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番外4.论永远的意义不过是一个人,回过头总能看见

我会说这篇其实本来应该放在本子里结果我忘记了自己要写什么就拖到现在了吗【。

这个吃吃吃还会继续更新哒!


前文请戳:>目录<


给自己和小总裁的预售打广告可以吗?>Please戳我< 顺便因为好多姑娘问开了一个飞机盒BUFF的链接,需要的姑娘可以拍一下>BUFF点我<


-----


番外4.论永远的意义不过是一个人,回过头总能看见

 

李熏然和凌远非常努力才让两个人的年假调到了一起,这个努力的内容包括给李局长撒娇和将韦三牛金副院长李睿一干人等压榨到极限。

一年到头就任性这一次了,你拿我怎样。凌远扣上安全带的时候手肘碰到了李熏然的肩膀,侧头抿着嘴笑着,让小李警官还没到达就在他眼睛里看见了所有可能出现的璀璨星河、灿烂阳光。

分明是早就看了十几年的脸,分明能够看到有眼角嘴边逐渐开始漫出的细密纹路,李熏然觉得自己甚至可以回忆起来是在那个早上,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就好像他能够想起每一次亲吻时候凌远经由接触的皮肤传递出的全部愉快,和自己是以怎样的姿态跌进他胸怀。

「口水擦一下。」凌远说。

下意识地抬起袖口,才意识到自己被捉弄。

笑着揉了揉他头发。

飞机起飞之后的十分钟,耳膜比其他感官更精确地体会到了离别。李熏然扯了扯自己耳垂又扯了扯凌远的,在对方视线投来的时候调皮地笑,再找到他的手掌握好,自我肯定似的点点头,一系列动作逗笑了凌远,和走廊那边靠窗座位的女孩。

李熏然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先睡着的居然是凌远。先是身体小幅度的摇摆倾斜,最终脑袋砸在李熏然肩膀上的时候还把人吓了一跳,却还是条件反射地坐直了身子让他靠得更舒服一点。

凌远不清不楚地咕哝了两句什么,脸埋在他颈窝里再也不愿意移动分毫。

把毯子拽高点给他盖上,心里清楚凌院长这副放松自在到几近任性的模样,也就是自己才有幸得见。

竟就有了点骄傲。

 

假期不长也没时间办签证就想着去泰国,凌远想着阳光海浪沙滩配上一个李熏然也算滋味不错,听到他建议的李警官当即扑上来欢呼一声「海鲜!」让接住他的凌远心情复杂了零点几毫秒。

但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到,李警官一下飞机把行李丢在酒店房间里便直奔他心心念念的海鲜。凌远把人拽回来涂了一整遍防晒霜,觉得浅蓝色短裤白衬衫的李熏然明媚的就像某个还未成年的夏天。

「远哥远哥,快点快点。」扒在门框下等着检查钱包手机的凌远。

拿钱包在他额头上敲一下,「急什么。」

「我饿了嘛。」吐下舌头傻笑,「不过敲诈土豪真是成果斐然……」

把房卡塞进口袋里,「开玩笑,我们可是用了一整个赵启平去换。」

挑眉斜眼,「凌院长是转职妇产科还是人贩子啊?」

「你前一个选项让我产生了一些非常可怕的画面感……」

「噫凌远你快别说了等会儿吃饭呢!」他嫌恶地推了下,又伸手把凌远拽回来,找到他的右手好好握上。

 

虎虾做成了盐烤的,芝士焗龙虾的肉甜的让人压根打战,虾头物尽其用地做了碗汤,螃蟹两只清蒸两只咖喱口味,李熏然笑得太甜,店家多送的一袋青口贝用辣椒炒过,为了均衡营养凌远坚持多叫了两盘蔬菜,树莓味的Mojito咽下去才能尝到一点点酒精味,只是须臾就被薄荷浓重的清凉代替。热带即便是夕阳西下也有一层薄汗贴在皮肤上,并不令人讨厌的粘腻。

