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30.鸡汤小馄饨

今天份的凌李!来自一个昨天去吃日料结果拉肚子了的秘书长,我要把那家店拉黑呜呜。

附赠老干部肉垫和小黑猫,当然这只真的只是拍照角度看起来小……姑娘们!连一只猫45°仰角都显脸小,你们明白了吗?一个左拥右抱两只猫打字的秘书长如是说。

感恩家里两个傻蛋的各种友情出演。

鸡汤小馄饨是前几天姑娘点的,欢迎认领(笔芯 


前文请戳>目录<


-----


30.鸡汤小馄饨

 

临近年末事务众多,凌远连续一周都加班开会,几乎没怎么回家。倒是向来不擅长文书工作的李熏然如有神助般提前写完了积压的结案报告,天天按时回家不算,还能偶尔帮同样焦头烂额的赵启平医生照顾一下两个小家伙。在老干部被兄妹俩搓来揉去的空当里准备晚饭,凌远在冰箱冷冻库留了很多饺子馄饨,开水煮了就能吃。天气越来越冷,要下的那场雪却始终没下,李熏然看着锅等饺子煮开,热气蒸腾成水雾弥漫,眼睛都潮湿起来。

「熏然叔叔。」小南瓜在厨房门外喊他。

担心饺子煮破,没回头只是应了一声。

「凌远叔叔去哪里了?」炮弹一样撞过来抱住他腰。

关火,捏他脸颊,「凌远叔叔跟你爸爸一样在加班呀。」

小南瓜点点头,「我想他啦……」

李熏然揉揉他脑袋,叹口气眼里还是带笑,「我也想他啦。」

 

凌远开完会已经快到八点,医院食堂早就没东西吃了,他按着隐隐作痛的胃,办公桌上还有一摞没处理的文件,凌远叹口气刚要坐下,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下,李熏然的信息。

「根据本神探的直觉,凌院长又有不吃晚饭的企图了。」

凌远划开手机屏摇了摇头,不自觉得抿着嘴笑,笑纹堆在眼角,「赵启平告的密?」

「哈!你果然没吃饭!」回复相当快。

歪头想了想,还是脱下白大褂换上外套,「这就去吃,请熏然神探放心。」

「这才乖。」

凌远想也知道他鼻孔朝天的骄傲模样,去到三层的骨科办公室敲了敲门,「赵奸细,要出去吃晚饭吗?」

「吃!为什么不吃!」愤愤地推开了面前的报告。

被他激烈的反应逗笑了,「想造反啊小赵医生?」

把白大褂扔到椅背上朝他摇了摇手指,「一个三天没有给自己儿子亲亲抱抱的爹的心情,你不懂。」

凌远靠在门框下想了想,「也不是不懂。」

赵启平穿衣服的动作顿了下,表情复杂地看着凌远,「师哥,你真脏。」

「是你心太脏了吧。」

 

接到凌远电话的时候,李熏然正窝在沙发里抱着iPad玩保卫萝卜,老干部蜷在他膝窝睡得正香,李熏然就伸手捏一下猫咪粉红色的肉垫,见他没反应,再捏一下。放在肚子上的手机震动,李熏然瞥一眼屏幕,猛地坐直,吓得老干部一溜烟钻进了冰箱和墙中间的缝隙里,「远哥!」

「嗯,是我。」电话那边的声音带了点笑,把李熏然妥帖地包裹,云朵一样软绵绵的,还带着阳光晒过的味道,「我在楼下。」

眨眨眼,「啊?那你为什么不上来?」

「嗯……」凌远难得犹豫了一下,「总之你先下来吧。」

屋里暖气开得很足,李熏然只穿了跨栏背心和短裤,听凌远这么说,只能好好地换上长裤外衣,想了想又拽条围巾才下去。

凌远就站在平常停车的地方,长长的风衣勾出一个冷冽的轮廓,每次呼吸都眼面前哈出白气,远远看过去就像被无限放缓的电影镜头,一个抬眼也要用去半生的时间。

李熏然几步跑到他面前,先把围巾绕到他脖子上才说话,「远哥你干嘛啊大冬天的……咦这是什么?」他弯腰打量凌远怀里漆黑的一团,琥珀色的圆眼睛警惕地看着他。

「小猫。」凌远转了个身,借着路灯的光才能勉强看清轮廓,一丝杂毛也没有的小黑猫黏在凌远的黑色风衣上,完美隐形,「我车还没停好他就往底盘下面钻,如果不是我开的慢没准就压到了。」

