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顺懂】顺五岁的饲养日常

我热衷的年龄操作。

忙到吐的每一天都要被脑洞画面憋死在工作现场。


激情写文,不讲逻辑。


———


作为一名合格的蛟龙,对于可能发生的任何突然危险状况,李懂都曾经进行过沙盘推演和实战演习,但这真的不包括当爆炸余波散尽,从瓦砾堆里挖出一个目测只有五岁的孩子,带着顾顺的黄色防风镜、穿着顾顺的衣服、抱着顾顺的枪。

「……」

「所以对方已经研制出APTX4869了吗?」动画片看得比较多的庄羽率先找到了语言能力。

动画片也看得不少的李懂并不是很想理他。


在应该是顾顺的小朋友昏迷的过程中,李懂已经见识到队长瞪大了眼睛、副队迷惑地眯起了眼睛,佟莉掉了枪、石头半晌没能捡起来自己下巴、陆琛十年一次的结巴和舰长政委一起扔了电话。

随舰医生进行了一系列检查之后,在尽量避免使用APTX4869这个词汇的同时肯定了从功效来说他就是APTX4869。

李懂觉得太阳穴隐隐抽痛,得亏罗星还不知道。

话音未落,徐宏递了个电话过来。

罗星的大嗓门不用贴在耳边就能听见:「懂事儿!他们说顾顺变成柯南了?!」

得,现在半边脑袋都是疼的了。

「所以,医生……」李懂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他……没事儿吧?」

「没事儿啊,就是睡着了。」

「……」

睡梦中的顾小顺攥着李懂手指砸吧砸吧嘴,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好东西。


顾顺醒过来的时候,先看见医务室的天花板,然后是趴在床边睡着的李懂,继而觉得全身像被坦克碾过一样疼。「唔……懂事儿……」

这个声音怎么仿佛有一些陌生?

像每一个怀疑自己瘫痪的病人一样,顾顺首先抬起手,然后……「啊啊啊啊啊!!!!」

白馒头是的手掌,五个短短的指头。

「啊啊啊!!!!!」

被吵醒的李懂一把把他抄进怀里捂住嘴,「别喊了。」

「啊啊啊啊啊……」控制音量继续尖叫,怎么看都有点儿委屈。

突如其来的罪恶感让李懂把他在自己腿上放端正,揉了揉头发,尽量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下眼前的状况。顾顺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眼前刚睡醒,脸上还有袖口压出红痕的李懂,表情愈发惊恐,「你说柯南连载了十几年还没完,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去?」

……看来大家动画看的都不少。

抱着他往外走,既然醒了就没什么必要占着医务室病房了,「应该不会,毕竟我们没什么黑衣组织,你的真实身份也早就暴露了。」

顾顺蹬了蹬两条小胖腿,「懂事儿,我只是变小了,不是腿断了!」

李懂低头看着他,满脸写着「我把你扔出去你信不信?」

求生欲让顾小顺立即双手抱住他脖子。

来历不明的愉快让李懂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藏住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狙击手技能并没有退化的顾小顺嘟嘟囔囔地枕在他颈窝,心里哼了一声。


