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谭宗明/赵启平」Slow Dance in a Burning Room - 02

仿佛在走剧情但是看起来像划水的一章。

今天的夏老师还是这么热衷做菜。

前文戳:01 (被屏蔽了暂时走个外链:shimo点我


------


02


谭宗明在公司加班,提前打了电话让赵启平自己先睡,「那你几点回来?」

看了一眼堆积的文件,「肯定十二点之后了,别等我。」

「我本来就没有在等你。」声音里有一点没藏好的委屈,恰好碾过谭宗明只为他柔软的心脏。

结果9点过几分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推开,刚刚开始长个因此显得格外瘦弱的小家伙背着一个巨大的双肩包,嘴里叼着一个冰淇淋的勺子。

谭宗明无奈,迎过去把勺子从他嘴里抽出来,「什么味道的?」

「芒果。」

「怎么不买草莓?」偷了一口他的冰淇淋。

撇嘴,「卖光了。」

芒果有点甜腻,像下过雨的天。

赵启平拽着谭宗明去沙发那里坐下,才从双肩包里掏出了几个大饭盒,看见荤素搭配的三菜一汤加米饭,才发现自己从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东西,挠挠脸颊,试图偷块牛肉的手被赵启平毫不留情地拿筷子敲了下,「先洗手。」

「诶,祖宗。」依言去洗手,抽张纸要擦干的时候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没头没脑地笑了起来。

土豆炖牛肉,三杯鸡,白灼芥蓝,松茸海鲜汤,口味清淡,不像自家阿姨的手艺,谭宗明喝了两口汤,「……你做的?」

「土豆炖牛肉是阿姨做的。」窝在单人沙发里继续和芒果味的冰淇淋奋战。

探身过去在他头上揉了两把,「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

「一个人呆着,总得找点事情做。」低头抬眼看他,神情仿佛一只初次捕猎的小豹子,警惕又天真,「而且宗明叔叔。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好。」

谭宗明语塞。他并不清楚怎样才算对一个人好,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是真的就算对他好,他没有和任何年纪的小孩子相处过,也并不觉得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积累了什么有益的经验,只能相信直觉,而直觉把他和赵启平引向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牛肉炖的软烂,土豆几乎融化在嘴里,三杯鸡甜味浓郁却不突兀,尚还温热的汤对谭宗明缺乏关爱的胃十分友善。

赵启平偷偷看他,这个人总是退得很远,保持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只有在吃饭睡觉的时候,才露出了点普通人该有的烟火气。

不知不觉之间,他们都成了彼此的一条线,维系着某种脆弱的情感。

赵启平希望这条线能打个死结。

谭宗明吃过了东西,帮着赵启平把饭盒洗好装会包里,所谓的帮忙,基本就是在赵启平洗饭盒的时候站在旁边,在他需要厨房纸的时候抽一张递过去。

赵启平在水里泡了太久的手冰凉而柔软,谭宗明把这双手收在掌心里,哈了口气,「天气冷得好快啊。」

「是你们公司需要热水系统吧。」

「写字楼的问题,不怪我。」

「写信投诉他。」赵启平扁了扁嘴,觉得手指上已然沾惹了谭宗明呼吸的味道。

谭宗明看了看已经走到10点多的时钟,「你作业写完了吗?」

「……」赵启平无言以对地看着他。

挠挠头,「那……你就在这里看会儿书或者先睡一觉,我弄完了手里这点工作,我们一起回家。」

赵启平仰头看着他,笑的风一般透明,拂过谭宗明的心口时,他觉得自己可以为了再看一次这样的笑容,付出一切。

于是,谭宗明继续工作,赵启平在他的书架上抽了本杂志,有一行没一行地读着,睡着前偏只记住了一句话:

「王尔德说,每一例相爱,都是希望压倒自知之明的伟大胜利。」

我们跌入爱河。


总算忙完了一个项目,谭宗明拥有了三天奢侈的假期,整个周五用来在家睡觉,周六早上倒是醒的很早,或者说厨房里难以忽视的香味,让他肚子里的馋虫比他本人更早醒来。

揉着眼睛到厨房去,「你煮粥了?」

「嗯。」近来长高迅速的赵启平晚上总是腿疼睡不好,干脆早早起来去市场买了新鲜的香菇,又泡了瑶柱煮粥,「你睡了差不多17个小时。」

「知道成年人的世界有多辛苦了吧?」在他脑袋上揉一把,谭宗明去浴室洗漱。

两年多之前,他帮小家伙处理了所有财产、户籍的问题之后,立即办了转学手续,虽说儿童成长心理学这么复杂的学科谭宗明并无涉猎,但在「如何对赵启平好」这件事上却一直天赋卓然。每个学期参加两次家长会,足够让谭宗明在之后的一个多礼拜时间里,都把下巴扬到天上。

