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27.煎鳕鱼配牛油果沙拉

我依稀记得这也是一个姑娘点的,但是实在太久远了也不知道姑娘还看不看(笑

还在蹲这个坑的各位不好意思啊,拖了这么久。

特别累的时候,就想要像李警官一样,回家抱抱猫,等一个人给自己做饭。


前文戳这里:>目录<【老子必须要研究一下怎么更新我的目录了愤怒


-----


27.煎鳕鱼配牛油果沙拉

 

在一个平凡到几乎无聊的周六晚上,凌远坐在书桌前翻着一元硬币那么厚的文件,坐在他脚边的李熏然抱着电脑抓耳挠腮了半个多小时,写出了结案报告的前150个字,老干部在他们两个之间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一个适合打盹的位置。

凌远头也不抬地反手在李熏然头上揉了两把。

老干部最终选定了凌远身后的一点点空隙,异常灵活地把自己挤进去。

凌远摇摇头,怎么猫和人都喜欢黏着自己。

艰难地敲了几个字,李熏然把电脑丢到一边,跪坐起身把下巴放在凌远手臂上,「远哥远哥远哥……」

「叫一遍就听见了。」两指夹着他鼻子轻拧一下。

晃着脑袋甩开,「远哥我求你个事儿呗……」

「不帮你写。」

「呜呜。」扁嘴,不是很真心地难过了一下,抱回电脑继续唉声叹气写报告。

凌远嘴角勾着一抹笑,把手里的文件翻到下一页,只觉得这个小家伙真是太有趣了,上学的时候愁眉苦脸地写作业,现在愁眉苦脸地写结案报告,一辈子都和文字处理八字不合。

这么想着,思绪就跑远了,飞呀飞呀的,落到了漫无边际的十几年前。

 

李熏然在学校里一直很受欢迎,就是那种成绩一般也不算刻苦努力,但像个小太阳似的走到那里都是一片阳光。凌远偶尔去看他踢球,场边总有给他加油的小姑娘。彼时的李熏然刚刚开始长个,脸颊上婴儿肥的痕迹还未完全消退,跑急了满头大汗,颧骨那里也会有一小片晕红,像是被隐形的鸟类亲吻过。

大学生放假总是比初中生早几个礼拜,凌远迷迷糊糊被李熏然的电话吵醒,听着他少年气的声音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远哥远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小家伙在那边喊。

坐起身无奈地笑,「有。」

「那你过不过来?」

「来。」

分明隔着一个手机看不到,凌远就是知道那边的李熏然,一定已经笑到眉眼弯弯。

「别来晚了啊远哥!一会儿见!」跟着上扬的音调收了线,凌远把手机扔回床上,伸个懒腰去浴室洗漱,一边刷牙一边想今天天气这么好,踢完比赛要不要带熏然去吃雪糕。

是不是太宠他了一点?

有什么不好。

 

赶到球场的时候李熏然已经在热身了,想着不打扰他找个地方坐下,左顾右盼的时候就见穿着红黑箭条衫的小家伙已经扬着手跑过来,「远哥!」

「哎,是我。」在他头上揉了两下。

打量他半天,满意地点点头,「挺好,没迟到。」

凌远勾着他后颈把人拎到怀里,「李熏然同学你今天很没大没小嗯?」

「诶诶我身上都是汗!」一猫腰从他怀里钻出来,「远哥我一会儿赢了你要请我吃雪糕!」

笑着看他,「好。」

李熏然跳起来仓促地抱了他一下,转身跑走的时候,发梢和衣角都在风里飘。背后金色的七号闪闪发光,明亮得像李熏然整个人一样。

比赛正式开始。

对方开球,还没跑过中圈就被突然起步的李熏然断了球,直朝禁区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七号好帅啊!」