走到半路听到顾小顺肚子「咕噜咕噜」地叫,李懂朝向宿舍的脚一收,拐弯就去了食堂,正好碰见围成一桌数米粒的蛟龙一队。

在空着的位置坐下,李懂看了一圈,「他饿了。」

「哎呀那让我抱会儿你去给他找吃的。」佟莉二话不说把李懂怀里的团子抄走,放在自己腿上还不忘戳戳他小苹果似的脸颊,就好像昨天才给了顾顺一个过肩摔的人不是她。

陆琛拍了拍石头的肩膀,「我们莉姐会是个好妈妈的……啊!」

杨锐愁得眼睛更小了,「佟莉,不要扔筷子。」

「队长你倒是在她扔之前说啊!」今天的十项全能军医还是欲哭无泪。

适应力极强的顾顺心态平和地被佟莉抱着先喂了几口小炒肉,悲伤地发现和身体一同退化的味觉并不能接受如此辛辣的味道,苦着一张小脸拽佟莉袖子,「辣,要喝汤……」

蛟一众人被他的奶声奶气萌得心里一颤,定睛看看这个小团子,哪儿还有一点王牌狙击手拽到上天的样子。

徐宏摸着下巴摇摇头,「真是杀人犯也有小学同学。」

李懂打饭回来的时候,正看到顾小顺抓了一手胡萝卜朝徐宏砸过去。

「顾顺!不要乱扔吃的!」杨锐伸着手拦,愁眉苦脸的样子活像班里小孩都不听话的幼儿园老师。

狙击手顾顺意外变小的故事已经在舰上传开,因此李懂领到了一份制作精良的儿童餐,连苹果都切成了小兔子的模样,李懂认真怀疑如果可以他们也会把土豆切成小桃心。

刚才还在朝人扔胡萝卜的顾顺一见李懂,就委屈地扁着嘴伸手要抱,「懂儿,他们欺负我。」

这句话顾顺经常说,现在听起来却格外有说服力,徐宏甚至兴起了那么一丁点儿不该有的罪恶感。

「对,他们欺负你,他们都是坏人。」李懂咬着下嘴唇,把一个笑憋了回去。

得到声援的顾小顺双手叉腰,下巴抬到天上重重地哼了一声。

把顾小顺放在腿上,抽了张纸巾把他刚刚抓了胡萝卜的右手擦干净,小勺子递过去。

「你喂我。」拒绝勺子,从顾小顺做起。

看他嘟着嘴红着眼眶,李懂也没了脾气,勺子转了个方向舀一点青菜送到他嘴边,「啊。」

「要吃肉肉……」意图撒娇。

全队一起看着他。

「啊。」一大口青菜嚼嚼嚼,表情有那么一点点痛苦,李懂没来由地想起上一次在濒临四十度高温的天气里出任务,回来有些中暑症状的顾顺从医务室领了两瓶藿香正气水,推三阻四最后仰头喝掉的表情,跟眼前这位如出一辙的痛苦。

真是顾顺。

他把好不容易咽下一口青菜的小家伙搂紧,下巴抵在他头顶蹭了蹭,夹了个鸡腿给他。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顾小顺啃完了鸡腿,又被李懂喂着喝了糖,举着一双油汪汪的小手朝石头眨了眨眼,「要吃糖!」

生化武器级别的破坏力。

杨锐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不想再抱着他去澡堂被人参观,李懂接了一大盆水端回宿舍,把吃饱了正在打困盹的顾顺从床上抱起来,「洗个澡再睡。」

「唔……懂儿。」眼睛都没睁开就伸手揽住了他脖颈。

「乖。」在他后背拍了拍,不知为何一直收不住上翘的嘴角。

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头顶柔软的头发擦过李懂耳垂,有一点痒。总算醒过神来的顾顺坐在椅子上笨手笨脚地脱了衣服,再次双臂高举。

忍俊不禁的李懂把他抱起来,「之前是谁说的自己只是变小了腿没有断?」

「嘻嘻。」一派天真地笑出了两颗小虎牙。

手背又试了试温度,才把顾顺放水里,盆里的水只能淹到肚子,淘气地掬起一碰水泼李懂,收获了一个被捏红的左脸颊,「呜呜懂儿欺负我……」抱着他手臂撒娇。

「你小时候就这么皮吗?」艰难地单手挤洗发水。

万分配合地举着小短手在自己脑袋上揉泡泡,「老实说不记得了,提醒我下次打电话回家的时候问问我妈。」

李懂告诉自己他现在是个孩子,自己真的不能打他。「闭眼睛。」拿着另一壶温水帮他把头上的泡沫冲干净,又洗干净了身子才抽条大毛巾出来裹好抱回床上。

「懂儿懂儿。」被白色浴巾包得严严实实的顾顺坐在床沿晃着两条小短腿,活像一个会走路的饭团,「我能跟你睡不?」

忙着收拾满地狼藉的李懂头也不回地朝他比了个中指。

顾顺原地躺倒,在李懂的床上滚了好几个圈,开心的像个货真价实的小笨蛋一样。


睡觉前李懂去队长宿舍送报告,临走的时候被副队拦在门口,准备起身的杨锐被徐宏一个眼神钉回了椅子上。

「我跟医生聊过了。」他把李懂拽到走廊,「他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医生一点办法也没有。」脑内同时出现了「果然真的是柯南」和「那个医生是陆琛吗」两句话的李懂噎了一下,选择沉默。

