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29.热红酒

圣诞加塞!成语词典系列CP大聚会!

为了喜气洋洋忽略时间线把就假装大家都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啥。

会加入我日后可能会写的梗。但是如果我忘了……你们就也忘了吧

圣诞快乐!爱你们所有人!#一个因为雾霾决定不出门的秘书长说


前文请戳>目录<


-----


29.热红酒

 

圣诞聚会其实是谭宗明的主意。一来他当年踩着圣诞的节点回来,心里多少也把这当成了纪念日,二来自家两个小东西对于所有可以收礼物的日期都充满了热爱,最重要的是……闲着也是闲着,有好吃的,不好吗?

赵启平这么告诉凌远时,院长先生微微一笑,「我每天都有好吃的。」

「是是是您是附一小当家。」赵启平翻了个白眼,「赏个脸呗师哥。」

一目十行地看完了手里的文件,在最后签了名,「我没说不去啊。」

「……感情你在这儿耍我玩呢?」

双手一摊,「你自己说的。」

非常浮夸地抬手指着他,嗓音颤抖,「师哥你学坏了!」

「赵启平你越来越爱演了。」凌远笑笑,「先说好,我不管做菜。」

赵启平非常仗义地拍拍他肩膀,「开玩笑,我们都敲诈老谭了,怎么可能让你做饭呀~」

拨开他的手,挑眉,「但是?」

被戳穿企图的赵医生丝毫不心虚,仍旧笑得灿烂,「你过来煮个热红酒吧据说现做比较好玩。」

凌远撇撇嘴,算是答应了。

 

在谭宗明家同时看见季白和洪少秋,让李熏然怀疑本市的犯罪分子什么时候如此善解人意,居然没有像平常一样趁着节假日大肆作乱,不过看季三哥心情好的程度,这个时候如果有哪个不长眼的害他们出警,大概会被三个殴打一个钟头。

「又想什么呢?」凌远握着他后颈把人往前推,像对待什么淘气的小动物。

嘿嘿傻笑,「想我的圣诞礼物在哪里。」

「卧室你枕头上。」捏捏他耳朵。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的李熏然瞪大了眼睛,「我也有礼物?!」

指了指正在圣诞树下兴高采烈拆礼物的兄妹俩,「小朋友都应该在圣诞节得到礼物。」

李熏然作势掐他脖子,「凌远同志我觉得你刚才那句话非常不尊重人民警察。」

「噫——小朋友在呢注意一下影响。」赵启平抬手就捂住了方孟韦的眼睛。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老干部「喵」一声,从荣石脚上踩了过去。

管家那边早就准备好了大部分食物,剩下的冷盘被几位尚对自己厨艺又不切实幻象的客人七手八脚摆成惨不忍睹的形状,看不下去的黄志雄教他们用草莓做圣诞老人,一道对切一半做帽子一半是身体,挤满奶油做胡子,巧克力豆是眼睛,可爱的不得了。赵启平正抱着小卷心菜,帮她给苹果派上撒糖霜,偷吃的季白被庄恕拽回去洗手,老干部和那只小黑猫在他家舔成一团,试图加入的金毛蹲在旁边苦哈哈地看着,凌远靠着楼梯扶手,竟然兴起了一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路过的谭宗明被他一手拉住,「酒呢?」

「陈亦度什么时候来,酒什么时候到。」耸肩摊手表示此事和我无关。

小南瓜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老谭,你是不是要破产了。」

额角一抽,「……你知不知道你小子越来越不可爱了?」

凌远一手把小南瓜抱起来,「哪有?挺可爱的不是。」

「呜还是凌远叔叔好。」抱住他肩膀,回头朝谭宗明做了个鬼脸。

 

陈亦度带来了两瓶红酒,说不上名贵但拿来做热红酒还是有点肉疼。李熏然嘀咕一声万恶的资本主义,带着小南瓜去厨房帮凌远给橙子上插丁香。

切好了柠檬和苹果放到一边,锅里加一半红酒,溜达过来的谭宗明一脸正直地留下了整瓶白兰地。

把丁香肉桂加进酒里煮出香气,凌远不客气地倒了大半瓶烈酒进去,李熏然拍拍他腰侧,「远哥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圣诞节嘛。」只是笑,把一块苹果塞进他嘴里。

