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黄志雄/曲和」温故知新 - 00

说真的,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用更新解决的。

开了个新坑,虽然是黄曲但是这一章压根没有志雄出现(。

如果我今天晚上还有一更你们会爱我吗?


-----


00.

 

曲和在飞机场最后一次回头时,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拒绝了赵启平来送他的提议,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曲和希望这次离开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转机,他当初用尽了所有的决心和意志力离婚,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从一个小笼子逃到了一个更大的笼子里。

也许已经太晚,但他总要试一试。就好像他一个人坐在屋顶拉琴,空旷的环境把乐音扯成碎片,在风里摇摇晃晃越飞越远的时候,他才会觉得安定。那阵风穿过了大提琴,也穿过了他的身体。

冰凉又干净。

他花了一年的时间身心俱疲地离婚,最终剩下的不过是一个栖身之地,一把大提琴,和一颗空空荡荡、有风吹过时簌簌作响的心。

手机响了,来自赵启平的信息。

「祝顺利,一路小心。」

曲和找了个地方坐下,仰头看着不断闪动航班信息的显示屏,长了许多的刘海落在眉心,痒痒的。

他没有告诉赵启平,正是认识他才让自己鼓起了重新开始的决心,那个家伙太骄傲了,怎么可以再给他理由得意洋洋。

但的确是那一天,曲和在楼顶拉琴,一曲终了却听见稀落的掌声,对面楼顶有个人手指间夹着烟,眉眼里带着笑。

惊起一丛飞鸟。

曲和摸出手机,想了想,认真地敲下「谢谢你」。

 

「乘坐法航AF381前往巴黎夏尔·戴高乐机场的旅客……」

曲和拎着行李袋起身,朝登机口走去。

他已经等了太久了。

 

赵启平拿着手机发呆,直到儿子爬到腿上才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曲叔叔是不是已经起飞啦?」他抓着桌上那串有个音符挂坠的钥匙摇头晃脑。

点头,抓起他肉嘟嘟的手臂咬了一下。

小家伙张牙舞爪地扑过来,被赵启平轻而易举地按回腿上做好,嘟嘟囔囔半天,最终抱着他脖子笑声说了一句「我会想小曲叔叔的……」

「嗯。」揉着他后脑勺的发旋。

「他还会回来吗?」

赵启平一愣。

他不向跟小南瓜撒谎,但他真的不知道。

猛然间当年坐在对面屋顶上拉琴的曲和,背后是蓝得几乎水汽氤氲的天,正好被一阵风吹起来的白色床单,楼宇远得毫无真实感。

在赵启平眼里,那个抱着纯白色大提琴的家伙,透明又清冷得好像初融的冬雪。

而这分明应该澄澈的一切,却成了记忆里的一幅油画,色彩层叠,厚重得喘不过气来。直到曲和抬起头朝他微微一笑。

眼睛里有光,万物都在身后融化开。

「我也会想小曲叔叔的。」最终赵启平只是叹了口气,把下巴放在小南瓜头顶。

不管过去有什么。

曲和都值得全部的未来。



tbc.

评论(18)
热度(126)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