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荣石/方孟韦」歌舞升平 -4

我没有忘了这个坑,但是我现在写三十多岁老男人(?和二十多岁的谈恋爱怎么就那么心有戚戚焉呢?【我自己退下

是的你们看出来了我最近一直都在听好妹妹


最近目录都用不了了我先手动吧。前文:

[1]  [2]  [3]


-----


4.你啊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那天晚上的方孟韦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荣石背着他,去医务室的那条路长得仿佛直通天际线,而他伏在荣石的肩上,仔细地看着他耳廓的凹陷与延展、仔细地看他额角那一点点汗,把吐息和所有不敢说的话,都堆在他衬衫领口、刻在颈侧的凹陷上。

梦里的他闻到荣石身上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觉得那就像一个虚幻在周身的拥抱。

梦里的方孟韦很勇敢,他说荣石我喜欢你,我喜欢了你好多年。

然后荣石小心翼翼地把他放下来,握上他手肘时不小心用上了太多力气,但他还是微笑着,因为荣石一点点凑近,荣石像是要吻他。

方孟韦茫然地看着天花板,行星的贴纸造就了一片虚假的银河,他很慢很慢地眨眼,才抓回了一点点现实的感觉。被绷带缠住的右腿皮肤有种奇异的压迫感,方孟韦觉得头晕、觉得渴,就翻身下了床。

开冰箱倒了半杯水灌下去,冰凉的触感从口腔到胃正好赶走了最后一点倦意,便有拿了罐可乐去到阳台,入夜之后的风棱角分明,所有光芒都远的像是玻璃幕墙外的另外一个世界,让他想起了每一个相似的城市,又或者是他一个人呆了许久的纽约。

然后他想起了荣石。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荣石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到家了告诉我」,三个小时之前。

「对不起,我到家就睡着了。」倚着栏杆敲出几个字去,加一个吐舌的表情。顶栏的「正在输入…」吓得他手机险些脱手掉下楼去。

若是看到他这般慌乱的摸样,荣石又要抿着嘴笑到双眼善良了。

「醒了?」

「嗯,喝水。」

「腿还疼吗?」

「伤并没有那么重好吗(╬ ̄皿 ̄)」

「……后面那一串是什么?乱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孟韦敲出一长串,指节蹭了蹭眼角不存在的泪水,还没缓过来手机就震动起来,荣石的电话。

「荣先生,晚上好。」方孟韦接通,插上耳机,拉开可乐拉环。

闷闷的声音,不全是抱怨,「你在嘲笑我吧?」

「哪有。」喝一口可乐,嘴角上翘。

电话那边的荣石叹一口气,「三十多岁的人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东西啦……」

还是笑出了声,「这个语气根本不适合你好吗?」

「好。」短短一个字,方孟韦听见了一次摇头,一个状似无奈又暖若冬阳的笑。他席地而坐,漆成黑色的栏杆让远处为数不多的星星变得清晰可辨,相比之下卧室天花板上那些反而更显得遥远,他靠在栏杆上闭了眼睛,「荣石啊……」

「你在外面吗?阳台?」

「你怎么知道?」

「我听见风声了。」

耳机近距离扩散的声音让方孟韦产生了一种荣石就贴在他耳边说话的错觉,一旦确立了这个想象,他便可以感觉到荣石贴在自己后背的胸膛,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他侧着头靠在自己额角上,还有一个轻到唯恐惊扰了夜色的亲吻落在脸颊上。

「你困了吗?」电话那边的荣石问。

轻点头,咕哝一声,「嗯。」

荣石在笑,「那就快回去睡吧,呆在阳台会照亮。」

听话地站起来,揉了揉眼睛,听见那边的人说,「还有,我是认真的。」

一愣,「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是认真的。」

方孟韦深吸了一口气,摘下一边耳机听到自己说出的每个字都有风的声音,他说「荣石你出来好不好,荣石我想见你。」

 

理智告诉荣石他应该要严词拒绝,应该要让那个刚刚受了伤的小孩去好好睡觉,但是等到理智正式开始运作,他已经发动了汽车。

额头在方向盘上敲一下,荣石,你完蛋了。

凌晨2点11分,交通顺畅,GPS说从他家到方孟韦的小公寓,只有10分钟的距离。

荣石7分15秒就到了。

 

方孟韦等在路边,低着头晃着手,像宇宙的裂口。

荣石下车朝他走过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慌张。太多太多的想法在身体里冲撞,让他想要把方孟韦拉进怀里,又想要把他狠狠推远,某种从人类进化开始便深植于体能的本能让他确信自己正走向一次宇宙大爆炸,或者一次外星人入侵。

但是方孟韦站在那里,于一片昏暗里,带着目眩神迷的光晕。

便真的什么也不顾了。

「好冷啊。」方孟韦在荣石走到足够近的时候说,还缩了缩肩膀。他喜欢现在看见的这个荣石,浅色的上衣和裤子,露出了脚趾脚背的人字拖,带着水汽的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头上,眼底是天、是海,是他想探究的所有世界。

所以他在荣石来得及伸出手之前,撞进了他的怀抱。

感知到的手足无措让方孟韦想笑,头枕在他肩膀上,安静地等待,知道一双手落在后背上再不离开。

「你这是犯规你知不知道?」像在梦里一样,方孟韦凑近他的耳边说话。

荣石的手指压在他后颈突出的那块骨头上,「嗯?」

「你自说自话了这么久,就不准备问问我什么想法?」

荣石该是笑了的,震动经由贴紧的胸口传递,让在他来之前已经将台词演练了无数次的方孟韦莫名开始紧张。尤其是当荣石将他从怀里捞出来,捧着他脸颊之外的那只手还揽在他腰上时,方孟韦慌得几乎要咬了舌头。

「你什么想法?」荣石凑近,鼻尖几乎抵着他的。

方孟韦知道自己脸红了,红的几乎可以把荣石也烧起来。

「你、我……」他开口。

在他嘴唇上轻啄一下,「怎么换你结巴了?」

无奸不商。

方孟韦的嘴唇凉凉的,像是他身后清凉的月光,还有桃花香。引得荣石不自觉地将这个亲吻变得更深更长。

而方孟韦只是抓着他的肩膀。

「我也喜欢你啊……」在荣石牵着他往车里走的时候,方孟韦突然停下了脚步,「我喜欢你五年多了。」

回过头来的荣石满脸惊诧,「五年多?」

一步步朝他走近,捧着他脸踮起脚在鼻尖上咬了一下,「你上次都没告诉我,下次再见居然用了这么久的时间。」

荣石的眼神从迷茫变到豁然开朗。摇头叹气,「谭宗明。」

「是呀。」笑得如春水般荡漾。



tbc.

评论(9)
热度(80)
  1. Angel__筱筱夏小舞 转载了此文字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