凌远吃饭很慢,所以还有空腾出一只手来撑着下巴,看坐在对面的李熏然大快朵颐。

「青口贝别用手吃,有辣椒。」筷子在他手上敲一下。

满脸委屈地看着他。

摇摇头掰了个蟹钳递过去,「赔礼?」

李熏然叼着一大块虾肉骄傲地昂起了下巴。

也许是这潮湿温暖的空气、或者嘈杂的人生扰乱了思绪,凌远心里动了下,便倾身过去咬走了另一半。

虾的味道、芝士的味道,还有将将蹭过嘴唇那半个亲吻的味道。

凌远喝了口酒,看见李熏然通红的耳朵尖抖了一抖。

 

回酒店的路上买了两个芒果,李熏然剥了皮拿着边走边吃,甜腻的水果香随着热带的风飘到了凌远的鼻尖,像某种调皮的试探。

路边有买手工编织的捕梦网,便多拿了一个拎在手上。

「远哥你上一个记得的梦是什么?」吃完一个芒果的李熏然打了个饱嗝。

哭笑不得地揉揉他头发,「你今天吃太多了……」

「晚上回去运……运动一下?」说到一半自己的眼睛闪了两下。

凌远一愣,任由半个笑容漏出嘴角,而后摇摇头,「真的不能让你总和赵启平混在一起了……」

「怎么了嘛!」挽着他手臂,额头枕在肩上。

两指夹着他鼻尖拧了下,「学坏。」

「疼!」

 

李熏然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凌远站在阳台上,看着夜晚漆黑一片的海浪,擦着头发走过去,「远哥?」

「出去走走?」谭宗明给他们定的房间是临海的独栋别墅,阳台开门走出去就是私人海滩,现下在一片盈盈月光下,成了通往宇宙尽头的彼端。

扔开毛巾,李熏然把手放在凌远摊开的掌心里。

两双拖鞋整齐地放在木栈道尽头,光脚踩在潮湿的沙子上就像被具象的海洋拥抱,凌远和李熏然牵着走走在海洋和陆地的分界线上,偶然被浪花蹭过脚面,又在体会之前迅速跑远。

不想说话,只是牵着手往前走。

就像之前的许许多多个日夜一样。

「远哥呀。」李熏然突然站定了脚步开口。

凌远回过头,看见的是他被月光照亮了一半的面孔,还有带笑的脸,映着自己的眼,「我就是突然在想啊,如果说我当年没有给你打那通电话,现在会是什么样?」

眉头微皱,转回身去面对他,「我觉得有些需要澄清的事情。」

李熏然很慢很慢地眨了眨眼睛。

「从结果来看,那通电话的确死一切转折的开端。」凌远说,「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会回来,是因为我心里对你的感情始终存在,就像你引着相同感情的指引给我打电话一样。即便没有那通电话,我们也会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因为另一个原因,最终走向现在的境地。」

他把李熏然的左手拿起到胸口,「所以没有什么如果,也不是什么命运的指引,你和我都是平凡到无法抵抗自己真实情感的人而已……所以熏然,我希望你明白,也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提及这个问题。」

「为什么?」笑弯了眼。

凌远低头在他无名指根轻轻一吻,「因为爱少才言多。」

被吻过的地方热得想要烫伤,李熏然猛地抽回手捂住了眼睛,半晌才瓮声瓮气地吐出一句「怎么办,我想吻你。」

 

怎么办?

那便让这一吻灼尽时光,照亮天地。

 

海水微凉,沙砾摩擦着后背的皮肤,李熏然的手攀附在凌远的肩膀上,觉得自己随着海浪摇晃。他断断续续夹杂着喘息的声音从亲吻中间溢出,越过凌远看到的,是悄悄躲起来,拢了一层轻纱的月光。

身体和心一起被填满,夜色漫长。




tbc.

坚决否认我又把肉吞了。

评论(55)
热度(214)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