能不能躺回床上,躺了有点像耍流氓,不躺这又是他的床……

小明心里苦,小明忍着不说。

 

 

46.

「明台呀……」

「那样……真的会疼吗?」

她攥紧了被单遮住下半张脸,更衬得一双猫儿眼惊人的亮,她直勾勾地看着这明台,眼睛里有好奇有犹豫,却没有胆怯。

「你……会吗?」

 

 

47.

明台觉得自己某些根本功能受到了质疑。

明台觉得鲜花都在眼前绽放。

因为曼丽朝他伸出一只手,指尖红得像脸颊。

她说明台,你教我吧。

 

 

48.

大姐!

大姐你有弟媳妇了!

可是我该怎么跟你说!

那天晚上的小明,做了个很奇怪的噩梦。

 

 

49.

那天晚上的王天风觉得自己很想离家出走。

 

 

50.

那天晚上的明楼,觉得自己怎么也要不够。



tbc.

评论(11)
热度(305)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