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獒龙」片段灭文法 - 2

结果我还是写下去了。我每次说可能没有然后我都会写下去,嫌弃自己。

第七篇的那首歌来自 @愛意與玫瑰與子彈 太太的一幅画,太太那幅画的意境太美我只是用了一下歌词而已,向太太表白💕

只会写傻白甜,只会怼方博。


-----


有些事,是要求,是习惯,是喜悦溢于言表,是不自觉表达出的迷恋。


6.

平心而论大家都很喜欢表演赛这种东西,毕竟奥运会的余韵还未散,对于尚未正式开启下一个训练周期的她们而言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经历一次玩个痛快。

嗯啊,玩个痛快。

刘指导没告诉我这还包括拉小手扯手肘狂奔两万里送椅子上来啊!

许昕再一次翻了个白眼。

我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

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师弟!

马龙递瓶水给张继科,眉眼弯弯都是笑。

哦。

这个世界,真是不友好。


7.

张继科进门前纠结了大概10秒。

隔着门板就能听见音乐声吵闹,张继科动作很轻地拧开门把手,窗帘遮住了还残留的一丁点日光,房间里是一片掺了点蓝色的白,凉凉的,很舒服。

空调20度是不是有点太低了。

马龙趴在床上睡得正香,脸侧向一边,枕着自己手臂戴着耳机,像是数学课上打盹的高中生。

在床边坐下,感觉自己手臂上已经要起鸡皮疙瘩的张继科先把空调调高亮度。

想要帮他把被子拉拉高的手转而在脸颊上轻轻捏了下。

被打扰了的人咕哝一声,一只手臂从被子底下伸出来,虚虚揽住张继科的腰。

「继科儿……」没睡醒的声音拖的很长,像是嘴里含了颗糖。

他弯腰摘下马龙的耳机,「嘘,继续睡。」

「嗯……」

脑袋里过了好几遍的「我陪你」终究没有说出声音,马龙翻了个身给他让出地方,一床被子裹住两个人有点勉强,于是离得太近,手臂和手臂的皮肤贴在一起,马龙的温热,张继科的有点凉。

屋子里绕圈的乐声是始终不变的周杰伦。


「趁时间没发觉,让我带着你离开。」

张继科扭头看了一眼窗外渐黑的天色。肩膀上的压迫感与温度一起传递,带着暖融融的呼吸。


8.

回北京的飞机上,张继科和马龙都睡的天昏地暗。

隔着一个走廊的许昕把眼镜摘下来,闭了很久眼睛也没找到困意。按道理来说他不应该是那个被气压影响的人,按道理来说这几天也已经累坏了。

但是睡不着就是睡不着。

他又不是张继科,没办法。

如果现在把马龙的耳机偷过来会被发现吗?

如果被发现了会被打死吗?

……

伸腿换了个姿势,枕着自己手臂光明正大地打量那两个人,张继科窝成了一个极其玄妙的弧度,马龙枕在他背上,毯子已经滑落到手肘,没有拉下的遮光板能看到远处逐渐变成暗红色的天际线,夹在一片厚重的深蓝里,就像……番茄酱?

许昕想,自己也许只是饿了。


方博和其他很多人一起来接机了。

没怎么睡又确信自己肚子很饿的许昕脸色不是特别好,尤其是看见张继科又顺手拎走了马龙的外套。

稍微注意点影响好不好!

北京小三十度呢穿什么外套!

「你这是怎么了?」装模作样捧着花的方博拿手肘撞了撞他,「脸色这么难看,太想我了?」

许昕认真地把这个欠怼的家伙从头看到脚,字正腔圆地说:

「滚。」


9.

马龙是个把情绪藏得很深的人。通常情况下总是笑着的人都习惯把情绪藏得很深,何况竞技体育本身决定了他们所真正经历的,永远比看上去更多。

但是张继科了解他。

这种了解甚至不是经年累月中习得的,他只是抬了抬眼,便全都知道。

可是知道不代表他能做什么。

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不代表他,不会陪在马龙身边。

这些话张继科从来没有说出来过,太矫情了。

一轮训练结束,张继科扯过一条毛巾擦擦几乎流到眼睛的汗,背对他站着的马龙抬手递了瓶水过来。

远处的许昕正在号召大家一起怼方博。

刘指导双手抱臂津津有味地看着。

张继科抬起一边手臂架在马龙肩膀上,「我想偷会儿懒。」

侧头一笑,「不用申请。」

「不是我就是跟你说一声。」

「你再不动弹一下教练就要发现了。」

「你指的是那边那位胖子官员还是……」

话音未落。

「张继科!」

四散奔逃。

真好。


10.

直播这种事情保不齐是会上瘾的,比如现在陈玘同学的瘾就很重,「杀神今天直播了吗」俨然成为「方博今天被怼了吗」之外乒乓球队内最热话题。

当然二者的交叉也是不容忽略的,对此方博应该是喊过冤,然而并没有人在意。

至于张继科的首次直播获封撩妹狂魔什么的,除了马龙暂时还没有人敢嘲笑他。

而马龙嘲笑他的主要方法,是在闲来无事的时候把各种截图回放甚至是迷妹整理的文字内容拿到张继科眼前,甚至有把他的表情包发放在微信群里的趋势。

不过单就表情包这一点来说国乒第一盲打选手的地位还是很难撼动。

某一天,张继科坐在沙发上戳手机,马龙横躺在另一边抱着iPad,时不时笑到前仰后合并且超他瞥一眼。

张继科决定当作没看见。

直到一双腿大咧咧地伸到自己膝盖上。

「继科儿你看!」iPad伸到眼前。

他看见的,却只是那一截纤白的脚腕,好像一只手就能握住。

在大脑给出反应之前,手已经伸出去了。



tbc maybe.

评论(5)
热度(67)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