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瑜昉】My Blueberry Nights

王家卫毁我人生!(海豹鼓掌.gif)

和 @SKYLINE 很久之前喝酒聊出来的梗,拖着拖着就拖成了尹老师(迟到很多)的生日贺。

感谢尹昉老师,以一种玄学的方式拯救了我的人生。

你总是要看着前方的,前方说不定真的有希望。

闪闪发光。


———


他又来了。

黄景瑜把手里的杯子洗净擦干,看着他径直走到吧台最靠近酒柜的地方坐下。

这是他第三天晚上,在同一个时间出现在酒吧里,今天周三。

他总是在差九分钟10点的时候推开门,第一杯酒要Whisky Sour,之后再也不点单。手撑着头朝黄景瑜笑,懒散里藏着些许疲倦。

他说「Surprise me」,却从未表现出惊喜,只是安静地喝完每天晚上的三杯酒,单手托腮看着甜品柜,眼底露出些许粗糙的笑意,仿佛光年之外的恒星陨落。

黄景瑜放下手里的杯子,怀疑起了自己愈发跑马的想象力。

「下一杯想喝什么?」瞥一眼他空了的杯子,而后自知失言,「当我没问。」

他笑了起来,「如果我有想喝的呢?」

微皱起眉头,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不会的。」

「嗯?」

「对你来说,Surprise比较重要。」

黄景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笃定。他们不该这么对客人说话,但这是一个工作日的晚上,整个酒吧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凑在吧台一角,空间造就的疏离感,皮肤比眼睛更早捕捉到。

他笑了,「也许吧。」

他说,「我想吃蛋糕。」


后来,黄景瑜多多少少地摸到了他的喜好,天性也好训练也罢,调酒师总是擅长从别人喝酒时的第一表情判断出好恶,眼神一瞬间的闪动,比放下酒杯后的笑容诚恳许多。

他喜欢Whisky和Gin、受不了Campari的味道、比起甜更喜欢酸、酒精度要高酒精味不要重、却意料之外地喜欢Chartreuse。

还有,喜欢一切莓果。

黄景瑜并没有意识到以上每一条都被他清晰地刻在了脑袋里。直到某一天,他在开店之后发现装蓝莓的罐子空了,手忙脚乱地找人帮忙看店自己出去买,往回跑的时候,刚刚亮起的街灯从肩膀上划过,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他看着在塑料盒子里滚动的蓝紫色水果,眨了眨眼睛。


「我叫尹昉。」

他用吸管拨弄着沉在杯底的蔓越莓,突然开口。

黄景瑜不解地抬头。

他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平伸的手臂,仿佛一只休憩的天鹅,隔着玻璃杯的目光也摇摇晃晃,「就是告诉你。」

「啊……哦。」

那是一个周六,下了一点小雨,窗玻璃上挂着星星点点的雨滴,靠窗的座位都被情侣占据。他们在昏暗的灯光里,彼此低诉疏离的爱语。

黄景瑜买了一束花,放在吧台离尹昉比较远的那边。香槟色的玫瑰和纯白的洋桔梗,用牛皮纸草草包了,夜里便看不出分别。

那天尹昉来得比平常都早一些,第二杯酒却喝得很慢。

黄景瑜做完最后一杯Mai Tai,递了一把甜品勺给他。

杯子里的冰已经化了,尹昉捞出一颗蔓越莓,浸泡之后的酸味在口腔里崩开,冲散了酒精的余味。他朝黄景瑜笑,指了指窗外,「这边能看到的那个剧场,我在那里排舞。」

「跳舞?」把桌上的基酒收会酒架,歪头想了想,「很适合。」

仿佛被他笃定的语气逗笑了,「什么叫适合?」

「很难讲,比如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适合站在这里?」

吃掉最后一颗莓果,想了想,「大概吧……我要吃蛋糕。」

「好。」

和酒里泡过的蔓越莓比起来,蛋糕上铺的奶酪和芒果都有些过分甜腻,适合永远是个吊诡的概念,就像如果没有之前的莓果,它有很大的可能会喜欢这块蛋糕。你喜欢一座城市、一个酒吧、一位调酒师,很大可能只是在某个身体只剩轮廓的夜晚,被他手里的酒精填满了血肉和呼吸。

所有的适合,不过只是时机的问题。

尹昉推开装蛋糕的盘子,漫无边际地想。


黄景瑜在开店之前去买蛋糕的材料,开车正好经过剧院,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他在门口的海报栏找到了一出舞剧,大概是尹昉正在排练的那个。