剩下的红酒一起倒进去,随着温度上升迸发出浓郁又甜腻的香气,凌远加了点蜂蜜和砂糖,转中火慢慢煮着。

「啊,好像很好喝。」馋猫一号方孟韦已经凑了过来。

「等到夏天是不是可以做潘趣酒啊?」馋猫二号赵启平说。

看一眼水果已经变色,凌远关了火,先装一瓶让方孟韦拿到桌子那边去,又一把拽住了要跟着走的李熏然,「要尝尝吗?」

「那边不是……」实现还在方孟韦手里的酒壶上,转回来发现凌远低垂了视线看他,眼睛里有雾,就一点点地绽开一个灿烂笑容,揽着凌远的脖子用力点头。

凌远含着热红酒来吻他,温热的液体带着水果香,酒精让味觉变得更加灵敏,李熏然在凌远叼住他舌尖的时候仓促地把酒咽下去,觉得胸口都是烫的,他交握的手微微颤抖,因为那葡萄酒香背后,只有在和凌远亲吻时才能体会的满腔爱意。

「谭爸爸~凌远叔叔和熏然叔叔在厨房亲亲~」奶声奶气的童音由远及近。

「噫——」嫌弃声非常整齐。

黄志雄把小卷心菜抱起来,「我们快走啊不要被这些叔叔带坏……」

「可是跳跳也和小曲叔叔亲亲啊~」小卷心菜话一出口,嘲笑声立即换了个方向。

李熏然捻起一个草莓塞在嘴里,颧骨那里红通通一片。凌远用纸杯蹭了蹭,还是忍不住低头在那里亲了一下,「圣诞快乐。」

「嗯,你也是。」他们笑声说,像是交换了什么秘密。

 

那半瓶白兰地成功地让场面失控,热红酒浓郁的水果味掩盖了酒精的阴谋,除了滴酒不沾的黄志雄其他人都有些微醺,摇摇晃晃笑得灿烂。两个小家伙吃晚饭没多久就困了,赵启平带他们上楼睡觉,回来就看见谭宗明和荣石不知道从哪里又摸了几瓶酒出来,酒量最差的方孟韦已经搂着抱枕蜷在沙发角落里,显然没有喝够的警官三人组兴奋异常。

这是要搞事情啊。

赵启平下楼的脚步越来越看,一路撞进谭宗明怀里。

后来圣诞树顶上的星星闪闪发光,李熏然绊到彩灯的时候险些摔倒在地上,季白原地起跳无尾熊一样挂在庄恕身上,大长腿死死缠在腰上,鼻子抵着肩窝那里磨蹭,和那只因为没人理他开始暴躁的金毛一模一样,嚷嚷着槲寄生下不能拒绝亲吻,庄恕你快来亲我一下。洪少秋和陈亦度还在拼酒,方孟韦顶着一张大红脸坐在桌子上,他脚踩着荣石的膝头,抬着下巴骄傲又甜美,暖色调的灯光落在身上,像一层焦糖。作为全场唯一清醒的人,黄志雄只是侧头看着曲和靠在他肩膀上,微颤的睫毛如同下一秒即将振翅的蝴蝶,带来整个太平常海啸一场。

「远哥。」李熏然笑着凑近。

「嗯?」凌远也喝了不少,手托着他后脑勺,短短的头发蹭着手心,有点痒。

展臂抱住他肩膀,「我也准备了礼物给你……」

「是什么?」他凑得很近,呼吸里也带着水果香。

李熏然额头抵着他的,笑弯了的眼睛里是星辉与月光,他从上衣口袋摸出个盒子,晃晃脑袋定了定神才打开,异常认真地把手表戴在凌远手腕上,捧起来左看右看,满意地点点头,「嗯,我眼光真棒!」

「是呀,然然眼光一直很棒。」

眯着眼睛看他,「我觉得你在夸自己。」

「哈哈哈。」

什么都别说了,接吻吧。



tbc.

评论(21)
热度(252)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