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舞

愿一生以歌。
微博@夏小舞Summer

“ Be realistic, ” said the unicorn.

「凌远/李熏然」食之有味 - 10.莲藕排骨汤

Lo主前两天才炖了一锅,霾都的莲藕怎么都有点不够水灵……

那个我买了他闭的小说还没来得及刷所以相关剧情都是我胡扯的答应我不要跟我较真好吗=皿=

随机赠送表白小甜心一枚❤

有人想看断腿总裁谭宗明和单亲爸爸小赵医生的单独篇吗……


前文那都是菜谱

1.红烧肉  2.麻婆豆腐  3.水煮牛肉  4.海鲜粥  5.火锅  6.土豆烧牛肉  7.糖醋里脊  8.咖啡  9.酒酿圆子


-----


10.莲藕排骨汤

 

李熏然的状况还是很差。只要睡着了就会噩梦不断冷汗淋漓,身体各项指标也一直维持在极低的水平,让他一天当中清醒的时间极其短暂,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慌张地寻找凌远,看到他还在房间里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伸出手要他坐到自己身边,一双眼须臾不离。

「这傻孩子怎么还是这么喜欢黏着你。」来探病的李局长看着病房里昏睡的李熏然,长叹了一口气。

凌远的眉头拧在一起。

他拒绝了父亲将李熏然转到精神科的建议,在不清楚之前的遭遇对他心理造成了怎样影响的前提下贸然使用药物很危险,况且现在李熏然的身体状态也承担不了大剂量药物,只能把精神治疗暂时放在身体康复之后,而且……

而且无论是出于情感还是理智,他都希望事情可以止于自己出现这一步。

睡梦中的李熏然不安地打了个寒颤,凌远立即推门进去,轻轻捧起他还挂着点滴的左手,小心地安抚。

「远哥……」半梦半醒地呢喃。

俯身凑近,虚抱住他,「嗯,我在。」

急促的呼吸落在颈侧竟然有粗糙的触感,李熏然再开口已经是哭腔,「凌远哥哥……」

如果心痛有具象,定是鲜血淋漓。

凌远斜倚在床边,手从李熏然颈下,把人圈进自己怀里,在他耳边低声说着,「熏然不怕,哥哥陪着你……」

像是夜半的安眠曲。

 

凌远记得李熏然警校毕业的时候,自己正好在国内过暑假。那个夏天气温一直不足以称之为炎热,隔三差五一场雨连太阳也赶走,凌远窝在书房里看那些让人食欲不振的大部头,一杯咖啡放凉了也喝不了几口。

反而是打岔解闷的小说里有句话至今念念不忘,「我第一次看见特里·伦诺克斯的时候,他喝醉了,坐在舞者酒吧露台外的一辆劳斯莱斯银色幽灵上。」*他只来得看完一个开头,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打断。

李熏然在电话那边尖叫,稀里糊涂地喊着「凌远凌远」。

捏了捏鼻梁,「你现在在那里?」

「哈哈哈哈凌远大笨蛋。」

哄了半天才让他把手机递给旁边人问到了地址,凌远出门叫了辆出租车,在灯火阑珊里狂奔时想那必须是劳斯莱斯银色幽灵而不是随便什么车,就像特里·伦诺克斯不过寥寥数面就扭转了全部人生。