粥是现煮的,刚买的油条也是脆的,赵启平把几样小菜和煎蛋端上桌的时候,谭宗明正好带着浑身水汽从浴室里出来。

「周末什么安排?」叼着半根油条,说话含含糊糊的。

赵启平一歪头,「没有。」

「我以为你们年轻人会聚众打个游戏什么的?」还是被热粥烫到了。

丝毫不同情地递杯牛奶给他,「宗明叔叔,您的语气和用词听起来就好像自己已经半截入土了。」

拿筷子在他头上敲一下,「没大没小。」

谭宗明记不清楚赵启平从什么时候开始喊他「老谭」,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在某些恶毒的笑话里,才会拿腔拿调地叫他「宗明叔叔」,百转千回的语调和不怀好意的眼神,总是能让这位商业精英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仗着我宠你吧。」嘟囔医生,低头喝粥。

赵启平低头藏住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早饭之后,窝在沙发里频频打呵欠的赵启平决定去补个回笼觉,睡不到两个钟头就被谭宗明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中午在外面吃,我带你买衣服去。」可能是之前睡多了的谭总兴奋非常。

坐起身伸了个懒腰,很是不想搭理他。

「醒醒。」谭宗明好笑地晃了晃赵启平肩膀,拽着他的腿放在地上,单膝跪在那里打量了半天,「真是要命,你怎么长这么快啊?」

几个月才才买的裤子,这会儿已经露脚踝了。谭宗明看着那细白纤瘦,一手就能握住的脚踝叹了口气,「你说你吃的也不少,怎么就喂不出二两肉来呢?」

再一抬头,少年满脸通红。

谭宗明愣了下,想笑,却还是不忍心着眉目清明的小家伙如此窘迫,放下他的脚又在他头上揉了两把,「我出去等你,快点啊。」

赵启平胡乱点了点头,为了把脸埋进被子里,全身都拧成了奇怪的角度。

反手替他关了门,谭宗明靠在门板上无声地笑,却总觉得有些许酸涩从心尖涌了出来。

这个小家伙,终究是要长大的啊。


午饭吃日料,报复心很重的赵启平小朋友在谭宗明的鳗鱼饭里藏了一大块芥末,谭宗明挑出来之后,抢走了他一个炸虾天妇罗,气不过的赵启平把他的清酒倒在了味增汤里。

最后酒没喝,味增汤也重新叫了一份。

除此之外,这顿午饭两个人都吃的相当舒心。

揉着肚子从日料店出去的赵启平,看见哈根达斯就走不动道。

决定今天当个傻爸爸的给他买了草莓味的。

赵启平长得很快,现在差不多已经到了谭宗明肩膀的高度,他跟在半步之后看着百分之八十注意力都在冰淇淋上的赵启平,伸出一只手护在他身侧,一会儿撞到别人就不好了。

一向心高气傲的小家伙被冰淇淋捋顺了毛,并没有在意他保护性的动作。


说是带他买衣服,谭宗明对于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该穿点什么其实毫无概念,赵启平大多数时候都穿校服,自己买衣服的时候也很有主意,又仿佛从来没有过审美特异的叛逆期,跟他一起出来的谭宗明,也不过就是代替了信用卡的功能。

但总是觉得愉快。

「老谭,蓝色的还是灰色的?」拿了两件T恤问他。

「我喜欢那个明黄的……」小声。

「……」不想理他。

「年轻人就应该……」试图辩解。

「……」翻了个白眼。

谭宗明妥协。「都买了吧……」

满意地点点头,把衣服交给导购小姐姐,踮脚摸了摸谭宗明脑袋,「真乖。」

「你呀。」摇摇头,抬手用食指指腹蹭了蹭他脸颊,转而又轻捏一下,「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赵启平随手拽一起一条裤子,「我去试试这个!」

「诶你……」谭宗明想拦,小家伙已经一溜烟冲进了试衣间。只能朝努力憋笑的导购一摊手,青春期的小孩儿呀,真难懂。

殊不知冲进试衣间的赵启平已然红到了耳朵尖,他头抵着门板,抱住自己手臂,竭尽全力按捺着血液里奔涌的情绪。

刚才谭宗明看着他,眼里有全部的星空和海洋。

就像赵启平,第一次在梦里看见的一样。



tbc.


 >>个人目录

评论(13)
热度(94)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