「李熏然加油!!」

听清了附近女孩子喊什么的凌远挑高一边眉毛,扶了扶墨镜没说什么。

李熏然过掉对方一名后卫,准备起脚射门的时候被回防的对手放倒。

凌远的眉头拧了起来。

在地上滚了两圈才站起来,李熏然举起手臂,朝着凌远这边竖起大拇指。

这才算松了口气。

「啊啊啊啊啊啊李熏然看我们这边了!」

「她是不是在看我是不是!」一个女孩拼命晃着旁边的同伴。

站在她们中间的简瑶觉得自己很少看见李熏然如此亢奋,狐疑地回头正好看见凌远,心下了然,摆摆手跟他打招呼。

凌远笑着点了点头,视线重新转回场上,看李熏然迎着阳光奔跑,姿态轻盈神情专注,是所有的激昂和青春年少。

他不记得那场比赛李熏然赢了没有,反正他最后肯定去买了雪糕。

 

「哈!老凌同志你不好好看报告!」不知道什么时候磨完了那点报告的李熏然抬头,正好抓到凌远发呆,笑嘻嘻地挤进他怀里,吓得老干部嗷一声跑掉。

好好的人类,怎么总跟我抢地盘。

「想什么呢?」没用什么力气扯他脸颊。

「想你。」抓下他的手握在掌心里,「想起你十四五岁的时候叫我去看你踢球,满场的小姑娘都在给你加油。」话毕拿起他的手亲了下。

李熏然眼珠转了两圈,「嘿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这个招蜂引蝶的家伙。」

无端被指责的凌远眨眨眼睛。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来过之后,我都会被那群小姑娘拦住,七嘴八舌地问那是不是你哥哥啊好帅啊多大了在哪里上学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撇嘴表示不满,「还有人干脆写了情书让我转交……」

准确抓到重点的凌远愣了下,「可是我没收到。」

「……」李熏然慢动作般地转开头,一点点浅红色从颧骨下方向耳根蔓延。

「你都没给我。」

「才不给你呢。」小声嘟囔,在凌远扬起笑容之前吻了上去。

 

声称自己写报告耗费太多脑力,李熏然嚷着要吃宵夜,站在凌远身后推着他肩膀去厨房,并不是很想看见嘴角始终噙着的那抹笑。

到底还是宠人宠惯了的凌院长拿了块鳕鱼排抹上黑胡椒、盐和橄榄油,虽说我们李警官号称吃不胖,但这已经十点多了为了睡个好觉也得控制热量。顺手捏了捏储藏柜里的牛油果发现熟的蒸好,就拿了一个丢给李熏然。

「啊?」条件反射地接住,一脸惊慌。

「对切,扭一下就能打开,刀刃插到果核里就能取出来,剥皮然后切片就行。」凌远把鱼排扔到平底煎锅里,伴着令人食指大动的滋拉声讲解。

李熏然第一次拿枪都没当回事,每次拿菜刀却紧张的不得了,小心翼翼又生疏按着凌远指示切好,放下刀的时候甚至在心里对非常配合的牛油果说了声谢谢。

把煎鳕鱼放在温好的盘子里,切片牛油果和生菜摆在旁边,揪两篇罗勒点缀,趁热端回客厅,只拿了一副刀叉。

「老凌你不吃啊?」

给自己倒杯热水,笑着坐在旁边,「我又不饿。」

李警官眼珠转一圈,切块鱼肉送到凌远嘴边,「来吃一口,我一个人吃夜宵多有罪恶感。」

「之前是哪个小孩嫌弃我腰围?」还是张了嘴。

「不嫌弃,不嫌弃。」笑眯眯地蹭过去,圈着他肩膀摇晃,怎么看也不像着急吃东西。多饿也不至于,李熏然只是喜欢看凌远下厨,用了十二分的耐心和专注给自己准备食物,这总能让他感觉到十数年如一日的爱意。

当然明白他这些小心思,凌远礼尚往来地切了块鱼肉送到他嘴边。

「然然来,张嘴。」



tbc.

评论(44)
热度(319)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