他对舞蹈没有丝毫研究,只是莫名想起了那天趴在吧台上的尹昉,天鹅一样。

便鬼使神差地买了票,好好收在皮夹里。

他想,他不会告诉尹昉。

海报上的尹昉,在一片如海底般深邃的黑色里,周身散发着幽光。


「其实跳舞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尹昉放下酒杯说。

靠门的位置坐了几个加班来吃夜宵的人,黄景瑜给他们煮了面,给尹昉炸了一小份薯条。

他伸手拨弄着放在吧台内侧,用来装饰鸡尾酒的薰衣草,「那并不是一种纯粹意义上的扮演,更像是你把一个故事、一种情感内化之后,再用完全不同的方式表现。」

黄景瑜认真地看着他。

「而当你开始运用其他所有方式来试图探索和传递的时候,就会发现语言和文字其实是一个诡计。当你出现了判定和规矩,才有了争端和分歧。」

想了想,「巴别塔的道理?」

「聪明。」手撑着头,懒洋洋地笑。

所有的情绪都收了几分,便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真诚。黄景瑜帮他调下一杯酒的时候想,如果说调酒师的职业要求他们将观察变成一种行为习惯,那么尹昉可能比他更有天分一些。

「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做这么多蛋糕?」那天的尹昉喝得很多,说的话也比平时多。

黄景瑜把草莓蛋糕摆进甜点柜里,「有人喜欢吃。」

「可是蓝莓派每次都会剩下。」尹昉撑着脸颊,「给我一块。」

黄景瑜耸耸肩,切了一角递给他。


那天下过雨,尹昉离开酒吧的时候街道还是一片潮湿,他避着水洼,慢吞吞地走回家,转过街角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酒吧的招牌。

他想,等到公演结束,他离开这里,会不会在走到某个地方的时候,想起他曾经来过这样一家酒吧,酒吧里有一个眼睛里还看不到阴云的年轻人。

他就站在那里,仿佛永远不会离去。


公演那天,黄景瑜去的很早。他坐在观众席里,看着红色的幕布拉开,看着尹昉走上舞台。

他不太懂音乐,也不太懂舞蹈。只觉得自己在凝视一片大海,将自己裹挟进温柔的浪潮。

海洋里没有一点声音,沉默的日光从头顶照射进来。

光芒里,愈发沉寂。

他看着尹昉舒展身体,扭转关节,好像搁浅的鲸鱼,落水的飞鸟。


一周的公演结束之后,尹昉又去了黄景瑜的酒吧。他在酒柜鲜艳的地方看见了舞剧的票,便把一个浅浅的笑容藏在了酒杯后面。

喝第二杯酒的时候,黄景瑜放了一块蓝莓派在他面前,「我请你。」

「不如连酒一起清了吧。」

「好呀。」黄景瑜笑笑,露出了两颗虎牙。

喝到第四杯的时候,他又成了酒吧里唯一的客人。黄景瑜站在水槽那边洗着永远洗不完的杯子,偶尔经过的深夜行人在窗户上投下稍纵即逝的剪影,像令人不安的电影画面。

尹昉把蛋糕吃晚了,盘子上还散落着一些饼底的碎屑,他用甜品叉把他们压平,抬眼看到黄景瑜端着一盘食物,边吃边走过来。

脸颊像仓鼠一样鼓起,黄景瑜仓促嚼了几口咽下去,笑得无奈,「我也是活人,要吃饭的好吗?」

也被自己的震惊逗笑了,「是啊……」

你从白昼走入夜色,这家酒吧就成了一个意向,围绕在黄景瑜身周,尹昉走进来的时候,便决定了一段牵扯。

否则也不过是门口晃过的虚影一个。

「要吃吗?」把盘子递给他,寿司卷是凉的,但看上去味道很不错。

下意识想要拒绝的尹昉已经伸手拿了一个。

「我以为你应该开餐厅。」算是给予赞扬。

给自己煮了杯咖啡,「最开始是有人饿了,问我有没有吃的……反正也有厨房,我就凑合着做点什么,没有菜单是我最后的坚持。」最后的礼貌是没有把白眼翻出去。

尹昉晃了晃杯底最后一口酒,「你去看我的舞剧了?」

「嗯。」把票放在那里的时候,多少也是爱期待他能看到。

「喜欢么?」

黄景瑜歪着头想了想,「我说不好。」

水槽里的龙头可能用了太久,即便关好也有水滴落下,在舒缓安静到几乎不合时宜的音乐里,节拍器一样。

「那你为什么要开酒吧?」

「……忘了。」

「……」

黄景瑜拿了两个威士忌杯,从酒架下面摸出一瓶Laphroaig Lore,「我说真的,最开始只是单纯想要谋生,这么多年下来,总还是有些什么变了的。要陪我再喝一杯吗?」


黄景瑜熄灭了门口的招牌,关了店门。倒上威士忌的时候,他们便抛弃了自己原本的身份。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离开的时候,尹昉给了黄景瑜一个很长的拥抱,在渐渐有些凉意的初秋夜风里,暖得毫无实感。

天边能看见一点点浅色晕开,还没熄灭的路灯照出了蓝莓色的夜。

晨昏交界的时刻,是另一个世界。

亲吻威士忌的味道。



END.


私货很多,略感汗颜。

以及反正都晚了顺便祝我心灵之友 @SKYLINE 生日快乐,长命百岁吧😂


>> 个人目录

评论(4)
热度(72)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