可能误读了他表情的徐宏拍拍小观察员的肩膀,轻叹了口气,「有事儿就跟我说。」

「你明天能帮我带带顾顺吗?」

「……啊?」

观察员李懂,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回宿舍的路上李懂在想,副队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问他如果顾顺真的变不回去怎么办。的确他们不可能永远养着一个小朋友,眼下飘在海上,仿佛永远沉默的海洋给了他们来历不明的安全感,但是靠岸知乎又该怎么样呢?

他想起顾顺把手肘架在他肩膀上,站没站相地靠在他身上。

想起顾顺在他耳后平稳的呼吸,连带着自己的心跳都进入了同一个节奏。

想起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的虎牙,眼里的倨傲。

乱七八糟想着,走得便有点太慢,回到自己寝室的时候已经到了熄灯的时间,他关了灯摸黑朝床边走,刚要躺下已经睡着了的小团子就反震抱住了他手臂。

李懂就着浅浅月光,揉了揉他头发。

「懂儿。」脸颊贴在他手背上小声咕哝,「我真喜欢你。」


虽说答应了李懂,但是第二天要和杨锐一起去开会的徐宏是断不可能带上顾顺的,就算政委说其实可以也不行。

于是转手把顾小顺交给了自家徒弟,佟莉单手抱着他点了点鼻尖,「懂事儿不要你了?」

额角一抽,「……我哭给你看哦。」

「哭!赶紧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陆琛兴奋捧脸,被佟莉一毛巾抽老实了。

现在这个身形当然不能参加训练,百无聊赖的顾顺只能和毛巾一起呆在椅子上,或者在佟莉第N次把石头反压在地板上的时候到旁边拍手叫好。

原来看别人被莉姐当沙袋这么开心啊,顾小顺突然理解了副队的感受。

当然沙袋也当得很开心你的大概只有这一位,顾小顺想要拍拍石头的肩膀表示安慰,却不料五短身材平衡感也比成年版本差了许多,一个屁股墩儿就坐在了地上,还被挣扎着要起身的石头一胳膊肘甩在了脸上。

「呜哇!!!!」嚎啕大哭。

佟莉当即一个巴掌甩在石头后脑勺上,「张石头!」

顾顺一点儿也不想哭,他觉得在这群战友面前哭真的是丢脸丢到吉布提了,但是真的好疼啊!

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顾小顺被佟莉抱起来拍着背顺气,庄羽扔了全套和陆琛过来送纸巾,还在揉后脑勺的石头在佟莉庄羽如出一辙的杀人视线里弓着身子不跌道歉。

「不哭不哭,给你糖吃?」

「呜呜呜呜呜。」不为所动。

「……骑大马吗?」

泪眼汪汪的小团子看了他一眼,眼圈红红,表情坚决。

……

拿着一摞表格回到训练场的李懂,看见眼圈红红的顾顺坐在石头脖子上,挥舞着手臂满训练室自由地奔跑。额角一抽,怀疑自己错过了整个世界。


公海上有海盗袭击中国货轮,已经占领驾驶室比控制多名人质,上级指派临沂舰执行营救任务。

蛟龙一队检查装备的时候,顾顺抱着腿坐在桌子正中央,鼓着脸颊给他们递子弹夹。

他在生气。

二队的狙击手和观察员在飞机上待命,李懂和他们一起执行地面任务。

顾顺把头盔递给徐宏,步枪弹夹递给佟莉。

实在看不下去的陆琛摸了摸他头。

他不能一起去,这让他极度不安,并且第一次对现在无能为力的自己生气。

又检查了一次装备,李懂伸手穿过他腋下,把人拎起来抱到自己面前。

他弯腰和顾顺平视,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等我们回来。」

小家伙回头看了一圈大家,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但终归是不放心,他们坐着快艇离开之后顾顺就摸去了指挥室,看到他溜进来的高云没说什么,拉了张椅子过来把人放在自己旁边。

