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荣石/方孟韦」歌舞升平 - 6

 @且歌 太太要看的荣方,一把一把不要钱的糖。

写了一半发现自己跟大纲跑偏了我也是超凡脱俗,方毛还要再等一章才出场,我觉得我写不够谭赵带孩子怎么办(满地打滚

下章方毛vs荣石,猜猜谁赢2333


前文:

[1]  [2]  [3]   [4]   [5]


-----


6. 亲爱的 爱上你 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谭宗明觉得很生气。

不知道赵启平心血来潮讲了什么鬼故事,早就习惯一个人睡觉的小卷心菜半夜哭得撕心裂肺,说自己做恶梦说屋里有妖怪。赵启平第二天做手术小南瓜第二天要上学,并没有人在乎他明天也要上班的谭宗明被一觉踹下床,哄女儿。

把半个呵欠吞下去,匆忙披了件睡衣的谭宗明光着脚,抱着小卷心菜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小姑娘哭得正伤心,眼泪鼻涕都蹭在他肩膀上,谭宗明也只能轻拍着他的背顺气,说些细碎的安慰言语,直到响亮哭声逐渐变成哽咽,最后一张通红小脸砸在他颈窝,身子一个劲儿下滑。

怎么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谭宗明轻笑,正想着把她放回床上找毛巾,赵启平就拎着他的手机从卧室出来,「老谭你公司是要倒了么?」

乖乖,14个未接电话。

谭宗明非常用力地翻了个白眼,把小卷心菜递到赵启平怀里,回拨的时候顺便去洗手池,开热水沾湿一条毛巾。

电话接通,「方孟敖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时差?」

「孟韦呢?」

拧干了毛巾拿回卧室给女儿擦脸,不是很想说话。

「我在机场。」

谭宗明直接撂了电话。沉默两秒长叹一口气弯腰蹭了蹭赵启平脸颊,「说好了的,你千万要救我呀。」

赵启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把小卷心菜往自己这边揽了揽,「先睡觉。」

谭宗明亲了亲他嘴角,「好,先睡觉。」

 

方孟韦毕业典礼那天,荣石开车把难得换了正装的他送到学校礼堂,甚至和他坐在一起听校长啰啰嗦嗦说着有关未来的话,悄悄地在扶手下十指紧扣。想起从认识他到现在短短几个月,能回溯的细节便已经超过了大学四年,方孟韦不觉得自己是个爱情至上主义者,只是荣石……

只是荣石。

荣石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衣服很适合你。」

抿着嘴笑,「你挑的,怎么会不合适。」

和他碰碰额角,荣石低头看他正好露出的一小段脚踝,膝盖撑起的棱线和弧度,忍不住想起出门前曾用手掌抚过他平直的肩膀,纤细的腰线,看他绷紧了下巴仰着头看自己,眼睛里全都是明亮的骄傲和爱意满满。

这么想着,便想要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一点。

院长之后是学生代表讲话,荣石随便扫了一眼,觉得明明是身边这个更精神更潇洒,不自觉地哼了一声。

方孟韦就拿胳膊肘顶他,示意安静。

撇撇嘴,勾着他手指拿近,觉得这双手也是顶漂亮,白皙修长,就鬼使神差地把自己长年戴着的戒指褪下来,套在方孟韦手指上。

「荣石!」触电似的把手缩回来。

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往他无名指上凑的,忙不迭退后,险些把戒指摔在地上。

方孟韦连眼角都是红的,转到另一边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重新坐正,却始终不敢看荣石的眼睛。

「孟韦……我、我不是……」慌慌张张地解释。

还是垂着眼睛,却低低笑出了声,把荣石攥在手里的戒指掏出来帮他戴好,还煞有介事地拍拍手背,「我知道,不是现在。」

没抬头,也知道荣石在笑。

「嗯,不是现在。」

 

毕业典礼结束之后,方孟韦换了学士服去拍照,拍完全班的就三三两两合影留念,画风越来越跑偏,还有人干脆在草地上摆起了校名缩写。玩出了一头汗的方孟韦跑到荣石身边,拨开帽穗朝他笑的清甜。

荣石掏了张纸巾帮他擦汗,觉得眼前的方孟韦穿着这身衣服,更是看不出年纪。阳光下还能看到脸颊上一层绒毛,站在少年与成人的分界线,灿烂得让人移不开眼。

「来跟我拍张照?」荣石扯起嘴角,笑得像在打什么坏主意。

方孟韦不明所以地点头,把手机递给一个同学。

三二一还没数完,荣石一弯腰手臂穿过方孟韦腿弯,稳稳将人打横抱起。

「荣石你疯了!」起初的惊慌和后来按捺不住的笑,都被收在了镜头里。

镜头之外,远离人群的树荫下,方孟韦圈着荣石的肩膀吻他的时候,都没来得及收了笑意。

 

典礼结束,方孟韦把毕业证和学位证和学士服一起装在背包里,牵着荣石的手和他一起回家。路上荣石专心开车,方孟韦就侧躺在副驾驶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看他。

看他侧脸的弧线,看他呼吸时胸膛的起伏,看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看他时不时投来的视线。

怎么就看不厌。

「毕业了,准备干嘛?」荣石在红灯前把车停下,转过身在方孟韦脸颊上捏了一下。

歪头想了想,「不知道,我已经跟我哥说了不进公司,大概就是念念书拍拍照吧。如果养不活自己……」在荣石肚子上戳一下,「荣老板会养我吗?」

手指虚点他,「淘气。」

荣石把车开进车库里,熄火停车顺手解了方孟韦的安全带,「不、不如进我公司吧?」声音里少见得带了点忐忑和犹豫。

被他紧张的样子逗笑了,双手捧着荣石脸颊,「我去你公司坐点什么啊?莫非荣老板想要一个专门坐总裁大腿的小秘书?」

「不、不,我……」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囫囵话,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坐在自己大腿上的他。

方孟韦笑得前仰后合,倾身在荣石脸上亲了一下又一下,末了搭着荣石的肩膀,语气像是无奈却带着满满甜蜜。

「荣石呀,我怎么这么喜欢你。」

 

是四月带着草木香的空气,七月灼日炎炎后的一场急雨,初次相遇时从未想过能有如今,有了如今便开始感激最初的相遇。

在一起,怎样都可以。



tbc.

评论(19)
热度(122)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