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荣方」只若当年初相见

这是给小总裁的第二篇guest.

我忙过一半啦。


------


嘴一翘是唇

齿一印是痕

你笑就沉沦

你低语呻吟

想要你的吻

做你爱的人

 

 

荣石看见方孟韦那天很热,日光烤化了道路上每一点扬起的尘埃。脚步声变的喧嚣,车轮碾过石子的声音如同子弹呼啸,旁人的喘息都成了咆哮。那一瞬间天地那么吵、那么喧闹,方孟韦久在这一片嘈杂里闯进了荣石的视野,连带着肩膀拂过的风,和眼眸里似曾相识的星辉满地。

让荣石险些脱口而出「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话要出口时咬了咬舌尖忍住,否则就要被当作登徒子了。

 

但荣石是当真见过方孟韦的。

「家父方步亭。」请朗透净的青年看着他的眼睛说。

啊,原来是你啊。

方孟韦握着他的手不曾松开,荣石便笑了起来。

 

细细想来,时间与空间从来都是虚妄而不真实的感念,就像荣石看见方孟韦的时候可以同时感觉到久别重逢和宛若初见,而这种交杂重叠的感觉到底是因为方孟韦真的曾见过他还是因为他心里早就烙下了一个轮廓,只不过如今恰好被方孟韦填满,直至将那少年拥进怀里,荣石都不知道答案。

但是时空都无实感,谁又能真的求到一个答案。

惶惶乱世,能握在手里的,太多也太少。那所有的情意缱绻,都成了求不得,成了执念。

于是后来的很长时间里,方孟韦都会在靠在他怀里,听他说曾经那些涌动的思绪,黑洞般的情绪,然后直起身,把一颗葡萄按在他嘴唇上,笑着以指尖推进去,深紫色的外皮还能尝的到冰凉的水汽,方孟韦的指尖却是烫的,带着生命的热度。

「荣石啊。」方孟韦说。

之后却是长久而安定的沉默。

这沉默里,日头西斜,一日终逝。

灿烂晚霞里,方孟韦的眼睛一如当年澄澈明亮,总有一天鬓角会染上霜雪,岁月却永远不会进驻那双眼睛里。

荣石吻他眉心,嘴唇向下移的时候方孟韦轻巧地闭了眼,睫毛微颤,像是惶恐,又像是期待。

 

真正意义上的初见,方孟韦还是个半大少年。

刚刚开始长个的身形纤长到令人心惊,轮廓脱去了少年气的柔软,棱角初现。站在楼梯上看着荣石,圆圆的鹿眼无辜清澈,视线却像子弹尖锐得足以将人贯穿。

很久以后,荣石才在想,那个万事未曾开始的瞬间,竟主宰了未来一生的大半。

小小的方孟韦跳下楼梯跟他打招呼,咬字清晰声音坚决,只有上扬声线透露出了尚还残存的少年心气。

真是有趣。

 

相比炎炎烈日,荣石更喜欢冬天。就好像那皑皑白雪下可以掩埋所有的焦灼,也可以孕育全部的希望。寒冷总是安静而简单,冷酷疏离的理直气壮。

所以那一日穿着白色的衬衫一步步向他走来的方孟韦,脚下踩着的是荣石努力掩饰的怯懦和犹豫,跟着他的脚步摇摇晃晃,飞沙一片。

可他身后有光。

劈开了世间万物,锋利的光芒。

 

荣石把车停下的时候,就看见方孟韦坐在二楼的窗台上,脚从栏杆的空隙里伸了出来,春风般轻盈地摇晃着。他看见荣石就笑了,却并未试图改变自己自由的姿态。

荣石仰着头看他,从细瘦的脚踝,敲打出声响的鞋跟,到笑着便会收起的下巴、长长了不少的头发。

「孟韦。」他叫。

「哎。」他应。

荣石想再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少年便笑出了声音,收回脚站起作势要翻过围栏,「荣石,你能接住我吗?」

抬起手臂,「你试试看。」

一只脚已经跨了过去,像是在笑又像是埋怨,「可别摔了我呀。」

「不相信我吗?」他还是笑,像个恶劣的教唆犯。

可是荣石却想不起来,那天的方孟韦到底有没有跳下来。

 

亲吻总是漫长的足以耗尽大半生的时间,不知晨昏。

荣石将方孟韦的腰握在手里,那里坚韧得令人心悸,又柔软得难以支撑身体,只能攀附着荣石的肩膀,在热潮撞击身体时咬住他颈侧、放开、再咬住。

他几乎不怎么出声,就好像所有的响动都会冲撞了流淌的爱意,身体磨蹭在深色的床单上,如同月光倾洒,意识连同感官水银泄地,只有那圈拢着自己的手臂才能拾起。

方孟韦靠在呜咽着交出了自己。

荣石诚惶诚恐地接进胸怀里。

 

窗帘没拉,月光一片清冷,泛着疏离的幽蓝色。方孟韦靠在他怀里睡意昏沉,脸颊磨蹭着最靠近心脏的那块皮肤,压的锁骨都能感觉到每一次跳动时,近乎疼痛的震颤。

荣石抚过他上臂结实的线条,摸索着手腕内侧柔软的皮肤,拉起被单将他好好裹住。

「荣石。」方孟韦咕哝。

「哎,我在。」轻声在他耳边道。

嘴角划过一个浅笑,像是已经做了什么好梦。

荣石看着他,看见的是哪个站在楼梯上的孩子,那个从窗台上将要往下跳的少年,那个一片胶着的热浪里如月光般清冷透亮的青年,是那个嘴唇拼成一条线,坚定而固执的方孟韦,是那个躺在他怀里消磨时间的爱人,时间线混乱,感官鲜活。

所有的灵魂共生,如同被剪碎又随意拼贴的照片。

就像他们杂乱却无能为力的人生。

 

方孟韦自窗台上跳下,带着朝露的水汽新叶的味道,落进荣石怀里。

这一跃一接。

半生时光匆匆而去。

 

 

你只留余温

你热情尽焚

爱比烈酒醇

醉了两个人


评论(13)
热度(160)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