他什么都懂。

顾顺看着屏幕上的小白点移动,小手紧紧扣着桌沿。经过电波扭曲的声音他早就听惯,却鲜少又像现在这样只能旁观。

放下枪才知道,手里的枪能给他多少安全感。

赵海光摸了摸他脑袋,「相信他们。」

「我当然相信他们啊……」奶声奶气地嘟囔,声音渐小,听到杨锐的声音,「我数3、2、1,一起上。」

一阵子弹破空的尖锐嘶鸣。

「倒了一个!」佟莉喊。

「人质安全!」是陆琛的声音。

「控制室拿下!」

「跑了一个!」

「别让他上船!」

「交给我!」是李懂。

几声枪响。

「李懂!」

一片寂静。

「李懂!听到回话!」

顾顺惊慌地回头看高云,左胸疼得快要破膛而出。

「报告队长!李懂没事!」气喘吁吁,语气平稳,带着一点不容忽视的骄傲。

松了口气的顾顺险些从椅子上滑落,被赵海光拎了回来。

抬头看着屏幕上那几个白点儿,呼吸都撕扯着肺部,小小的顾顺抬起右手攥成拳,敲了敲左胸口。

强者无敌。


完成营救任务之后蛟龙一队检查了整艘货船,确认没有劫匪潜伏或者炸弹之类的遗留物之后登艇返航,指挥室里的顾顺蹬着小短腿从椅子上跳下来,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跟了几步的赵海光在后面喊,「跑慢点啊,别摔了!」


他是摔倒了,膝盖磕破一点点皮,但这都不算什么。

顾小顺在一片腿中间跑着,他很惊慌,有些东西需要看到才可以。也许当他的身体变小,这么一丁点儿大的心脏便再也容纳不下那么多情绪,又或者那些有些东西他从来不能平静以对,只是当他握着狙击枪的时候,还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子弹躲不掉的,他知道。

但是当他身处战火之外的时候,那些人把什么作为筹码,他也知道。

站在通道口等了很久,直到快艇开进来,熟悉的7个人翻下船,一步步朝他走来。

「诶呀顾小顺来迎接我们啦?」杨锐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顾小顺你……诶你别哭呀!」陆琛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了。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哭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把他抱起来的李懂脸颊上有一道擦伤,只是膝盖很痛。

徐宏把自己的头盔扣在他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下。

「别哭了,我们回去吧。」


那天晚上,习惯了抱着顾小顺一夜无梦的李懂突然在半夜醒了过来,才发现怀里的团子不知所踪,起身要找才看见那个高大的身影只穿了件T恤坐在地板上,喘息粗重,汗如雨下。

「顾顺……?」月光在地上切出一点现实与梦境的分割线。

青年抬起头,尚有些苍白的脸上绽出一个笑容,露出一边的虎牙,「懂儿。」

李懂很紧、很紧地抱住了他。




番外1.


庄羽咬着铅笔头,若有所思。

从他身后经过的陆琛探头看了看,小通讯员面前的纸上一片鬼画符。

「想什么呢?」

「在想顾顺一个多礼拜就变回来了,柯南怎么这么多年还没完结?」

「……」

少看点动画片吧孩子。




番外2.


又被拽去做了一堆检查的顾顺回来之后就不见了,午饭晚饭都没有找到他。

每个人见到李懂都问了一句「顾顺呢?」

并不完全是顾小顺出现那几天养成的习惯。

最终李懂在操场最远那一边找到了他,坐在围栏上抬头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手一撑坐在他旁边。

顾顺转过来看他,「又被抽了两管血,疼。」

敷衍地掌心贴上他额头,「痛痛飞走了~」

很是配合地在他手上蹭了两下,「懂儿~要吃糖。」

李懂还真的从口袋里掏了一颗大白兔出来,「石头昨天给的。」

没有接,「喂我。」

想问他是不是做小朋友做上瘾了,手上已经利落地拆了糖纸递到他嘴边。

从李懂指尖衔起了那颗牛奶糖,倾身吻住他。

「甜的。」



END.


评论(14)
热度(324)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