猫咪怕冷,冬天经常会有流浪猫钻进相对温暖的汽车附近,凌远抱着的小家伙一身灰土味,估计也是小区附近的流浪猫。李熏然看他乖巧的样子伸手想抱,小家伙当即扬爪发出威胁的嘶嘶声,却没有从凌远身上下来的意思。

险些被挠的警官先生抬头看凌远,「这就是你叫我下来的原因?」

笑得有点无奈,点了点头,「这么小,冬天怕是过不去吧?」

一阵冷风吹过,李熏然打了个哆嗦,当即勾着凌远手臂往家拖,「管他的,先回去再说!」

 

黑猫一进屋进拖着小短腿颠颠儿跑到食盆那里大快朵颐,老干部保持着震惊的姿态趴在猫爬架的最顶层看着,李熏然蹲在旁边看那黑乎乎的一团高速进食,感慨就算都是猫也是千差万别。

自家那只可叫一个淡定啊……

换好了衣服的凌远路过,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吃饭了吗?」

「我妈过来炖了锅鸡汤,我本来准备饿了就去煮个米饭。」注意力还在小猫身上。

手从腋下穿过,像对待小朋友一样作势要把人提起来,吓得李熏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回头怒瞪,「凌远你还要不要你的老腰了!」

「要,要。」拉他起来,「跟我去包馄饨?」

李熏然咽了下口水,用力点点头,朝凌远扑了过去。

「哎哟你当心我的腰!」

 

凌远在储物柜和冰箱里翻了翻,熏然妈妈大概带来了足够两周份的口粮,看来担心小李警官在家饿死的人不只他一个。

用料理机现打了肉馅,葱姜剁碎,鲜虾剥壳去馅,分出一半虾仁剁好,和葱姜一起拌到肉馅里,在把另一半虾仁切大块混进去。李熏然啃着苹果在旁边看凌远拌肉馅,看他额发软软垂下遮住了一点专注的视线,看他上衣的袖子挽起到手肘,手腕处有一块凸起的骨头。

然后就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鸡汤在锅里加热,馄饨皮是现成的,凌远拽着李熏然洗手的时候听见客厅有动静,探头看了眼是两只猫正隔着沙发对持。

「这是要打起来啊?」就着李熏然的手咬一口苹果。

李熏然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有人民警察在呢,拒绝打架斗殴。」

凌远笑着在他骄傲扬起的下巴上亲了一口。

 

总体来说,包馄饨比包饺子容易。肉馅放在方形的馄饨皮一边,跟着筷子卷两圈,捏着两边翻一下,指尖沾点水就能捏在一起。李熏然瞪大了眼睛看凌远熟练又迅速的动作,自己好不容易包好一个却扁扁的有肉馅漏出来,确认厨房和自己八字不合。

凌远手上有面粉,只能凑过去蹭了蹭脸颊,「多包几个就好了。」

「这也差太多了……」把两个人的馄饨放在一起比了比,差别跟外面两只猫一样大。

凌院长心想那可说呢,你这双手是握枪的,我这双手,是可以缝合之后单手打结的。

李熏然又包了七八个,放弃为自己的晚饭添堵,掀开锅盖闻了闻热好的鸡汤,转过头来笑得心满意足,「远哥,好香啊。」

 

两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上桌,心急却怕烫的李熏然舀起一个吹了又吹不敢下口,末了还探出舌尖试试温度,和他脚下犹犹豫豫想靠近的小黑猫一模一样。

「然然,别急。」凌远托腮看着他笑,觉得之前那么多天辛苦,直到看李熏然坐在他对面吃碗馄饨,才是到了家。

小黑猫最后趴在了凌远脚边,老干部走过去,头枕上他肚子,磨蹭了两下。

欢迎回家呀。


tbc.

评论(26)
热度(291)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