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獒龙」You’re My Waterloo

短篇试水,商战au。

一个蜜汁追求英俊的脑洞,有芳心暗许的暗许……

设定脑洞巨大预警,俗称管杀不管埋。


-----


Just Say You Love Me For Three Good Reasons


许昕推门之前突然觉得一阵恶寒。

而当他看到马龙和张继科在会议室长桌两侧相对而坐的时候,觉得第六感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果然有潜力推动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

「咳……我。」瞬间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只能推了推眼镜略显尴尬地清嗓子。

两道如出一辙的「我不笑你不是因为不好笑只是我不笑你也知道我就是在笑你」的嘲讽视线。

许昕有种摔门出去的冲动。

并且成功阻止了自己。

他绕到马龙身边,拉开椅子还没坐下,先看见的是马龙孤零零的一支皮鞋,和张继科伸直的腿上,落了只脚。

……大庭广众的,你们稍微注意一点影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身边的CEO毫无心理压力地朝他笑得眉眼弯弯,一点没有想要收敛的迹象,对面的张继科也一脸心无旁骛地翻着手里的文件,马龙拽下许昕手肘,「还不快点坐下?就等你呢。」

「……哦。」


三分钟以前,就算是张继科也没料到马龙要唱这一出。虽说早上一起起晚,他又花了大半的洗漱时间逗得马龙耳根泛红的事实让他多少又了自己必然要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带着体温的脚趾尖贴上脚踝的时候,他还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止住一个激灵。

抬头看马龙,双手撑着下巴仍是一脸从容。

桌子下的那只脚却顺着西装裤向上,留下一路臆想的蜿蜒。

脑海中出现的画面让张继科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然后感觉那只脚熟练地按压着脚踝内侧的凹陷,像是要退回去,却又坚决地贴了回来。

就像马龙的每一次靠近。

「请问两位……」被收购方的代表看着两位金主四目相对一言不发,误以为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连忙开口调停。

张继科向后靠,嘴角一跳,「着急什么,还差个人没来。」

「我对贵公司的估值有几点疑问……」马龙侧了侧身,想要把脚收回来的时候发现对方的腿挑衅似的往前探了点。

「我暂时保留意见。」张继科双手枕在脑后,重新对上了马龙的视线。

你要玩,我陪你啊。


留许昕跟他们核对细节,要抽烟的张继科和要去卫生间的马龙在消防通道的楼梯拐角遇见。张继科一把揪住他领带把人拉近,嘴唇却不期然撞在了脸颊上。

马龙手放在肩上把他推开些许,「别闹,有事儿跟你商量。」

保持着被他抵在墙上的姿势,静候下文。

「这公司账面有问题,你别插手。」

「你在担心我?」

「我比较担心你不洗碗。」

「今天出去吃。」伸手揽在马龙后颈,还是把他拽进了一个亲吻里。于是剩下的字句都含糊不清地混进了吐息里。

「这单我要了,帐的事情有办法解决。」

因为张继科吻到自己耳垂的动作漏出了半声呻吟,「……嗯,你别老这么把方博往死里用,小心许昕怼你。」

「呵呵你让他试试看……别咬人……」倒吸一口凉气。

「是你先咬我的…… 快把你,把你计划供出来不然我就坏事……」

「不给我点好处吗?」埋首在他颈侧再抬头,张继科最接近撒娇的表情也就马龙看得到。

拧他侧腰,「先交代。」

「好好好。」双手举高,在马龙游走在自己后背双手的陪伴下和盘托出了所有计划。

放开他想了想,「我七你三。」

「我六你四。」

「老规矩五五。」

「成交。」两个人一击掌,再交换亲吻。

马龙整好了衣服要走,被夹着烟的张继科拉住,「我的好处呢?」

只是笑,「完事儿给方博放个假吧?」

「我替许昕谢谢你啊。」

「我们两个客气什么。」双手揉他脸颊,赶在烟雾沾惹之前开门溜了回去。回到会议室看到收购方代表满头是汗,看样子怨念颇深的许昕并没有温柔对待他们呢。

马龙扔了根棒棒糖在许昕面前,无视他「你为什么随身携带这种东西」的惊恐视线,拉开椅子坐下,「九千万,51%的股权,或者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吧。」


「你今儿怎么把许昕吓着了?」 晚半个小时进门的张继科笑着问已经斜倚在沙发上的人。

招手再拍拍身边位置,张继科刚坐下就躺到他腿上,「我把你给的棒棒糖给他了。」

挑眉看他。

马龙抬手,食指绕着他领带,一圈、两圈、用力,半个笑容被压进吻里。

刚想深入,马龙的手机响了。

给他看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姓名,张继科直起身撇撇嘴,做了个「请」的姿势。

「对,是我,有何贵干?」电话搁在肩膀上,摊手拿了另一根棒棒糖剥开。

「你知道私下联系我是违反商业协定的吧?」塞进努力忍笑的张继科嘴里。

「股价……?」抬眼看张继科。

捏了捏马龙鼻梁,示意少安毋躁。

「恕我直言,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抓起他手,在手腕内侧咬了一口,还探出舌尖在绕着牙印转了一圈。

横他一眼,又要俯身下来。

推着他肩膀抵挡,这边还是语气平淡地讲电话,「内部交易的话……我可能想象。」

「我可以多给您百分之十!」电话那边焦急得忘记控制音量。

已经把马龙手臂拉开的张继科埋首在他颈侧,细碎地吻着露出的锁骨边沿。

怕痒地缩起肩膀,「嗯……」

「您答应了?!」

「没有,只是……」忍无可忍地转咬他耳垂,皱着眉头坐起来,「好吧,我尽力。」

张继科下巴志在他肩上,双手从背后怀抱。

「那就拜托您了。」

马龙挂了电话,张继科终于笑出声,「我尽力?」擦了擦眼角,「有没有人说过你这样说话的时候特别混蛋?」

「有啊,你说过。」转身把人按倒在沙发上,「知道该怎么做了?」

无辜地看着他,「怎么做?」

只是笑。

「好好好。」无奈地长叹一口气,「马龙你变了,三年前有这种要求你起码都要先用一下美男计的。」

「乖,完事了用美男计奖励你。」

「那先亲一下?」抬手勾住他后颈。

欣然从命。


两个星期后,NTK电子经历了数次幅度剧烈的股价涨跌,最终以低于原价40%的价格被马龙的公司收购,并因为新科技手段的注入,迅速从破产边缘跻身到业内大热行列。

「是你们干的吧?」新产品发布的记者会上,许昕凑到马龙身边说。

端着香槟杯,「谁们?干什么?」

「学长你知不知道别的不说,你装傻的技术真是世界一流?」

「许昕你知不知道别的不说,阻碍你进步的最大因素就是话多?」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

许昕自觉退下。

这个世界太不友善了,还是方博好玩。

吸引了不少企业家和几乎全部媒体的发布会热闹到几近窒息,马龙终于得空去阳台上喘口气的时候,看见站在大厅门口的张继科靠着柱子,正好抬头看向他的方向,眉眼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三月春风。他手里还夹着烟,一歪头食指再太阳穴上点了两下。

马龙拨个电话过去。「继科儿。」

「嗯?」

「今天别做饭了,出去吃吧?」

「龙仔你不想洗碗可以直说。」

「哈,被发现啦。」

「这个需要专门打电话来说?」

「不需要,但就是突然想听你说话。」

「……败给你了。」


Cause You’re the Survivor

of More than One Life



end.

评论(12)
热度(118)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