李熏然那时候也坐在一辆随便什么车上,喝醉了酒,眼睛里闪着光,却只像个傻瓜一样,凌远站定在他面前,伸了手,「回家。」

笑嘻嘻地拍开。

旁边还有一群烂醉如泥的家伙,凌远不仅为未来的社会治安捏一把汗。

「凌远。」叫着他的名字扑过来,却腿软地从他怀里滑落。

把他塞进出租车,才觉得这家伙长手长脚竟已经收不住。

「凌远。」八爪鱼一样缠了上来。

让司机原路返回,低头看见李熏然闭着眼睛枕在他胸口,一副心满意足的甜蜜模样,轻轻颤抖的睫毛甚至有阴影落在脸上。

下车的时候李熏然说什么也不放手,凌远皱着眉头把钱递给司机,把人从身上扒下来率先下车,背对着他蹲下说,「上来吧?」

车上的醉鬼便兴高采烈地挑了上去,撞得凌远一个趔趄。

「吐在我身上就打断你小子的腿。」

回去的路不算长,李熏然鼻子蹭在他肩颈耳侧,小狗一样来回嗅着,「凌远呀,你闻起来有咖啡的味道。」

「那当然,我刚刚才喝过。」

「凌远呀,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关你什么事?」

「有没有,有没有……」蹭了两下,还威胁似的磨了磨牙。

叹口气,「没有。」

「那你要不要喜欢我?」

「……」

「凌远哥哥……」李熏然头枕在肩上,似乎睡着了。

那年他回美国之前,已经有了驾照的李熏然开车来送他。凌远办登机牌的时候看着不远处扶着他行李箱的李熏然,觉得身体里有些什么东西,在终于露面的太阳下破土滋长。

道别就是死去一点点。*

 

李熏然记得的却是更久之前,高考完的那次狂欢,凌远似乎永远都会在他喝的天昏地暗时出现,抿着嘴把他带回家。而那次他还拽着麦克风干嚎,下一秒天旋地转,眼前已经是走廊的地面。

把人扛在肩上的凌远恶狠狠地丢下一句「敢吐在我身上你就死定了。」

李熏然双手捂住了嘴。

三秒以后,「远哥……我想吐。」

凌远转身就进了卫生间。

李熏然抱着马桶吐了个天昏地暗,脱力地坐在地板上,仰头看着凌远傻笑。

他看着凌远蹲下来,递了杯水给他漱口,另一只手抚着他后背,透过薄薄的T恤衫传递到皮肤的是仿佛即将烙下痕迹的温度。

而那个人就在他旁边,捏着他的下巴晃了晃,眼睛里的笑意像是无奈却又带着满满的宠溺纵容,让李熏然只想呆在这双眼睛里,一直呆在这双眼睛里。

他睡了很久,睁开眼就闻到了香味。光脚跑到厨房,看见凌远一手开了汤锅的盖子正在尝味道,「就你在家?」

「我爸妈都在医院值班。」视线向下,「先去把鞋穿上,洗脸刷牙过来喝汤。」

乖乖应了一声就跑回卧房。

凌远炖了莲藕排骨汤,肉汤清亮莲藕也已经炖到酥软,考虑到他宿醉还多加了两块姜,喝下去连指尖都是暖的。

李熏然捧着碗,悄悄地抬眼看对面的人。

然后下了什么决定似的点点头,再吃一块排骨。

 

这大概是李熏然许久以来睡得第一次好觉,却没料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凌远的衬衫扣子,于是火速闭了眼重新睁开,为什么还是一样?

「睡傻了?」声音出现在头顶。

李熏然舔了舔嘴唇,「哥,我想喝莲藕排骨汤。」

「太油了你现在喝不了。」

「哦……」闷闷地又把脸埋进他怀里,三秒以后耳根通红。

凌远一手撑着头,按捺住自己想要伸手碰碰他耳朵尖的冲动,「我还是没有喜欢的女生。」

李熏然像只警觉的仓鼠一样抬起了头。

只是看着他,他有很多很多的耐心,可以全部放在李熏然身上。

仓鼠先深吸一口气,脸红了。

「那你,要不要喜欢我?」李熏然说。

眼底笑意更浓,「还有呢?」

「凌远哥哥……」声音小得几乎藏在了衣领里。

凌远低头亲了亲他眼角。

凌远说「好」。


tbc.


*雷蒙德·钱德勒《漫长的告别》

**以防万一稍微解释一下就是……警校毕业那次小警官并没有真的喝醉,只是借酒装疯表了个白并且被凌远识破了,所以结尾才会那么不(zuo)好(zei)意(xin)思(xu),而一句莲藕排骨汤也让凌远知道了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v=

评论(33)
热度(408)

© 夏小舞 / Powered by LOFTER